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要下线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时间回到这场比赛开始之前的半个小时,双方上场人员名单出来之后。

    单谷:“他们是不是疯了?难道有什么秘密手段?不然一支能够打进循环赛的队伍,怎么会如此草率而又愚蠢的放弃比赛?这是怕了我们之后的战略性的放弃吗?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没研究分析过我们的比赛视频?我怎么感觉这种可能性更大一点?一级主城出来的队伍都这么豪放且自信的吗?擦,咱好歹也是一匹黑马吧,他们就这么轻视咱?觉得两个刺客两个弓箭手就能搞定了?黑暗森林是他们主场?我可以说那里是我跟彩衣的主场吗?我能说普天之下都是我白哥的主场吗?简直莫名其妙!既然他们这样送人头送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可惜飞仙联赛不是按人头记分,要像帝国联赛那样按照人头记分,分分钟就淘汰掉他们!”

    刘志远:“他们,大概就是疯了。”

    单谷:“……”

    姬彩衣:“……”

    司音:“……”

    白牧野:“……”

    大家的确都非常无语。

    黑暗森林这种地形,之前在比赛中虽然没遇见过,但在私下里的训练中,他们不知去过多少次。

    里面各种生灵的分布,应该怎么躲藏、站位、走位……应该如何相互配合,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尤其对单谷这种天赋是感知能力的弓箭手来说,在这种地方打比赛,他几乎可以闭上眼睛一边在心里哼着歌一边战斗!

    对姬彩衣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所以这黑暗森林,啥时候就成了你们的主场了?

    就连一向谨慎的老刘,都表示没有办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会这么排兵布阵。

    难道真觉得凭借四个九级灵战士就能在黑暗森林淘汰掉他们?

    还是说生在画城的人全都一身艺术家细菌?

    不管你们怎么觉得,我们只要我们觉得?

    反正几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上场之后,单谷第一时间锁定了对方其中一个刺客的位置。

    虽然对方是一个九级刺客,藏匿得也足够好,但对单谷来说,想要在这种地形秒掉一个老老实实藏在那里以为别人都发现不了他的家伙实在是太简单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常训练就不训练这个了。

    上一场比赛之所以会输,就像董栗的判断那样——太想临阵突破了!

    人越是急躁的执着于某一件事,成功的几率其实也就越低。

    经历了上一场比赛的失败,表面看上去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单谷心里面着实是憋了一大口气的。

    这次他不在意自己能不能能突破,他只想提升自己的箭术。

    他们这群人之前在巨人城试炼场中,全都得到了巨大好处。

    每个人都得到不止一种完美级功法!

    只是这些功法,大家都没急着去修炼。因为越是高等级功法,在修炼之前越是要将自身的基础夯实到极致……

    基础不打牢,怎么建摩天大楼?

    所以修行者一旦拿到好的功法,都会选择拼命夯实基础,直到到没办法继续,才会考虑去修炼更高一层。

    但随着上一场比赛的失利,单谷终于忍不住,悄悄修炼了他的完美级射术。

    虽然不可能一下子让他的射术臻至完美,但这种顶级功法给他带来的提升却是巨大的!

    他的基础本身就已经夯实得非常好了,就算没到完美那种境界,但用来修炼完美级射术,也已经足够。

    所以这场比赛,他一出手,直接就带走了对方一名刺客。

    彩衣同样如此,上场比赛的临阵突破,黄金屋队长刁雨佳给她那五分钟,让她收获极大。

    将那些收获用在这场比赛当中,几乎是以碾压的姿态,直接秒杀对方一名九级弓箭手。

    那个觉得自己来到黑暗森林像是回到家的可怜虫九级弓箭手连点反应都没能做出。

    司小音就更过分了。

    随手一块石头就让对方那个刺客直接乱了阵脚,被她板着小脸一锤子送出赛场外……

    可以说,这场比赛被符龙这边三个人完美掌控了!

    简直就是彻底碾压!

    至于对方赛前分析最有可能掌控比赛的小白,则蹲在大树下面看蚂蚁大战甲虫。

    这一幕让无数人全都看得满头黑线哭笑不得!

    关键是白牧野太过于全神贯注,以至于哪怕对方那个弓箭手已经远远的盯上他,并且锁定住他,他似乎都毫无察觉!

    “哎呀,这有点……太过放松了吧?一开始进入赛场的时候,他们都还一脸严肃认真……尤其小白,他这是怎么了?”直播间里面的鸟哥有点着急。

    画城的男解说跟董栗打赌的内容是画城全员无损赢下比赛,早就已经输了。

    但在鸟哥心里,却是小小的憋了一口气的。

    虽然吹牛是惯例,但你们凭什么吹那么离谱?

    既然如此,老子希望符龙战队能够全员无损赢下这场比赛!

    爱咋咋地!

    他最不希望小白被人干掉。

    因为直到目前为止,除了百花杯决赛那次,小白还从来没在比赛中死过呢!

    “这个真的有点大意了。”画城男解说林哥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比赛,所以也懒得去挣扎什么。

    脸皮不厚做不了解说,所以这会他面色如常的解说着。

    他看了董栗一眼:“身为场上队员,他这种举动,多少有点不负责……因为不到比赛最后一刻,没人知道结果是什么。被人带走三个,最后一挑四还能赢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嗯,他估计是在研究灰蚁跟粉红甲虫之间这场惨烈战争,太专注了……”董栗推了下眼镜,冲着镜头解释道:“别小看这两种小小的生物,它们可全都是七级的生灵!尤其是粉红甲虫,这东西……长的如此艳丽,说不定是一种极品的符篆材料。估计小白肯定有这方面考量……”

    董哥有点编不下去了,他知识的确很渊博,但也没到百科全书那地步。

    “哈哈,是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水墨战队仅存的弓箭手已经锁定了符龙战队的符篆师小白……他出箭了!精准!太快了!宛若一道流光!白牧野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林哥像是得到了巨大精神支撑一样大声喊起来。虽然打赌输了,但如果最终比赛能赢,那就太痛快了!

    直播喝豆汁儿又能怎样?

    他认了!

    这种比赛一挑四最终赢下比赛,绝对算得上是逆天翻盘了!

    那箭的速度,已经超越了音速!

    而且不止一倍!

    当真是太快了!

    无声无息,瞬间而至。

    眼看就要将白牧野的脑袋射个对穿。

    一道光幕,霍地在白牧野身后亮起!

    那支箭狠狠射在光幕上!

    巨大光幕上,给了防御符一个特写镜头——只见那光幕上,轻轻的……泛起一波涟漪。

    “哎呦这箭真狠啊!竟然给小白的防御光幕打出一道淡淡的涟漪!”鸟哥有点被惊到了。

    但他这话很是扎心。

    不管是在直播间里两个画城解说听来,还是正在收看比赛的那些人听来,都太特么装逼了!

    你们家小白这个害死的,靠买高级符打比赛的金钱玩家,真的强到这种地步吗?

    面对一个九级弓箭手射出的致命一箭,打出一道涟漪都让你如此惊讶?

    唬谁呢你?

    可鸟哥的表情非常真诚,好像水墨战队那九级弓箭手真的做出了某种了不起的壮举一般。

    太特么恨人了!

    恨得无数人牙根痒痒,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因为白牧野的反应,实在太快了!

    回放镜头在放慢n多倍的情况下大家才终于看清楚,就在对方那支箭射出来的一瞬间,白牧野口袋里自动飞出一张符……是的,都是成熟的符,自己飞出来的。

    然后在那支箭到来之前,符篆激活,化成光幕!

    从始至终,白牧野一直蹲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别说动作,就连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

    这特么简直就是完全没把对方弓箭手放在眼里啊!

    导播的镜头还很顽皮的给到灰蚁跟粉红甲虫,双方的战斗,也已经进入白热化!

    竟然非常激烈!

    镜头即将移开的时候,竟然有大量观众不同意。

    “哎卧槽,别动!老子正看到关键时刻,不许把镜头挪开!”

    “镜头哥不要走,我们还没看完,到底谁输谁赢!”

    “我赌一杯豆汁儿,灰蚁能赢!”

    导播间。

    一群人面面相觑。

    导播大手一挥:“播!他们想看啥,咱就播啥!给一组镜头留在那!”

    水墨战队仅存硕果的那个弓箭手,心中怒气值现在是满的。

    他当然知道自己很难一箭结果对方队伍中最强大的符篆师,可问题是,我一箭射过去,你能给个面子翻滚一下吗?最不济你动弹动弹,做出一个闪避动作也行啊!

    扔出一张符挡住我这一箭,连点反应都不给,只露个后脑勺你给谁看呀?

    太过分了吧?

    嗖嗖嗖!

    他怒了,又是三支箭,射向白牧野!

    全神贯注,会心一击!

    把你射成刺猬!

    可就在这三支箭射出去的瞬间,这名弓箭手身后却有一道影子一闪而过。

    随后,这位九级的弓箭手,身子软软倒下。

    无数人只看见一道蓝色光芒一闪。

    但这一次,他们几乎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姬彩衣!

    符龙战队的八级刺客姬彩衣出手了。

    一挑二。

    一个八级刺客在一场比赛竟然带走对方两名九级弓箭手!

    这太惊人了。

    水墨战队的弓箭手瞪大眼睛,努力想要看自己这三支箭到底有没有破开对方的防御,把那狂妄的家伙给弄死,但可惜……他没看到。

    因为他被姬彩衣秒杀!

    水墨战队全军覆没,符龙战队,全胜拿下这场比赛!

    无惊无险。

    这时候,光幕分成四个区域——

    一脸喜悦的单谷,用力挥了下拳头。一扫上场比赛被击杀出局的晦气。

    司音那张表情严肃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没人知道挥出那一锤子的时候她有多紧张,都不敢回头看。

    姬彩衣一脸冷酷……刚刚秒到对方弓箭手,那股杀气还没有完全散去,但嘴角,却在微微向上翘起。

    白牧野依然蹲在那,聚精会神的看呢。

    在收到比赛胜利那一刻,他一动不动,嘴里却突然说道:“麻烦先不要停掉这场比赛,让我看完,谢谢。”

    组委会:“……”

    导播间:“……”

    直播间:“……”

    所有观众:“……”

    白哥,你飘了啊!

    难道你就不怕赛后会有无数人想要用口水把你淹死吗?

    你这简直太不尊重对手了啊!

    灰蚁大战粉色甲虫,两种七级次元生灵的对决,真的有那么大吸引力吗?

    你上哪看去不行啊?

    别说,在这一刻,当真有大量水墨战队的支持者疯狂怒骂白牧野。

    长得帅就能不挨骂,天真!

    很多人就是有见不得美好这种病。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时候。

    支持的队伍输掉比赛而生出的无尽怒火,铺天盖地朝着白牧野汹涌而来。

    但小白的那些支持者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一点都不好惹。

    当场还击。

    “怎么了?看虫子打架不行吗?我们家小白在那悟道呢!你们懂个屁!”

    “什么你们觉得?是我们觉得!我们觉得这样挺好!”

    “小白从头到尾在那看虫子你们都输了,他要真动起手来,你们怕是输得更难看?”

    “输了就是输了,少在那找没用的理由!”

    “对,输不起就不要来比赛呀!我们三打四都打得你们落花流水,小白要是发威,一个人就可以打你们全队!”

    这时候,白牧野一脸真诚的接着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要延长比赛时间的,主要是粉红甲虫跟灰蚁这两种生物并不常见。尤其是粉红甲虫,它是一种极特殊的符篆材料。但网络上相关资料不多,我想多了解一下它们的习性,所以,抱歉啊,麻烦了……”

    所有人:“……”

    这是一种怎样的学术精神啊?

    小白的那些支持者们全都疯狂了!

    刚刚狂喷那些人也大多一脸尴尬的停止了怒骂,不管到什么时候,学习知识都是拿得出手的理由也是令人尊敬的。

    不过还是有少数人,骂得更凶了。

    他们就是一群脑子里装着便便的喷子,不管怎样他们都不会放过,所以这些人无需理会。

    这时候,坐在直播间里面,原本有点尴尬的董栗却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接连推了两次眼镜,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明白了!”

    他看着另外三人,有些兴奋的说道:“小白是想要通过研究这两种昆虫的习性,试图找到它们的弱点,在未来也可以更精准的寻找到它们!是了,我想起来了,粉红甲虫和灰蚁虽然都是七级的次元生灵,但这两种昆虫却并不常见。我不是专业的符篆师,更不是昆虫学家,所以我不懂这个。但相信肯定有人明白,一种可以用作符篆材料的昆虫的价值!小白并非藐视对手并非不尊重比赛,他这种学术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林哥:话都让你说到这份上,我还能说什么?我要捧着你唠,你能免了我的赌注吗?

    年轻漂亮的画城美女解说:emmm!

    算了,还是不发表意见了,因为真的不太懂。

    不过这时候,光幕上的确有藏在民间的大能,给出了精准的解释。

    “小白的确不是不尊重对手和比赛,他真的是有了新发现,不得不说,他太厉害了。在这里,我先给大家普及一下粉红甲虫和灰蚁这两种次元生灵的习性以及它们的价值……”

    无数不明觉厉的观众除了666以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比赛地图,都是高度真实的还原,里面的每一种生物,都是无比庞大的数据库支撑起来的。

    此刻已经有不少真正懂行的专家在网络上做出解释,给出的结果都差不多。

    灰蚁跟粉红甲虫,确实是一种特别有价值的生灵。

    尤其是粉红甲虫,这种生灵数量相当稀少,如果真能通过一场比赛的偶然发现研究出它们的习性和栖居地,那的确算是一种巨大的收获。

    价值也远远超过一场比赛的胜利!

    主办方和组委会的人懂这道理,所以他们默许了小白地图继续开着的请求。

    单谷溜达过来,也蹲在那里,看了一会,便觉得无聊,咕哝了一句:“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

    网上无数人在那骂:“喂喂喂,话痨单,你走开点,挡着我们视线了!”

    “你赶紧下线吧,你已经赢了比赛,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快走开,你看司小音多可爱,人家就远远的看着!”

    “对,赶紧滚蛋!”

    单谷哪能看见网络上那些留言在,一个大大的后脑勺挡在那里。

    最后,就连导播这边都有意见了。

    因为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适机位。

    “单谷同学,比赛已经结束,你可以下线了!”

    单谷:“……”

    比赛室里面,水墨战队的四个人,外加另外一个符篆师,一个盾战,全都一脸无语的看着光幕上的画面。

    他们输了,输得一败涂地的,这本身就是无比郁闷的一件事。

    更让他们无语的是,明明消极比赛的白牧野,竟然在比赛中有了新发现。

    现在正在那研究呢!

    从直播间到网上观众,已经没有人讨论他们这场失败了了,都在那探讨灰蚁和粉红甲虫到底有什么价值。

    六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连句话都不想说,心累。

    粉红甲虫和灰蚁的战斗,终于在二十分钟之后分出了胜负。

    这只粉红甲虫硬生生干掉了十几只灰蚁,但它也付出了一只翅膀被咬伤的代价。

    “心疼可怜的粉红甲虫,翅膀都坏了。”

    “粉红甲虫好牛逼啊!居然干掉了那么多同级的灰蚁,我从这场昆虫战斗中悟出了一个道理,但我不告诉你们!”

    “说悟出道理那人你出来,给我讲讲你悟出了什么?讲不出来我打屎你这种喜欢吹牛逼的傻缺!”

    嗡!

    粉红甲虫振翅飞起,但因为一只翅膀坏掉,所以飞行速度很慢。

    并不理会白牧野这“庞然大物”,自顾飞向一个地方。

    白牧野站起身,直接跟了上去。

    镜头这时候也跟了上去。

    单谷挠挠头,选择了下线。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背影,耸耸肩,也下线了。

    司音似乎挺想跟过去看看热闹,不过表情有点怕怕的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丛林,还是理智的选择了下线。

    白牧野跟着粉红甲虫一口气走出去两里地远,然后看着粉红甲虫落入到一片一尺多高的节节草丛里,最后飞快的爬进了草丛里面的一个小孔。

    “原来这种粉红甲虫是在栖居在这种地方的!”

    “哈哈,小白好有学术精神,真学霸啊!”

    “可以的,还真让它找到了粉红甲虫的老窝!”

    “厉害厉害!太特么厉害了!”

    “话说这场比赛,我看得最爽的竟然不是比赛本身,而是小白看虫子,我看小白……哈哈哈哈!”

    网络上的反应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一群人无比欢乐的在那探讨着。

    这时候,白牧野小心翼翼走过去,靠近那片节节草之后,仔细观察了一眼四周。

    随后取出一张剑符,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将其激活,朝着节节草贴着根斩了过去。

    用符篆化成的光剑斩节节草……也真亏他想的出来!

    虽说符篆在虚拟世界里并不会真的消失,但用掉的这一张,下场比赛也就不能再用了。

    只能说,小白身上符太多了,多到用不完。

    土豪的世界,常人难以理解。

    不过也终于有人私下猜测,小白的符篆会不会是他自己画的?

    但这种说法一出现,就遭遇到无数人反驳和嘲笑——

    小白明明是中级符篆师,哪有本事画高级符?

    控符牛逼跟画符牛逼那是两回事好吧?

    随着节节草被光剑清空,瞬间有一大群粉红甲虫顺着地上的小孔冒出来,发疯一样朝白牧野扑过来。

    白牧野的反应也亮瞎了无数人的眼睛。

    几乎所有人都被他的反应笑哭了。

    只见他身上爆开一张防御符,无数粉红甲虫扑在防御光幕上疯狂撕咬。

    然后小白同学一脸认真的道:“下线!”

    观众们疯狂发着弹幕——

    “不让他下线!”

    “我们没看够,不要让他下线!”

    “哈哈哈你当组委会是你家后院呀,你想延长就延长你想下线就下线?你逛城门呐?”

    “千万不要让他下线,我们要看见他被虫子咬死!”

    “哎呀老夫的少女心,粉红色的回忆,长得帅的都活该被咬死哈哈哈哈!”

    一群七级的粉红甲虫,从数百到上千,然后再到数千!

    白牧野的防御光幕哪里经得起这种啃咬?

    就算是高级上品防御符也撑不住啊!

    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小白也懒得用了,毕竟自己有点破坏规则了,受点小惩罚不算什么。

    组委会这边也顽皮,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小白被一群粉红甲虫给咬死了。

    发布会现场,原本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看着那道光幕。

    而在小白被无数粉红甲虫淹没那一刻,安静的发布会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就连原本输了比赛垂头丧气来参加发布会的水墨队长,都忍不住暗戳戳的用力一挥拳头。

    活该!

    过了一会,见没人关注他,忍不住跳起来跟着人群一起,大声欢呼起来。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