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钓鱼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郭姐米线店的再次开业,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所有人看上去表现都很正常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白牧野很想知道,麻爷究竟会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大漂亮,提高警惕,比对的时候细心一点,有问题及时通知我。”白牧野嘴唇微动,轻声说着。

    “小哥哥放心啦,你家大漂亮特别厉害!”

    正吹牛呢,大漂亮惊讶道:“他来了!穿灰色卫衣那个,头上带着个兜帽。”

    卧槽!

    真来了?

    白牧野甚至有点不敢相信,他按照大漂亮的提醒,看向楼下排队的人群。

    那里果然出现一个穿着灰色卫衣,头上带着兜帽的身影。露出来的半边脸,平凡普通,皮肤稍微有点黑。

    是他吗?

    这就冒出来了?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看紧他!”

    那穿着灰色卫衣带着兜帽的青年像其他那些顾客一样,安静的排着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在那站了一会儿,似乎因为队伍太长,等的有些不耐烦,转身离去。

    临走前,转身一瞬间,很随意的往米线店二楼白牧野位置看了一眼。

    目光很平常,一点都不锐利。

    但白牧野却在这一瞬间,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他脸上露出笑容,嘴巴一张一合,看上去,似乎在跟人通话。

    穿着灰色卫衣的青年转身离去。

    “我锁定他了。”

    大漂亮说道。

    白牧野坐在那并没动,声音很低,但极为沉稳地道:“大漂亮,给瑞叔发一条消息过去,把咱们的定位,时刻传递给他……等下,先别发,我叫你发的时候再发。”

    “小哥哥,你……”大漂亮有些犹豫。

    她是智能生命,是会思考的!

    她很担心小白出事。

    “放心,我不是那么鲁莽的人,但这一次,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了。”

    白牧野沉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但他既然出现了,就说明他应该还是想搞事情!想从守卫森严的监牢救出他那个兄弟恐怕没什么机会,但想要暗中出手对付我们这群孩子,却要简单得多。只要抓住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希望把他哥哥换出来。成本这么低的事情,他不会放弃的。”

    “那你觉得,他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动手呢?”大漂亮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并不知道我们知道他的存在,按照常理推断的话,他应该会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间出现,用最快的速度将我劫走或是击杀。当然,他的目标也有可能是别人,但我宁愿是我。”

    白牧野轻声说道。

    因为别人并不知道还有另一个麻爷!

    哪怕身上都有被动激活防御符,但那玩意儿在一个宗师面前能顶多久?

    “那不按照常理推断呢?”大漂亮问道。

    “那就说不准了,也许他看完这一眼之后,会隐藏得更深!然后什么都不做,当一切没发生过。反正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也有可能会像一只盯着猎物的老虎一样,先把自己藏得好好的,不断在暗中盯着我们,最后出手那一刻,必然是雷霆万钧,一击必杀。”

    白牧野说道:“你不是说他是个更偏执的人么?如果你的分析没错,那么他这次出现,就很有可能单纯为了报复,只要有机会,他就会跳出来。”

    大漂亮警告道:“所以我建议小哥哥千万不要做傻事,他现在并未走远,应该是在寻找机会。”

    “始终被一条毒蛇在暗中盯着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我去把他引出来。”白牧野最终决定这么做,是因为他怕麻爷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那问题就太严重了。

    不管谁出事,他都没办法接受。

    “小哥哥……”大漂亮声音有些颤抖:“这真的很危险!”

    她现在有点后悔了,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给白牧野。

    可不告诉更危险!

    “放心吧,我清楚这件事的危险性。所以,我才叫你随时准备通知瑞叔!”

    白牧野说着,起身下楼。

    这时候,已经有排在前面的客人开始进店。

    几个小姑娘一脸欢喜的顺着楼梯上到二楼,在跟白牧野错身而过的时候,脸上全都露出惊讶表情。

    “哇,那个人……好帅!怎么那么眼熟?我想起来了,他是小白!”

    “哎呀,刚刚怎么没拦住他合个影啊!”

    “真的是小白哎!他怎么走了?”

    “他和这家店什么关系?”

    白牧野走到下一楼的楼梯口,冲着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微微一笑,挥了挥手:“欢迎常来这里。”

    “啊!”

    一阵尖叫,几个小姑娘差点直接扑过来。

    好在小白动作够快,迅速下楼,跟正招呼客人的姬彩衣等人摆摆手:“我有点事儿,出去一下!”

    说着也不管姬彩衣她们什么反应,直接走出门,发动车子径自离去。

    其实他这么做也挺冒险。

    以麻爷狡猾多疑的性格,肯定会怀疑,为什么别人都没走,偏偏你走了?

    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

    但人性这东西非常复杂,虚虚实实,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常理推断的。

    再说他还有一群神助攻的队友

    离开瞬间,米线店里跑出来七八个女人!

    有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有成熟迷人的大姑娘,还有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和觉得自己年轻的老阿姨。

    全都一脸惊讶的看着白牧野离去的方向,有人还露出遗憾表情,顿足捶胸。

    “哎呀,看见我老公了,跑太快了!”

    “我就说,其他几个人都在,小白肯定也在!”

    “太遗憾了,小白跑的太快,好想上去亲他一口!”

    “多好的合影机会啊……”

    同样追出来的姬彩衣几个人面面相觑。

    单谷一脸无语的道:“擦,在一起太久,已经习惯了他那张脸,都忘了他不戴口罩出门会引起骚乱……”

    姬彩衣用手捂脸,摇头道:“跑就跑了吧,要不然,咱这店会给挤爆了!”

    不远处。

    穿着灰色卫衣的青年眯着眼冷冷看着那辆已经升空飞走的普通飞车。

    一双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随后,他来到路边,上了一辆同样普通的飞车,车子升空,毫不犹豫的向着白牧野的车子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当然,在飞车川流不息的百花城内,一点都不显眼。

    “小哥哥,他,他追上来了!”大漂亮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联系瑞叔,就说……说有人跟踪我,可能是王二麻子余孽!”白牧野一脸沉稳地道。

    “不告诉他这人就是王二麻子吗?”大漂亮问。

    “按我说的做。”白牧野道。

    “我联系,现在就联系……他说他知道了,马上就到。”大漂亮变得很紧张。

    “叫他先别急着出现,总要人赃并获。”白牧野道。

    “小哥哥,我害怕!”大漂亮已经带着点哭腔了,越是了解那位麻爷的信息,她越是没信心。

    要是白牧野精神力没被封印,那么作为一个接近宗师的高级符篆师,面对一个宗师级灵战士,应该是毫无畏惧的。

    但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能拿下对方。

    但一只精神力被封印的小白,在宗师眼里,简直就如同一只蝼蚁!

    一脚就能踩死的货色!

    大漂亮能不怕吗?

    “别怕,他什么都不知道,再怎么多疑狡诈,也一定会忍不住轻视我,这就是我的机会。”白牧野这番话说得也极为坚决。

    他的表情非常凝重,整个人精力高度集中。

    哪怕明知道孙瑞可以在第一时间赶来,明知道被动激活防御符可以撑过最恐怖的一击。

    但在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忐忑的。

    就像刚刚黑域里跟周博那一战。

    周博精神力肯定不如他,虽然同为高级,但彼此的差距却很大。

    可尽管如此,周博那一记剑符依然让白牧野记忆犹新,到现在都有点后怕!

    周博尚且如此,那么一个心中满是仇恨的宗师级灵战士,他的一击……又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白牧野一点都不指望对方会跟他嗦几句废话再出手。

    尤其麻爷这种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所以就像他跟大漂亮说的那样,他现在唯一的牌,就是麻爷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跟另一个麻爷没打成,白牧野就一直心里痒痒的。

    哪怕他可以进入黑域对阵各路天才,但那种战斗跟眼下这种,终究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那种再真实,再百分之百痛感,也不会真的死!

    但眼下会。

    因为这是在现实!

    这才是真正的,用‘生死之间大恐怖’,来磨砺自己。

    车子出城了!

    白牧野的心在这一刻,充满紧张,但同时,还有种强烈的兴奋。

    他怕,也紧张,也忐忑,但这同样是他一直想要面对的战斗!

    有些人,天生就是为大场面而生的。

    他没有将速度设定的太快,时速保持在一百多公里,对飞车来说这种速度就是慢悠悠的闲逛。曾经的时速六十公里,那是老牛拉车。

    出城的车辆很少,所以白牧野一出城,后面那辆车远远跟上来,这一前一后两辆车,顿时明显起来。

    大漂亮比白牧野紧张多了,不断跟白牧野汇报后面那辆车的距离。

    “他加速了!”

    “他好像想要撞我们!”

    大漂亮突然间大声提醒。

    宗师,是可以短暂浮空的!

    白牧野瞬间将车子转成手动控制,这辆飞车一头向着下面扎去。

    “挺警觉。”

    后面那辆车子里,穿着灰色卫衣的青年声音低沉的咕哝了一句,那张平凡普通的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讥笑。

    嗖!

    他干脆放弃了飞车,打开车门跳了出来,虚空踏步,朝着白牧野的飞车高速冲来!

    速度快到极致!

    双方的距离应该在一千五百多米,当白牧野车子落地的一瞬间,穿着灰色卫衣的青年距离他的车已经不足一百米。

    一股森寒的气息,猛然间自他身上爆发出来。

    手中长刀一挥,那把长刀之上,一道长长刀气席卷而出。

    斜着劈向白牧野的那辆车。

    这一刀,就是冲着杀人来的!

    大鱼终于咬钩了,但却想把钓鱼的人直接拉下河。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