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的吗?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精神识海中的这道意念瞬间怒不可遏,但同时它也被吓屁了!

    它没多强。

    只是夏侯紫月那个师父通过控魂术,留在她身体中的一道神念而已。

    要等着夏侯紫月被彻底控制以后,这道神念才能一点点成长,慢慢去壮大,变得越来越强。

    最终彻底占领夏侯紫月这具精神力天赋极高的身体。

    但在这之前,这道神念都是没有多强的。

    可就算再弱,毕竟也是神通所凝聚出的东西,干掉一个小符篆师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白牧野身上并没有多大的精神波动。

    他的符固然很厉害,但在这道神念看来,这就是一个蝼蚁一般的小符篆师学徒罢了!

    这样的蝼蚁,它能轻易毁掉一百个!

    能轻而易举的将这种小符篆师的精神识海搅得稀巴烂!

    可它做梦都想不到,本以为是一片池塘的精神识海,进来之后才发现,哪里是有池塘,那特么是一片汪洋大海!

    凭它这道意念这点力量,在这片大海中连特么一朵浪花都掀不起来。

    所以,在白牧野冷冷的给出那句回应之后,这道原本在夏侯紫月身上的神族意念,只剩下一个念头跑!

    不管跑到哪,哪怕跑出去就消散了,也不能让这人吞噬了自己。

    一旦这道意念被吞噬,那么将会有很多秘密被这人知悉。

    可它想的挺好,但做起来,就太难了。

    还没等这道意念有所行动呢,白牧野精神识海中便直接涌起一道滔天的精神力巨浪。

    啪!

    直接将这道意念给拍进去。

    “等……”

    等你妹呀!

    白牧野翻了个白眼。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

    从这道意念自夏侯紫月眉心冲出来,到它彻底被淹没在白牧野精神识海中,前前后后,也就不到三秒钟。

    白牧野打了个饱嗝。

    感觉特别撑得慌。

    这是?

    惊喜来的……好像有点突然呀。

    他的精神力居然涨了!

    不用仪器检测,白牧野也能明显感觉到。

    涨多少不知道,但一定是涨了!

    嘿……精神力这东西,还可以这样增长吗?

    在这一瞬间,仿佛有一扇大门,在白牧野面前被推开。

    他也一下子想到在黑域时,脑子里似乎曾经出现过这方面的知识,符篆师宝典上……好像是有相关记载。

    但内容他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不过没关系,想不起来是因为精神力被封印的缘故。

    等到现实中解开封印,再去学也不迟。

    这时候夏侯明已经冲到床边,把女儿抱在怀里,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的脸色。

    “嘿,别担心,她没事,但治疗还没完呢。”白牧野道。

    “她真的没事吗?”夏侯明看着白牧野的眼神中,充满无助。

    “嗯,你先把她放下,我还得继续。刚刚是发生了一点意外。”白牧野说道。

    夏侯明将女儿放下,看着女儿不舍的眼神,他安慰道:“别怕,爸爸在这。”

    夏侯紫月此刻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但一双眼却始终看着自己父亲。

    夏侯明这时才看向白牧野:“公子说的意外……”

    “没什么,是一段寄生在她身体里的神族意念冲到了我脑子里,已经被干掉了,放心吧。”白牧野轻描淡写的道。

    夏侯明:

    夏侯紫月:ノ

    爷俩表情差不多,夏侯明因为知道的东西比女儿多很多,只是单纯的有点被震撼到了,特别惊讶。

    夏侯紫月却是惊讶中带着几分不太相信。

    但回想起自己刚刚的状态,她甚至有点怀疑她自己是不是有些精神分裂。

    那些话明明是她所想所说,可为什么却跟现在的自己完全不一样呢?

    所以,难道我的身体里,真的一直都住着另外一个人的思想?

    这让夏侯紫月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

    她的眼神也瞬间映射出了她的心理活动。

    白牧野道:“别担心,你会好起来。”

    说着,又是一张控制符拍过去。

    夏侯紫月又不能动也不能说了……虽然本来她也不能动也不能说。

    但还是有种特别无语的感觉。

    夏侯明也很无语,心说用这么小心么?

    但对白牧野来说,不小心也不行啊!

    天知道刚刚那种意念还有没有?

    要是再冒出来一个……要是再冒出来一个那就太好了!

    冒出来十个八个的,是不是自己就成宗师了?

    白牧野一脸幻想。

    控制符、净化符、除厄符继续交替着使用。

    同时白牧野还打出了一些精神力补充符。

    一旁的夏侯明看得眼花缭乱。

    说实话,这些符篆,他一个都不认识。

    就算白牧野一张张排开,摆在他面前,他也一个都叫不出名字。

    知识就是力量啊!

    夏侯明心中充满感慨。

    而此时的夏侯紫月脸上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强烈的痛苦神色。

    很显然,那份痛苦,是刚刚那道神念带给她的。

    白牧野开始喝药了。

    没办法,精神力太低了点。

    只能通过精神药剂不断进行补充。这玩意儿在非战斗时刻还是很有效的。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直到深夜。

    五个小时过去。

    白牧野整个人都已经疲惫不堪。

    再怎么有精神药剂补充,这样连续作战也是会累的。

    夏侯明始终没动地方,但眼神中的担忧却渐渐消失了。

    因为夏侯紫月的状态明显在不断回升当中。

    随着白牧野最后一张除厄符打在她身上,夏侯紫月居然直接睡着了。

    小脸红扑扑的,睡得十分安稳。

    呼!

    白牧野终于长出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夏侯明笑道:“现在是我最虚弱的时候,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夏侯明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苦笑道:“公子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吃的,咱们边吃边聊吧。”

    “呵呵,好的。”白牧野笑着点点头。

    夏侯明已经认命了。

    如果之前他就知道女儿是这种情况的话,估计未必能做出女儿病好就干掉白牧野的决定。

    他一直觉得女儿的病是她自己弄出来的,只要她自己愿意,肯定可以随时搞得定。

    花三十个亿请白牧野过来,就是为了要干掉他!

    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且不说他请了一尊送不走的神回来,他女儿的问题,也远比他想象中可怕太多。

    夏侯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向白牧野的时候,白牧野很自觉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精神力高的人,酒量不行?”他有点奇怪。

    “你这是在骂人。”白牧野白了他一眼:“我就不信你之前没调查过我精神力是多少。”

    “嘿……”夏侯明摇摇头:“你要不说,我都忘了。一个精神力只有二十多的少年,居然能表现得如此神奇,真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啊。”

    “因为我是个天才。”白牧野认真且自然的说道。

    夏侯明一脸黑线,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要脸吗?

    夸自己都不带脸红的,如此自然。

    真是……羡慕啊!

    夏侯明端起酒杯,冲着白牧野道:“不管怎样,今天都要感谢公子!这是大恩,夏侯将终生铭记于心。”

    “嗯,我以德报怨,的确值得你铭记。毕竟我这样宽宏大量的人不多。”白牧野点点头。

    夏侯明嘴角抽了抽,很想一杯酒泼他脸上。不过想想自己也是活该。

    如果不是你想弄死人家,人家会做出如此凌厉的反击么?

    要怪就怪他这些年来对女儿的培养太失败了,一心想着让女儿永远活在一个虚幻的单纯世界里,最终酿成大祸。

    “小女这病,不会留下什么隐患吧?”夏侯明抿了一口酒,问道。

    “你放心,她不会有什么隐患的,我也犯不着用她这个人来威胁你。”白牧野说道。

    擦!

    你没拿我女儿威胁我?

    那神族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这种话他不可能说出口,那太白痴了。

    换他有这种机会,也绝不会放过!

    “对了公子,紫月她彻底恢复,需要几个月?”夏侯明问道。

    “几个月?”白牧野微微一怔,随口说道:“今天就结束了啊!她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只需要休息个几天,她就会变得特别健康。”

    夏侯明目瞪口呆地看着白牧野:“可公子之前不是说……”

    “嗨,我说过的话多了,那时候不是想多让你们家出点血嘛,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十几二十个亿,你们女儿的病是好不了的。”白牧野随口说道。

    靠!

    夏侯明再稳的人,此时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孙子太特么黑了!

    已经给了你三十个亿的诊金,你还要再黑我们十几二十个亿的符篆材料。

    “那如果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公子到时候是不是用我们家提供的材料制作出的符篆,一路打着我们的人,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家?”夏侯明吐槽似的问道。

    “嘿,你看,我就说你老奸巨猾吧,这你都想到了,聪明!”白牧野竖起一根大拇指。

    妈的我就不该问!

    夏侯明端起酒杯,一仰脖,直接把这杯酒给喝了。

    啥都别说了,都在酒里了。

    再说下去,他怕他忍不住当场哭出来。

    “对了老夏……”

    老夏?

    夏侯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

    从小到大,就没人这么喊过他。

    但眼前这位就这么喊了……喊就喊吧,你高兴就好。

    “嗯。”老夏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你女儿她是个精神力天才?准确的说,应该算是顶级天才了,虽然没到国宝级那个程度,但在丽明城,绝对是最顶级的。就算放眼整个飞仙,她这种天才也不会很多。”白牧野喝了口水,淡淡说道。

    “哈?”夏侯明筷子夹着一根青菜,吧嗒一声掉在桌上,他却浑然未觉。

    “开玩笑的吧?”他看了一眼掉在桌上那根青菜,把它夹起来,放到铺好的餐巾纸上。又扯出一张餐巾纸,一边在那认真擦桌子,一边问道。

    “没开玩笑,你还记得她最开始情绪激动的时候,整个房间的所有家具都在颤动那场景吗?”白牧野看着夏侯明:“那不是神族搞出来的事情,而是你女儿强大的精神力影响的。”

    “不可能啊!她从小到大,不知测试过多少回,而且之前我怀疑她自己弄的诅咒在身上,也找过不少厉害的符篆师暗中观察。无论是各种仪器,还是那些符篆师,都给了我相同的答案。说紫月是个普通人,完全没什么精神天赋。”

    “那是你找的那些人不行。”白牧野淡淡说道:“什么叫厉害的符篆师?宗师?大宗师?还是神符师?”

    夏侯明:“……”

    我特么上哪找宗师级符篆师去?

    高级符篆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貌似公子您,也只是一个初级符篆师吧?

    “总之我告诉你了,你女儿的精神力很强大,远超同龄人。要不要让她学习符篆术,你自己看着办。但我觉得,您这样培养她肯定是有问题的。”白牧野边吃边道。

    超级富豪家的晚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只不过食材很好,由人类大厨亲自下厨做出来的。味道挺不错,比较对白牧野的口味。

    “她怎么可能精神力天赋超高?”夏侯明依然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你们家里面,祖上没有精神力特别高的符篆师吗?”白牧野看着他问道。

    夏侯明摇摇头:“远古时代的祖上阔过,到了近代,早成了小门小户。到我太爷爷那辈还都很普通。我爷爷的灵力天赋不错,小时候也算是遇到贵人……其实就是组织上的一个小头目。当初看好我爷爷,对他加以培养,慢慢有了一点地位。后来在一次战斗中,我爷爷不幸被杀。因为积累了不少功劳,我父亲就被吸入进了组织。”

    夏侯明的父亲比他爷爷更优秀,进入组织之后,很快便晋升为丽明城一个大区首领。

    他们家族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真正的发迹之路。

    “其实黑色产业也没有外面人想的那么可怕,怎么说呢,无非就是那些产业,青楼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赌场是来钱最快的,坑人的是高利贷,但最坑人的则是赌场里面放高利贷!”

    夏侯明说着,看了一眼白牧野:“我已经叫人把李楠楠那笔钱还了回去,并且给了她三倍收益。”

    “什么时候的事儿?”白牧野微微一怔。

    “下午,你给紫月治疗的时候,我让人去办的。”夏侯明说道。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们的产业当中,没有另一块吗?”

    “你是说……致幻剂那些东西?”夏侯明摇摇头:“那个东西我们从来不碰,而且遇到别人在我们地盘上做,也会被我们驱逐出去。”

    “公子既然掌握着比我还多的资料,就应该很清楚,这是一个存世很久的古老组织。其实最早期组织只经营两种产业,一种是青楼,一种是赌场。高利贷这个……还是齐王殿下上来之后才有的。”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白牧野摇摇头说道。

    夏侯明点点头:“公子这话倒是没说错,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经营的这些产业,从来不会主动去找人,都是人找我们。”

    “是啊,所以我才说,你们做的这些事情,就算你们不做,也会有别人来做。”白牧野点点头。

    说着,白牧野看着夏侯明问道:“关于未来,你有什么打算?我想听听。”

    两人在餐厅这里,聊到很晚。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起来吃早餐的时候,看见夏侯紫月已经出来,正坐在餐桌前等着。

    “你起来啦?”夏侯紫月冲他甜甜一笑。

    “感觉怎么样?”白牧野笑着问道。

    一旁的杜朵儿微笑着道:“她呀,都夸了你一早晨了!”

    “朵儿姐!”夏侯紫月有些害羞的嗔了一句,然后脸色微红:“我说的那些是事实,不叫夸。”

    杜朵儿虽然被白牧野指定为跟班,但其实这些天来她都很少能见到白牧野的影子。

    他基本上就是躲在书房里画符画符画符,还不允许人打扰。

    原以为这是个不错的差事,没事可以看看大帅哥,还能赏心悦目。

    结果却是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呸呸呸,是她一个人呆在客厅里,一天天见不到白牧野人影。

    至于夏侯明跟白牧野之间的交锋,夏侯明之前对白牧野的那些算计,她是完全不知道的。

    在杜朵儿眼中,夏侯总裁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超级商人,霸道总裁。

    儒雅英俊,沉稳大气。

    关键是超有钱。

    这种中年大叔对杜朵儿这年纪的年轻女性来说,杀伤力简直是满值的。

    只可惜夏侯明大总裁眼睛里除了老婆就是女儿,根本容不下别人。

    哪怕是夏侯明的随身助理,杜朵儿也是半点机会都不曾有过的。

    所以杜朵儿也早早的熄了那种心思。

    这样其实也挺好。

    靠能力吃饭,总好过靠脸。

    吃过早餐之后,杜朵儿看出夏侯紫月有话想跟白牧野说,很识相的离开了餐厅。

    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轻声道:“是不是我好了,你就要走了?”

    白牧野点点头。

    “我能感觉到我爸爸对你的态度跟之前不一样。”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你们是不是暗中达成了什么交易?”

    是暗中达成了一个交易,但那交易你永远都想象不到!

    看着一脸单纯的夏侯紫月,白牧野嘿嘿笑道:“你爹把你卖给我了。”

    夏侯紫月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白牧野:“真的吗?”——

    持续万字更新,大家还有没有月票呀?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