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我也想低调来着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少年人的忧伤总是来得突然,走的也迅速。

    十六七岁,不正处在那个风花雪月伤春悲秋的年纪么?

    对那个并不遥远的成人世界似懂非懂,朦朦胧胧。

    渴望了解却总容易雾里看花。

    相比起来,刘志远这群人比大多同龄人要成熟一些,不过本质上其实也还是一群大孩子。

    事情说开之后,很快就都放下之前的担忧,变得开心起来。

    “我妈很认真的告诉我,说让我留在百花,根本原因就是小白。而且听那意思,还因为我跟小白没能成为一对儿有点遗憾,我天,我妈从来没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当时我都有点被吓到了你们知道吗?”

    姬彩衣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老妈给卖了。

    “好险,幸亏你先遇到的我。”刘志远拍了拍胸口。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少臭美,你不努力,本姑娘照样不理你!”

    “嘿嘿,一定努力,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主政一方的大人物!”

    虽然大家都知道队长的志向,但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在众人面前袒露心声。

    “队长牛逼,我觉得那条路比灵战士的路难走多了!”

    单谷竖起一根大拇指称赞一句,然后说道:“昨天我那群叔叔伯伯刚想撸起胳膊教育我,结果我家老爷子出来,说能让彩衣妈妈毫不犹豫把彩衣扔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原因就是小白……然后把我那群叔叔伯伯全都骂跑了。当时那场面你们是没看见,简直笑死我了!”

    刘志远苦笑道:“我亲叔爷,从小就对我特别好,跟我说,小白是个大金矿,跟他在一起,可以少奋斗几十年……”

    白牧野眨眨眼:“对,我就是这么厉害的!”

    众人:←_←

    “嗯嗯嗯,我爸爸……我爸爸还……”司音说着,脸红起来。

    “哇,你爸?我那护娃狂魔的姨夫跟你说什么了?”姬彩衣一脸有兴趣的样子。

    “算了算了,不说了,太丢人了!”司音红着脸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说说说。”单谷催促。

    刘志远也一脸想听的样子。

    司音脸色更红了,弱弱地道:“也没什么,就是,就是希望我能跟小白哥走得更近一点……”

    “这是你爸说的?”姬彩衣眼睛特别亮:“天呐,你爸这是开窍了?”

    “开窍什么呀,典型的家长思维,想要攀龙附凤呗。”司音红着脸小声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谁不想交点牛逼的朋友?”单谷看着众人说道:“其实我从不担心跟小白的感情,我之前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说到这,众人都沉默起来。

    白牧野问道:“还有什么事?”

    单谷道:“这场风波出现之前,我、彩衣、司音还有队长家里面,都受到了来自不同领域但地位极高的人的警告。让我们家里不要跟着掺和,隐隐点出有人要对付你。”

    “但这件事,让我们给搞砸了。”单谷一脸开心地呲牙笑道:“别说我家从来没跟我提过,就算他们说了,我也会这么做!”

    白牧野若有所思问道:“所以彩衣妈妈专程回来,就是因为这件事?”

    姬彩衣点点头:“差不多吧,我妈不怕那些人,回来嘲讽了一通我家那些人,但也是在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其实我家里面的氛围一直都挺好的。大人们也有他们的压力和难处。”

    “可能因为我妈突然为这件事回来,让一些人注意到什么了。”姬彩衣笑嘻嘻看着司音:“尤其你那宠娃狂魔的老爸,能得到他认可,也不容易啊!不过呀……你小白哥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所以,你慢慢努力吧!”

    “什么嘛!”司音红着脸嗔道:“我可没有那么想过!”

    单谷和刘志远都一脸惊奇的看着白牧野,有女朋友?

    姬彩衣也没多说,伸手偷袭,揉了揉司音的蘑菇头,然后看着白牧野说道:“其实也就这么个事儿,但大家都觉得要跟你说个清楚,不然就算你心里面不介意,可我们以后跟你相处,还是会有些别扭的。”

    白牧野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原本一直觉得,除了长得好看和天赋超级好之外,我就没什么优点了,可最近我才发现,原来我还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豪门子弟,真的,我很想低调点的,但没想到你们都知道了哈哈哈哈。”

    姬彩衣:“……”

    刘志远:“……”

    单谷:“……”

    司音:“……”

    姬彩衣:“真的小白,你要不是长得太好看,真想呸你一脸。”

    单谷翻着白眼道:“有才华是真的,天赋超级好是个什么鬼?”

    白牧野道:“我不是和你们说过,我特别厉害?”

    “不是,你这话谁信啊!”单谷满头黑线。

    “我信……”司音在一旁小声道:“我有种感觉,小白哥跟我是一类人,不,比我厉害多了!”

    “嗯,司音你看得很精准,我精神力超级高的,马上就宗师了呢。”白牧野笑容很和蔼。

    这下就连司音都不信了,一双大眼睛萌萌的盯着白牧野看了半天,然后像是放弃努力一样,把头别到一旁。

    真是的,好心帮你洗地,但你吹得这么膨胀,没法洗啊!

    最天真的司音都不信,更别说其他人。

    别说符篆师,就算是灵战士,也没听说过有十七岁的宗师啊!像赵梦宁那种十九岁的高级符篆师,就已经是云端上的人物了好吧?

    所以说,人们从来都只愿意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至于真相,谁在乎?

    白牧野脸上笑嘻嘻开着玩笑,但哪怕到现在,他也只是知道自家祖上是三仙岛创始人之一而已。对于身后的那个白家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家族,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概念的。

    他只知道,他的父母和老头子一样,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爸妈还因为他,被罚去镇守天河。

    天河是个什么地方,他到今天都没能从任何资料上查到半点相关信息。

    就连大漂亮这么厉害的智能生命,都不能从网络上找到任何痕迹。

    只能说明那个地方,应该从来就没有对外公开过!

    所以白牧野心里其实很为自己爸妈感到揪心,哪怕他对他们没有任何印象,但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却是无法割舍的。

    尤其在知道爸妈为他付出那么多之后。

    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对了,还有一件事,”姬彩衣看着众人道,“那位麻爷已经被抓了,咱们的店,是不是应该再次开起来了?”

    白牧野犹豫一下,没有说出还有另一个麻爷存在的事情。

    他知道如果他说了,几个伙伴一定会相信。

    但问题是,一旦有半点风声走漏,这位狡诈到极致的麻爷,可能从此就真的石沉大海,彻底消失了;而且,他该怎么解释这个信息的来源?

    为什么别人都查不到的东西,你却知道?

    所以白牧野决定暂时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单谷在一旁道:“开呀,必须开!我觉得这次不但要开,还要大张旗鼓的开!”

    白牧野想了想:“要不干脆就今天吧。”

    单谷瞪大眼睛:“哎?白哥我算发现了,你这性子其实有些时候比我跟彩衣还急。”

    姬彩衣:“我不急。”

    刘志远在一旁道:“就今天了!”

    姬彩衣:→_→

    下午三点。

    百花城中心那个面积很大的门市再次被打开,之前被砸得稀巴烂的场景彻底消失不见,里面焕然一新。

    装修风格跟上次一模一样,简单大方有格调。

    郭姐有些局促的站在姬彩衣身边,小声问道:“彩衣,新闻上说那个恶魔被抓了,是真的吗?”

    姬彩衣微笑道:“当然是真的了!”

    “天呐,这下终于可以松口气了!”郭姐长出了一口气,眼圈有些发红。

    虽然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忐忑,但却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经营这间店铺。

    光哥站在姬彩衣身边,一身西装,精神抖擞的样子看着也挺像那么回事的。

    找了个机会,低声说道:“姬姑娘,我有个想法……”

    姬彩衣看他一眼:“说。”

    “我跟小郭聊过,她的这门手艺,完全都在汤料的调配上。只要将这些汤料调配好,放在恒温设备里面保存起来,那么,我们的店……其实可以开很多!”光哥说着,还小心翼翼瞥了一眼郭姐。

    郭姐上身穿着一件米色小西装,下面穿着米色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头发盘着,漂亮的容颜下映衬着职业和干练。

    人靠衣装,气场源于底气。

    如今的郭姐站在那里,没人敢再对她指指点点说:瞧,贫民区的小店老板娘。

    “进入状态挺快的嘛。”姬彩衣看了光哥一眼,她对做生意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兴趣,不过从小就接触,也能听得懂。

    光哥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嘿嘿笑起来:“这不是得……干一行爱一行嘛,干啥都得专业点。您说我白拿这么多的股份,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总得做点什么,得对得起手上这些股份不是?”

    “行,这事儿你跟郭姐商量好,然后让她跟我说。”姬彩衣看了一眼郭姐。

    郭姐轻轻点点头。

    光哥可能会忽悠她,但郭姐不会!

    如果郭姐也觉得这件事可行,那就做呗,反正她是无所谓的。

    店铺重新开业,引来很多人的关注。

    上次开业时就有许多在这附近工作人,被这里的味道所吸引,只可惜当时开了不到半天,店就被砸了。

    如今见店铺这么快就能重新开张,都觉得这家店铺的背景怕是也不简单。

    加上上次那件事,也没有伤及到顾客,影响其实也没多大。

    一群人再次被飘散出来的香味吸引,自发过来排队等待起来。

    光哥手下那一群兄弟,除了伤势严重那几个之外,全都来了。

    有充当保安的,在外面维持着秩序;有当服务生的,脸上挂着有点僵硬但标准的微笑。

    前台那里还坐着两个不知从哪找来的漂亮小姑娘。

    一切都很好。

    白牧野没下去,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二楼窗边的桌旁,桌子上放着一杯水,观察着下面的动静。

    下面等着进店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看不出任何异常。

    但他还是想等等,至于等什么,他也不知道。

    反正就是想再等等。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