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刘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大符篆师正文卷第二百一十一章老刘“流光月小姐姐,您这话说的……有点重了吧?”白牧野瞥了一眼大漂亮。

    大漂亮翻了个白眼,看着白牧野说道:“刘志远这个孩子,怎么说呢,他品德方面是没问题的,但是吧……他的功利心,看上去有点过重了,功利心过重的人姐姐当年见过太多,大多结局并不好。”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他也只是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少年,在这方面的阅历,的确是差了点。只是本能的感觉老刘这一次的选择,有点有失水准。

    “平日里他成熟稳重,智商情商极高,但这一次他的做法,却是明显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大漂亮说道:“这种性格的人,真到了关键时刻,其实谁他都能出卖的。”

    白牧野从床上坐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大漂亮:“你认真的?”

    大漂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突然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骗你的!”

    白牧野:╯︵┻━┻

    “根据我对他平日里那些过往信息的收集,我发现这是一个胆子可能比你还大性子比你还倔的家伙!”

    “什么意思?”白牧野皱眉。

    “他极有可能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这个机会,他又不想错过。”大漂亮看着白牧野:“火中取栗。”

    “火中取栗?”白牧野坐在那沉思着。

    “简单,就是他猜出这有可能是一个圈套,但他却胆大包天又十分倔强的想要利用这个机会,不但把敌人送上门的好处吃干抹净,还想要返回头算计对方一道。”

    大漂亮看着白牧野:“你还记得他之前对你说过的那句话吧?”

    “他说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站在我这边那句?”白牧野问道。

    “对,就是那句,当时我没觉得有什么,漂亮话罢了,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秃噜出来了。不过转回头,我稍稍调查了一下他……”大漂亮有点不好意思。

    “啧……”白牧野撇撇嘴。

    大漂亮看着他道:“我这不也是担心你们嘛?你们这群孩子,一天天的,让姐姐操心的很!”

    “行行行,您接着说。”白牧野摆摆手。

    大漂亮道:“调查的过程中,姐姐也发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其实这孩子骨子里,是非常正直的一个人,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功利。不过你要明白,人,都是会隐藏自己的。有些人善于在外人面前隐藏自己,而有些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习惯性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所以我也不能百分之百断定,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人心难测,这东西比在网络上查找被删除掉的痕迹,难太多倍。”

    “那你为什么说他不是彩衣的良配?”白牧野道。

    “他如果真的是那种功利心特别重,为了前途可以放弃一切的人,自然不是姬彩衣的良配,这点你没有意见吧?”大漂亮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点点头,如果老刘真是这种人,那当然不是彩衣的良配了。

    “他如果是那种胆大包天的家伙,明知这可能是个陷阱,却还想着要冲进去把诱饵吃了,然后再全身而退,这种不知死活的性子,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弄死了。一个随时可能被人坑死的家伙,会是姬彩衣的良配吗?”大漂亮问道。

    白牧野有些说不出话来,看着大漂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成功?”

    “你觉得敌人都是傻子吗?”大漂亮白了白牧野一眼:“你们不是经常跟自己强调,跟身边人强调,不能把对手都当成傻子吗?”

    白牧野沉默着,他更希望老刘是后者。

    傻子也总比背叛强吧?

    虽然跟这些伙伴认识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一年,但大家却共同经历了太多事情,连生死都一起经历过!

    这种关系,绝对是一辈子的兄弟姊妹!

    如果是后者,白牧野的心里会舒坦很多。

    就算将来会有危险,但车到山前必有路!

    所以千万不要……是背叛。

    ……

    ……

    到了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传开了!

    刘志远这个来自偏远星球三级小城的高一学生,竟然被特招进了第一学院?

    事情的发酵和传播速度,远远超过白牧野等人的想象。

    在他们都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用一种平静的方式接受这件事情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已经彻底传开了!

    传得满天飞。

    更惊人的是,第一学院的官网竟然证实了这个消息!

    特么那上面有一整篇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

    标题是这样写的在这个黑暗随时会降临的时代,我们的使命与担当!

    小标题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里面有这样的几段话

    “这个来自偏远星球飞仙上,一座三级小城的高一学生,从小就是一个特别优秀上进的孩子,学习成绩有目共睹,他个人成绩突出,品德优秀,带领团队的领导能力更是极为出众……”

    “他化身分析师,甚至令很多顶级专业分析师都为之眼前一亮!”

    “这样的学生,当得起第一学院的特招。刘志远同学只是第一个,但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天才们,属于你们的时代来临了……”

    在这个消息彻底传开的时候,刘志远正和白牧野一群人在外面吃火锅。

    司音和单谷的情绪有点低落。

    老刘脸上带着笑容,姬彩衣表现也正常的很。

    笑语嫣然,一副特别为老刘开心的模样。

    但白牧野知道,老刘那两颗灵珠,没送出去。

    老刘昨天晚上亲口跟他说的。

    当时喝了不少酒的刘志远神色有些黯然,背着一个大背包,里面装着一个礼盒。

    还专门打开给白牧野看了一眼,说想在临走之前把定情信物送出去。

    他虽然没提灵珠这两个字,但白牧野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刘志远还说不明白为什么白牧野听说他被特招之后的第一反应是里面有诈,也不明白为什么彩衣会拒绝他的礼物。

    他甚至完全不给白牧野说话的机会,看上去,他只想倾述。

    “你们本来就不想去第一学院,难道我能提前上大学,上我心目中的理想学府,我就错了吗?小白,你告诉我,我错哪了?”

    面对当时明显喝醉了的刘志远,白牧野没办法让他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无缘无故的,第一学院为什么要特招你?

    他更没办法告诉刘志远,特招你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齐王那边动的手脚!

    前者他要说了的话,可能会被当成是嫉妒。

    后者他根本不能说,也不敢说!

    这与信任无关。

    而且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跟齐王有关的事情,就连大漂亮都不敢轻易去碰。

    所以白牧野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恭喜老刘,可以提前两年,进入心目中的理想学府。

    火锅店的包间里。

    刘志远开了两瓶啤酒,递给白牧野一瓶:“小白,你都年满十八了,可以喝酒了!彩衣跟单谷还有司音你们几个喝点饮料就好了。”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默默的从地上拿起两瓶啤酒,用手一推瓶盖,砰地一声,打开一瓶,递给身边的单谷。

    然后又开了一瓶,放在自己面前。

    “之前又不是没喝过。”她轻描淡写的道。

    “行吧行吧,今天高兴,喝点就喝点。”刘志远笑眯眯的,“我突然有点想念咱家的米线了,等我过去稳定下来之后,我一定想办法把咱们的米线店开到紫云去!”

    虽然没有了那么强烈的亢奋,但老刘今天的话特别多。

    姬彩衣笑吟吟的道:“那必须的呀,我家在那边也有生意,到时候肯定让你第一时间吃到家乡的米线。”

    “来来来,小白,你把酒满上,酒精度这么低的啤酒你也龇牙咧嘴地一口一口抿,你养鱼呢?”

    刘志远拿起酒瓶,给白牧野倒满酒,然后端起杯:“咱们五个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关系最亲密的一个团队,对吧?”

    姬彩衣点点头:“当然了!”

    “单谷,你今天话怎么变少了?快点把杯子端起来,咱们走一个!”刘志远笑着催促。

    单谷端起酒杯,看着刘志远欲言又止:“老刘,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那就别说。”姬彩衣瞥了一眼单谷,笑着说道:“今天谁都不许扫兴,除了司音,咱们都不醉不归!”

    “十五进八的比赛轮空,之后是八进四,所有队伍都需要进行一番修整,所以咱们可以休息很多天。彩衣说得对,有什么话,回头再说,今天谁都不许扫兴!”刘志远大声说道。

    “行!”单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还没说话呢……”刘志远有点郁闷的看着单谷。

    单谷笑眯眯的又倒上一杯酒:“口渴了,嘿嘿。”

    “你小子……”刘志远用手点了点单谷。

    司音在一旁忽然说道:“我,我也想喝一杯……”

    “不行!”姬彩衣瞪了一眼司音:“小屁孩不许饮酒。”

    姬彩衣一脸委屈:“你也就比我大一岁,也没成年呀!”

    “我都有男朋友的人了,你有吗?”姬彩衣瞪着司音,瞄了瞄司音的头发。

    司音躲得远一点,可怜巴巴的自己打开一瓶草莓饮料,默默的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看着刘志远:“队长,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感谢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

    “哎呦……司音你想笑死我,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单谷在一旁差点笑喷。

    姬彩衣也一脸无奈的看着司音:“哪学来的?”

    司音奇怪的看着大家:“不都这么说的吗?”

    “好了,你们别总欺负小音,”刘志远叹了口气,看向司音:“你说的没问题,但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

    “哦,看来学的不太对,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一句。”司音有点沮丧的道。

    “来,咱们共同举杯,为了更好的明天!”刘志远端起酒杯。

    随后,众人纷纷举杯。

    五个玻璃杯,轻轻撞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声响。

    刘志远面带笑容,一饮而尽。

    单谷面色复杂,一饮而尽。

    姬彩衣笑吟吟的一饮而尽。

    司音喝的是饮料,甜甜的,一口喝光还有点意犹未尽。

    只有白牧野,苦着脸,端着这杯酒,说道:“我喝了这杯酒之后,你们要负责把我送回去……”

    “今天没人送你回去,我们会在这等你醒!”刘志远一脸霸气的道。

    白牧野无奈,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掉。

    然后他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这群疯狂的少年果然还在喝呢。

    “行啊你老刘,啊?悄无声息的就给我们搞了这么大一个炸弹粗来?你这真是特么牛逼大了啊你?第一学院的人直接特招,你牛……牛逼!”单谷明显喝多了,搂着刘志远脖子大着舌头在那说着。

    老刘看上去也喝多了:“我跟彩衣说过的……”

    正跟司音在那说着悄悄话的姬彩衣闻言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刘志远:“你那是直接告诉我你的决定好吧?”

    “不是的,你听我说,他们找我,也是我们来到白岳之后的事情,我一开始不说,是因为我需要核实啊,我也不傻对不?等到我核实了真伪之后,我就第一时间去找你跟你说了。”刘志远也有些大着舌头。

    司音这时候正好转身,看见躺在沙发上睁开眼睛的白牧野,刚要说话。

    白牧野瞬间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

    司音冲他眨眨眼,然后把脸转回去。

    白牧野躺在沙发上静静听着两个醉鬼半个微醺和一个清醒的小迷糊在那聊着天。

    半个醉鬼是彩衣,因为她看上去还挺清醒的。不是因为喝得少,而是因为她酒量好。

    事实上她喝的跟那两位醉鬼差不多。

    “所以彩衣,你觉得我不重视你,我不服,我最重视的人,就是你了,这辈子都是!”老刘虽然喝多了,说话舌头很大,但条理依旧清晰。

    “你有想过,他们为什么单单找到你头上吗?”姬彩衣看着刘志远问道。

    单谷在一旁道:“嘿嘿,真的老刘,我也想不通,你说你优秀吧,是优秀,谁敢说你不优秀我特么就去揍他。可你真的优秀到让远在紫云的第一学院招生老师,为了你巴巴的跨越星际过来?我不信。”

    刘志远看看单谷,再看看姬彩衣,最后看向司音:“司音你呢?”

    司音一口酒没喝,除了有点困之外,清醒的很。

    她抬头看了刘志远一眼,小心地道:“我也有点不可思议……”

    “呵呵,你们呐,我不生气,因为我明白你们不会嫉妒我,你们不像小白,他嫉不嫉妒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哈哈,真的,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但你们好好想想,我刘志远,身上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我那俩钱吗?咱们几个数我最穷!”

    刘志远拿起酒杯,咕咚一下又喝了一杯,然后说道:“所以你们考虑过的事情我都考虑过,但我想不出我身上有什么地方能让人家花费这么大力气,跨越亿万里星河,跑到这来坑我。”

    单谷想了想:“说的也是,应该还是因为你优秀!反正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件好事!”

    他说着,瞪着刘志远道:“但是老刘,我警告你,你要敢对不起彩衣,我以后绝不认你这兄弟!”

    刘志远端起酒杯,冲着单谷示意,道:“我对不起我自己,都不会对不起她,她,比我命重要!你们,和我的理想一想,都,比我命重要!”

    说完,老刘哐当往桌子上一趴,睡着了。

    小白一看,得,也别装睡了,起来收拾收拾残局准备撤吧。

    结果单谷转头看见他,突然哇地一声哭起来:“白哥,你不会也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地走人,不管我们吧?”

    白牧野一脸无语的看着单谷,刚想要回答,结果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二货,接着就往桌子上一趴,也特么睡了。

    姬彩衣眼圈红红地看着白牧野。

    没喝酒的司音也眼泪汪汪。

    白牧野一个头两个大,举起手来:“小祖宗们,咱先回酒店成不?”

    “好,回酒店,不说了!”姬彩衣轻轻擦了下眼角。

    这时候,趴在桌子上的单谷突然抬起头:“我还没喝够呢!”

    “喝你妹!”白牧野瞪了他一眼:“赶紧滚起来,咱们回去了。”

    单谷:“哥,你这对待醉酒人士的态度真不友好。”

    白牧野看着他:“我知道你没喝多,起来。”

    单谷有些惊讶,摇摇晃晃站起来,嘿嘿笑道:“还是哥了解我……我的确没喝多!”

    姬彩衣:“……”

    司音:“……”

    这叫没喝多?

    不过好在被白牧野这么一激,单谷的确自己站起来了。

    白牧野走过去,直接把老刘架在肩膀上,准备架着他往外走。

    “干嘛?咦?小白?你醒了?来,接着喝!按年龄,我还应该叫你一声哥呢,但你长的太好看,跟我站在一起,谁不说你比我小,昂?咱们今天……一醉方休!特么的,不醉不归!”刘志远大着舌头,被白牧野架着,也是里倒歪斜的。

    “行行行,咱回酒店接着喝。”白牧野说道。

    “擦,怂!小白,不是我说你,你这酒量,跟你的符篆天赋比起来,简直就是弱爆了你造吗?”

    “不造。”白牧野道。

    “彩衣,彩衣!去,拿我的包,去结账……”刘志远突然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

    “我结就行了。”姬彩衣说道。

    刘志远突然间不由分说的,把自己的包扔给了姬彩衣:“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还是不是我女朋友了?”

    姬彩衣一把接过几乎是“砸”过来的背包,柳眉一竖,似乎就要发火,不过不知为什么,轻轻笑了笑,点点头道:“行,今天你最大,就你请客了!”

    刘志远哈哈大笑,转头看着架着自己胳膊的白牧野,放浪形骸的道:“嘿,小白,你说你有没有点嫉妒我?你辣么优秀,哈哈,没想到第一学院会特招我吧?你还怀疑里面有诈,哈哈哈,嫉妒心使然吗?毕竟一直以来,你都最优秀,哈哈哈哈!”

    姬彩衣瞪着刘志远。

    刘志远挥手:“我跟小白兄弟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你瞅啥?赶紧去!”

    姬彩衣皱了皱眉,拎着刘志远的包,带着司音和单谷去结账,白牧野架着刘志远来到外面。

    走到门外,本来醉得不成样子的刘志远却突然在白牧野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小白,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太对劲,我没那么傻。”

    刘志远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哪怕是在他耳边说的,白牧野也只是勉强听清。

    他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心中却在想,老刘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跟他说这种话?

    “我身上……有个窃听的装置,他妈的,那群人以为我傻,在我背包里放着的,就是那个录取通知书……现在包在彩衣那。”刘志远低声说道。

    我操!

    白牧野脸上不动声色,一颗心却是彻底被惊到了。

    感情这几天,老刘特么一直在演戏?

    “一会你揍我一顿,哦不,咱俩打一架。”老刘在白牧野耳边小声说着。

    “你这是在玩火!”白牧野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果然就像大漂亮说的那样,这混蛋明知道这是敌人挖的一个坑,但他还是想要跳进去。

    “第一学院都已经把我招进去了,学院官网上公告也都已经发了,你当这是儿戏吗?我现在拒绝得了?”老刘飞快的说着,然后不断在那干呕。

    看起来随时都能吐,任由白牧野架着他,把他扶到外面路边的垃圾桶旁,一边干呕一边继续低声对白牧野说道:“所以,第一学院我是必须得去的!但是我也必须要让他们看到一些东西。比如……我和你们,因为这件事,闹掰了,甚至……决裂了,也只有这样,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浮上水面。不然的话,我他妈还得天天寻思着,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些王八蛋,还得惦记着,他们这样处心积虑把我从你们身边分化出去,到底是想干什么……呕!”

    老刘说着说着,一股呕吐物,如同一道小瀑布,飞流直下三尺,精准飞进饭店门口专门为醉酒客人准备的呕吐物垃圾桶。

    其实吐出来的东西,全是酒水,老刘整晚光喝酒来着,压根就没怎么吃东西。

    卧槽还真吐了……好恶心!

    老刘你是真影帝啊!

    白牧野一边拍着刘志远的背,一边拿出一瓶水递给他。

    老刘打开瓶盖,咕咚咕咚一口气把这一瓶水都喝了,将瓶子往可回收垃圾箱里面一扔,大声说道:“看见了吧?我没醉!我还知道应该吐哪,我也知道瓶子应该扔哪?小白……不是我挑你毛病,自从你来到这个团队,昂?你知道吗?他们就都变了心了……呵呵,以前我是他们的大哥,每天照顾他们,但自从你来了,我特么……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时候,姬彩衣那边正好结完账,拎着刘志远的大背包,带着单谷和司音往外走,看见这一幕,三人全都微微一怔。

    不由站在饭店门口,看着马路边垃圾桶旁那两位。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到什么时候都是这支队伍的队长……”

    白牧野知道老刘要干什么,他想拦,可问题是拦不住啊!

    就像老刘说的那样,当第一学院的入取通知是摆设?

    那边为了这件事,专门在官网放出了一篇文章,结果到头来,你说你不去了?

    开什么玩笑!

    打第一学院的脸?

    所以这件事,从老刘一开始答应下来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没了回头路。

    第一学院官网那边文章,应该算是罪魁祸首。

    看着是为老刘好,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可实际上,却是相当阴狠的釜底抽薪!

    断了老刘所有拒绝的后路!

    这才是大人物落子的风范嘛,随便一招闲棋,都让人难受无比。

    也亏着老刘能演啊,基本上把身边这些人都给骗了过去,更别说外人了。

    刘志远哈哈笑了两声:“我是队长?我真是队长吗?呵呵,小白啊小白,咱他妈都是爷们,做事情就别这样藏着掖着了好吗?你敢说,你没有架空我?你敢说……你现在在队伍中不是核心人物?我他妈算个什么?我……刘志远,队长,分析师……哈哈哈,我连上场的机会都被你剥夺了……”

    站在饭店门口的姬彩衣一脸失望,整个人都怒不可遏,当下就要往那边冲,被单谷死死拉住,但嘴里却大声喝道:“刘志远你喝点酒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

    刘志远看着白牧野低声催促:“操,赶紧揍我!”

    白牧野:“情绪不够啊!”

    “现在,就说现在,姓白的,你说,你是不是纯粹嫉妒我?就因为我被第一学院特招了,没有特招你这个符篆师天才……哈,哈哈,你表面上一副为我好的样子,居然还在那酸了吧唧的说什么,这里面可能有诈……诈什么?蚱蜢吗哈哈哈哈!”

    “有什么诈?啊?你告诉我,能有什么诈?你特么倒是说话呀?”刘志远哈哈大笑道:“嫉妒就是嫉妒!”

    “刘志远!”那边的姬彩衣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单谷和司音两个人拉都几乎拉不住他。

    刘志远冲着白牧野怒吼着:“是不是啊?小白,你就是嫉妒我!”

    那眼神里写满了你他妈的赶紧来揍我。

    嘭!

    白牧野一拳狠狠砸在刘志远的脸上。

    嘭!

    老刘直接还手了。

    双方都没有动用任何灵力。

    强健的体魄,让大家都是稍微感觉有一点点疼而已。

    “来呀!有本事用符打我呀?终于暴露出你的自私与狭隘了吧?来!”刘志远怒吼着。

    “我特么揍死你!”白牧野那张极为英俊的脸,此刻也一片狰狞。

    他是真的怒了。

    当然不是冲着老刘,而是齐王那群人。

    千万不要给小爷机会!

    嘭!

    嘭!

    两人你来我往,当街互殴,在被姬彩衣和单谷分开的时候,两个家伙都已经变成重度哥特风……

    不过也就看着挺吓人,其实屁事没有。

    “你们两个……是不是疯了?”姬彩衣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小白,刘志远他喝醉了,你也喝醉了吗?”

    白牧野喘着粗气,也不说话。

    司音弱弱的走到白牧野身边,小声道:“小白哥,我,我送你回酒店吧?”

    单谷也走过来:“走,咱们一起!”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姬彩衣身边的刘志远:“老刘,这么多年兄弟,你这样,我特看不起你!”

    说完扯着白牧野直接就走了。

    结果走远之后,单谷却突然看了白牧野一眼,只用口型没发出声音问道:“安全了?”

    嘿!

    小单同学也不傻呀!

    白牧野轻轻点头。

    “怎么回事?”单谷问道。

    司音则是有点茫然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试探着问道:“队长肯定不是那种人,对吧?”

    “回头有机会再说吧。”白牧野情绪不高。

    老刘今天这举动,等于是彻底的将这件事的全部后路给断掉了。

    当然,原本也没什么退路。

    但被他这么一搞,实在是太极端了。

    短时间骗过敌人,让对方认为他们已经在决裂,的确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在未来,老刘要怎么办?

    白牧野可以面不改色的收了夏侯家,可以谈笑风生的镇压赵璐,但他却做不到心平气和地看着老刘身陷险境。

    饭店门口的马路边,剩下姬彩衣跟刘志远站在那里。

    姬彩衣铁青着脸,一双眼仿佛要冒出火来,深呼吸了几次,淡淡说道:“走吧,回去吧。”

    呸!

    刘志远将一口带血的吐沫随口吐在地上,用手擦了下嘴角,一言不发的直接往前走。

    都没到第二天,当晚飞仙联赛的官网就已经炸了!

    白牧野跟刘志远的打架照片、视频,网上传得到处都是。

    “震惊,因为本轮轮空,幸运的成为本届飞仙联赛白岳城分赛区十八强的百花一中团队发生内讧!”

    “天才符篆师跟天才分析师当街互殴,原因到底是什么?”

    “队长和精神领袖之争?”

    “聚餐醉酒之后,双方大打出手!队长被第一学院特招引起了精神领袖的嫉妒?”

    各种各样的标题,各种流言蜚语和,铺天盖地,瞬间袭来。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一脸兴奋的吃瓜群众,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就觉得这个瓜很香甜!

    在少数别有用心人和一大群吃瓜群众的推波助澜之下,原本只是一场普通的酒后小冲突,瞬间被上纲上线,上升到非常严重的高度。

    这件事情,直接就闹大了!

    甚至连飞仙联赛的官方都直接过问了。

    毕竟这里面,有一个即将成为第一学院的学生!

    这对整个飞仙星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荣耀啊。可千万别在这种时候出点什么事。

    那些小白团队的支持者们完全不能理解,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他们这五个人,不但是一支高颜值团队,也是一支高智商团队,更是一支特别默契特别有爱的团队……

    无论是场上的四个人,还是场下的队长刘志远,都深受粉丝们的喜爱。

    他们的团队已经在飞仙联赛上连胜两场,又幸运的轮空一场,进入了分赛区十八强!

    队长刘志远被第一学院特招!

    这简直就是双喜临门的天大喜事,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闹别扭?还弄出了这么大的丑闻?

    别说外人不理解,就连自己人,也都没办法理解。

    孙岳峰和几个带队的校领导差点疯掉,百花中学的大校长和一众高层,以及刘志远、姬彩衣、司音和单谷的家人全部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赶来。

    接着,百花一中团队宣布闭关一周,任何采访都不接受。

    对外的解释是:封闭训练——

    今天这两章,将近一万七千字,一个巨大的情节转折点。

    大家也不用心急,这本书整体风格是轻松向的,而且拒绝狗血。

    这是一群热血少年的群戏故事,所以每个人都会有相应的戏份让人物更加丰满。

    老刘就是这样一个人,的确有点功利心,但更多却是胆大心细成熟稳重,注重兄弟情义。

    之前把他塑造得那么好,我哪舍得让他这个人物崩坏?

    所以安心就好。

    最后,这种爆更,你们肯定不好意思不投月票和推荐票的是吧?

    毕竟,你们是如此优秀!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