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我是你爸爸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数日后,夏侯紫月醒来。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人便是她的父亲。

    “月儿,你醒了?”夏侯明冲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在这一瞬间,夏侯紫月多少有些恍惚,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带着她到处去玩的场景。

    只是最近这些年,她愈发的讨厌家里面的每一个人。

    任何人对她主动示好,都会被她当成是别有用心的算计。

    一群能在自己家里面疯狂装监听设备的人,怎么可能是好人!

    她却不知道,那些监听设备,虽然是他父亲下令安装的,但那绝非他父亲的本意。

    其掌控权,也并不在她父亲手中。

    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个单独部门在负责!

    不装?

    可以呀。

    你对组织不忠诚!

    你的心里面有别的念头!

    你有背叛组织的可能。

    这种人,组织不但不会重用,反而会用各种手段清理掉。

    至于清理的过程,不说也罢。

    这些事情,夏侯明永远都不会给自己女儿讲。

    他宁愿夏侯紫月怪他怨他。

    因为他只希望女儿能一辈子都开心快乐地活着。

    在监控部门的人看来,夏侯紫月知道的事情非常少,最多也就知道一点自家人干的那些事儿没那么光明正大。

    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当然,夏侯紫月在网络上可以呼风唤雨这件事,他们是不知道的。

    夏侯明也不知道,但他也不在意这些。

    反正总有一天,他女儿会出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子,也不会有人在意她。

    那么她这一生,都是幸福的。

    哪怕有朝一日,夏侯家出问题了,也不会有人找到她那里,去追究她的责任。

    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对他们这个组织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爸,你的白头发,怎么好像又多了?”

    也许是沉睡了这么多天,也许之前跟白牧野的交流有些触动了她,也或许是白牧野对她老师的质疑,让她那颗纯净的、没有任何阅历的心有些松动。

    总之在这一刻,她忽然发现,不知不觉间,父亲好像变老了。

    这让她心里突然感觉很难过。

    夏侯明柔和的看着自己女儿,微笑着说道:“爸是少白头,这玩意儿是基因导致的,呵呵,什么变老了,爸爸年轻着呢!”

    “爸,那些事儿,咱不干不行吗?正正当当做些生意,不可以吗?”夏侯紫月眼圈微红的看着自己父亲,声音轻柔地道。

    “虽然爸爸很想答应你,但已经晚啦,咱家已经陷入得太深了!没办法抽身了。”夏侯明深深看着自己女儿,说道:“但爸可以答应你,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真的吗?”夏侯紫月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父亲。

    突然间她皱起眉头,表情瞬间变得冷漠起来,冷笑道:“呵呵,成年人真是虚伪,说来说去,还不是无法舍弃那些利益?”

    夏侯明想到白牧野跟他说过的话,心中忍不住叹息,人家的确是没骗他。

    他女儿现在的这种状态,明显就是不对劲。

    可惜之前因为眼界不够,加上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根本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宝贝女儿,你心中若是有怨气,想骂就骂吧,爸不生气。”夏侯明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按了一下通讯器,打给了白牧野。

    夏侯紫月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动作,只是躺在床上冷笑道:“你还有脸生气?想想你们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吧,我都替你们感到羞耻!太不要脸了……”

    ……

    ……

    白牧野接到夏侯明传讯的时候,正在画符。

    哪怕通讯器轻轻震动一下,都完全没有打扰到他的思路。

    当最后一笔落下之后,他才看了一眼通讯器,然后坐在那,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终于差不多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努力,他在现实中掌握的这些符篆术,已经相当华丽了。

    辅助系

    精神力补充(上品)

    灵力补充(上品)

    增强攻击(中品)

    被动激活防御(上品)

    防御(中品)

    速度(上品)

    力量(上品)

    敏捷(上品)

    耐力(上品)

    净化(上品)

    控制诅咒系

    控制符(上品)

    剧毒(中品)

    迟缓(中品)

    衰弱(中品)

    衰老(中品)

    攻击系

    剑符(下品)

    医术类

    除厄(下品)

    这里面,攻击型符篆术白牧野只修炼了剑符这一种。

    攻击型符篆术中,真正威力强大的是那些元素类的符篆术。

    但在小白目前这种状态下,他能修炼的最好的攻击型符篆术,就只有剑符了。

    其实剑符也一点都不弱!

    符篆师宝典里面就没有弱的符篆术。

    小白的剑符跟穆锡的三剑符也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这种剑符可以跟随白牧野的境界,一路往上提升。哪怕有朝一日白牧野成了神符师,那他的剑符自然也就成了神级剑符!

    而穆锡修炼的三剑符就差得太远了,那不过是一种中级符篆术。

    也就现在这时候,面对境界不高的对手有奇效。真遇到宗师级强者,三剑符根本就伤不着人家。

    因为它的品质,哪怕提升到最高,也不过是中品。

    将来穆锡就算成了高级符篆师,三剑符的威力,也永远达不到高级。

    财法侣地。

    这就是“法”的厉害之处!

    所以就算白牧野以后也不学其他攻击型符篆术了,就只修炼剑符这一种。

    只要他封印解开,他的剑符也足以成为令人头皮发麻的大杀器!

    没人敢轻视。

    只是想要提升剑符的品质,也想当困难。

    用千锤百炼来形容不为过。

    哪怕是白牧野,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就将它提升到更高品质。

    能够达到下品,已经让他心满意足。

    除了剑符之外,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医术类的符篆术“除厄”了。

    如今这世上绝大多数疾病都已经被消灭掉,剩下那些疾病,也大多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医生来解决。

    所以医院和医生,在这个时代已经非常稀少。

    只有一些特殊的病症,才可能会到医院,通过经验丰富的医生来诊治。

    当下这种文明程度,疾病种类虽然依旧有很多,但基本上不会成为困扰人类发展的桎梏。

    符医的存在,主要针对的是更加离奇的那些病症。

    比如孙恒身上的烈火之毒,比如夏侯紫月中的控魂术。

    这些病症,是现代医学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的。

    如果夏侯紫月中的是诅咒,那么白牧野的净化术就可以将其解决。

    可她中的是控魂术!

    那就只能通过除厄这种符篆术来解决。

    医术类的符篆数量并不算多,而且大部分都需要有极高精神力才能制作。

    “除厄”基本上是白牧野目前能够解决夏侯紫月问题的最佳选择。

    他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沓“除厄”符篆,溜溜达达走向夏侯紫月居住的那栋小楼。

    这边的庄园整个都是夏侯紫月的,除了夏侯明偶尔会住在这里之外,没有其他夏侯家的人会踏足这里。

    白牧野跟姚谦是唯二进入这庄园的外人。

    来到夏侯紫月这里,白牧野刚到楼下的客厅,便听见楼上传来夏侯紫月冷厉的咒骂声。

    上楼。

    推开夏侯紫月的房门。

    看见满头花白头发的夏侯明坐在房间的单人沙发上。

    见白牧野来了,夏侯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紧张,站起身道:“白公子,我先出去吧。”

    “不用。”白牧野摇摇头,目光转向夏侯紫月,突然扬了扬手里的除厄符。

    微微一笑,道:“紫月姐,我来给你治病了。”

    “你滚!”夏侯紫月在看见白牧野手中符篆那一瞬间,整个人身上的气质瞬间大变。

    之前那种空灵、安静……浑身充满生命气息的少女全然消失不见。

    此刻的她,反倒像是一个中了邪术被人控制的妖物。

    甚至从床上直接坐起来,双臂一扬,整个房间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在疯狂颤动。

    夏侯明悚然一惊,当场就站起身来,他有点被吓到了!

    自己女儿……怎么可能拥有这种能力?

    他倒是没往别处去想,只当夏侯紫月此刻已经被神族所控制。

    在一旁急的直跳脚,大声道:“公子,你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

    “你闭嘴!”夏侯紫月尖叫着。

    然后怒视着白牧野,一双眼中露出浓浓的怨念之色。

    “滚啊!不滚我就杀了你!”

    啪!

    一张符,在她身上炸开。

    控!

    夏侯紫月当场失去平衡到下午,靠坐在床头动弹不得。

    初级上品控制符!

    这东西简直太好用了。

    小姐姐当场就不能说话了,想叫破喉咙都不行。

    上品控制符,沉默技能激活!

    尖叫啊,咆哮啊!

    说不出话来了吧?

    白牧野心中恨极了夏侯紫月背后那个“师父”。

    该死的神族!

    控魂术这种手段,也只有精通各种神通的神族才会拥有。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

    那便是人神混血。

    这种人一旦觉醒了血脉中关于神族那部分的力量,同样可以拥有各种神通。

    白牧野其实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试图控制夏侯紫月的那位“师父”,到底是神族还是人神混血。

    大漂亮只能锁定对方的身份识别码,并不敢贸然去攻击对方的个人智脑。

    怕打草惊蛇。

    换做任何人,对这种事情都会很敏感的。

    尤其在那人心里面存着不可告人目的的情况下。

    更是不能轻举妄动。

    不过白牧野就是一口咬定对方是神族,夏侯明完全不敢争辩。

    哪怕他也能想到人神混血这块,他也不敢去赌啊!

    万一就是个真正的神族呢?

    就算是人神混血,那也不行啊!

    你见过几个光明正大行走世间的人神混血?

    那种人哪怕心向人类这一边,但只要被公开身份,又会有多少人愿意相信呢?

    此时此刻夏侯紫月的种种表现,完全坐实了跟她联系那人,就是神族的事实。

    也从根本上彻底断送了夏侯明心中的最后一丝念想。

    从今以后,自己和整个夏侯家,就绑在这少年的身上了。

    夏侯紫月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她的身体却在不断颤动着。

    她的精神力有点高得可怕!

    如果不是她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符篆师领域的知识,如果不是小白的控制符达到了上品,想要控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控制符的时效性并没有增强,依然是一秒多。

    但架不住多啊!

    白牧野一张一张控制符拍在夏侯紫月身上。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拍出除厄符,还是要等到夏侯紫月的状态稳定下来再说。

    但他利用间歇,拍了几张净化符出来。

    初级上品净化符,威力要比当日在孙家给孙恒治病时候更大很多。

    几张净化符一出,夏侯紫月的状态顿时大大好转。

    她的一双眼中,开始出现茫然之色。

    这个转变,一旁的夏侯明是看在眼中的。

    他终于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嗓子太干了!

    没人知道刚刚那一瞬间他有多紧张。

    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去了。

    还好还好,女儿终于平静下来了。

    不过白牧野丝毫没有放松对夏侯紫月的控制。

    她中控魂术已经太深了!

    尽管资料上有所记载,说什么时候她一睡不醒,才是真正被彻底控制。

    但万一呢?

    万一那神族有所察觉,不惜毁了夏侯紫月这个傀儡也要跟他们来个鱼死网破呢?

    所以小白特别谨慎,管你是不是恢复正常了呢。

    反正不能动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终于,夏侯紫月完全平静下来,她此刻是靠坐在床头的,面对着白牧野。

    一双纯净的眸子里,露出疑惑的眼神。

    大概是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眼神里多少带着几分委屈。

    白牧野不为所动,你又不是我小媳妇,干嘛跟你解释那么多?

    啪!

    一张除厄符,终于被白牧野祭出。

    高级材料制成的除厄符,本身就有加成的功效,所以哪怕是初级下品,但这种符篆一出,夏侯紫月还是第一时间给出了强烈的反应。

    她的身体猛的一颤!

    一双眼中露出痛苦神色。

    这……

    原本已经坐下的夏侯明忍不住站起身,搓着手,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更不敢打扰到白牧野。

    只能在原地不断的深呼吸。

    在夏侯紫月的角度,是可以看见父亲脸上表情和动作的。

    她有些微微愣住。

    接着,第二张除厄符在她身上炸开。

    夏侯紫月的身体再次像是痉挛一样颤抖了几下,眼里的痛苦之色更重了。

    但她的眼睛,却始终盯着自己的父亲。

    夏侯明也看着自己女儿。

    泪水一下子没忍住,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太心疼了!

    他不知道也没办法想象女儿在这一瞬间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哪怕只有一丝丝,他也是心疼的。

    正常情况下,疼还能喊两声减轻一点痛苦,可紫月现在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夏侯紫月呆呆的看着自己父亲眼里流淌出来的泪水。

    换做之前,她也会难过,但更多的,可能会去想:这是鳄鱼的眼泪!

    他喜欢我,更多是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女儿,而不是因为我!

    这些东西,都是这些年来,她那位好师父一点点灌输给她的。

    她之前也全盘接受了,也彻底被洗脑了。

    可当她因为白牧野的除厄符而出现强烈疼痛反应时,再看他父亲控制不住的泪水,她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

    特别疼!

    特别难过!

    远比除厄符给她带来的疼痛更加强烈!

    以至于在这一刻,当接下来的除厄符打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甚至感觉不到疼了。

    她的心完全被一种已经遗忘很久的莫名情绪所取代。

    控制符,能控住人的行动,上品控制符,还能控制住声音。

    但它控不住泪水的滑落。

    夏侯紫月哭了。

    不是疼哭的,而是因为她父亲落泪了。

    她也特别特别难过。

    如果她现在能动,能说话,一定会站起身,去给父亲擦擦眼泪,然后轻轻抱抱他,告诉他:爸爸,我错了,你别哭,我不疼。

    可是她不能动,不能说话,说以她只能不断的流泪。

    不断的流。

    白牧野看着这一幕,心中怎能不动容?

    尽管他依然面色平静的不断出符。

    控制符、净化符和除厄符交替。

    但他心里面,却有种特别特别羡慕的感觉。

    有爸爸疼爱的孩子真幸福。

    哪怕身体承受那么大的痛苦,都能轻易的忘记。

    所以这世上,最强大的武器,其实是感情,是爱吧?

    啪!

    当第十九张除厄符在夏侯紫月身上炸开的一瞬间,夏侯紫月骤然双目赤红。

    如同瓷娃娃般白皙的皮肤上,瞬间一片血红。

    一道道灰色纹路遍布在那血色当中!

    看上去触目惊心!

    给人的感觉,仿佛她随时可能爆掉一般!

    夏侯明大惊失色,紧张到极致,又不敢发出声音。

    双手死死攥着,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

    在这一刻,他身上完全没有半点丽明城超级富豪的气质。

    只是一个担心女儿安危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可怜父亲。

    一道光!

    霍地顺着夏侯紫月眉心射出。

    接着,一道冰冷至极的神念,刹那间刺入白牧野精神识海。

    这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白牧野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凄厉的声音尖叫着,咆哮着,在白牧野精神识海中疯狂回荡。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破坏我的娃娃?我要弄死你!”

    白牧野的身体,出现了刹那间的僵直。

    他的符篆……也暂时中断了。

    但夏侯紫月身上的血红色,也在飞速消退,眨眼间便恢复了正常颜色。

    她的一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虚弱,哪怕靠在墙头都坐不住,软软的倒在床上。

    却坚持着,努力用微弱的声音喊了一声:“爸……”

    白牧野在自己精神识海中,用意念好奇问道:“你是神族?”

    “我要弄死你!”

    那声音尖锐刺耳,然后开始疯狂在白牧野精神识海中施虐。

    但下一刻,那充满怨念的声音变得无比惊恐起来。

    “你你你……你特么是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正好夏侯紫月费尽全身力气叫了一声爸,于是白牧野在精神识海中温和回应了一句。

    “我是你爸爸!”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