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愤怒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白牧野等人各自赶到现场的时候,城卫军已经提前到了,将这里保护起来。

    他们亮明身份进来之后,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店内装修被砸得稀巴烂!

    从一楼到二楼,桌椅板凳盘盘碗碗都成了碎片,从上到下,一片狼藉。

    郭姐蹲在地上无助的哭泣,光哥头破血流的躺在那,他身边几个能打的灵战士也全都伤得不轻。

    其中一个还被人砍掉一条胳膊,另一个断了一条腿,血流了一地,看着触目惊心。

    好在有医生正在给他们进行紧急处理。

    以现在的医术,接好自然是没问题,但对方居然敢在百花城中心区域当众行凶,简直无法无天,嚣张到极致。

    姬彩衣罕见的没有发脾气,和司音走过去安慰郭姐。

    “姐,别怕,你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

    单谷脸色铁青,咬牙道:“肯定是王二麻子干的!”

    光哥支撑着从地上坐起来,苦笑道:“对方正常进店消费,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突然暴起伤人。砍了小智一个胳膊,砍了二蛋一条腿,然后就开始砸,砸完就撤……没有伤到任何一个客人,明摆着就是在报复,可我们没有证据。而且……没人知道麻……呃,没人知道王二麻子究竟躲在哪。”

    来的城卫军知道姬彩衣身份,把她单独叫到一旁,低声道:“你三叔让我告诉你,先让这些人躲一阵子,店关几天……”

    关几天?

    这才开业不到一天就要关几天?

    就连向来稳重的刘志远气息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强烈的愤怒在这群少年人胸中激荡。

    姬彩衣面色平静的看着这名城卫军,问道:“连你们也管不了吗?”

    这个城卫军苦笑道:“不是管不了,是找不着人。为了安全起见,先关几天吧。”

    “笑话!这是百花城中心,监控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你现在告诉我找不着?我们堂堂正正做生意,还要怕一群阴沟里的耗子?不关!你回去吧,不满烦你们了。跟我三叔说,这件事不用他干预,我自己能解决!”姬彩衣有些怒了。

    城卫军沉默了一下,表情有点无奈,小声对姬彩衣说道:“他们内部有人。”

    姬彩衣微微一怔,一双漂亮的眉毛蹙着,深吸一口气:“行,我明白了。”

    这名城卫军又道:“你三叔还说,这事儿交给他,你们安心备战今晚比赛。对了,他要你们小心点今晚比赛。”

    姬彩衣霍地抬头:“虚拟世界的比赛……能有什么事儿?”

    “你三叔是这么交代的,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行,我知道了,谢谢您。”姬彩衣说道。

    这名城卫军走后,小团队的五人聚在一起,就在这被砸得破破烂烂几乎无处下脚的米线店二楼。

    因为厨房在一楼,二楼面积显得很大,被砸过之后,空空荡荡的。傍晚的夕阳从干净明亮的窗户照射进来,映在几个面色凝重的少年脸上。

    受伤严重那几个被送去医院,剩下没受伤的都在一楼默默收拾着。

    光哥伤势不算太重,经过简单处理,包着绷带也过来了。

    郭姐被司音扶着,沉默的坐在一张没了腿的椅子上,两手用力攥着,使劲儿抿着嘴,眼圈通红。

    刚刚看到希望,就遭遇重创。

    王二麻子阴魂不散,能量和势力大到超乎大家想象。

    就连城卫军,似乎都有些拿他们没办法!

    光哥和郭姐刚才也都看见跟姬彩衣交涉那个城卫军一脸无奈表情,小声告诉姬彩衣:他们内部有人!

    内部是哪?

    光哥对这种事的经验远胜郭姐,所以他的心里更是充满忐忑跟不安。甚至有点失魂落魄。

    麻爷难道不止是城北的大佬?

    更是这百花城的大佬?

    若是那样,这座城,还有我光子容身之地吗?

    刘志远看了一眼众人,率先开口:“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那个王二麻子干的。当时他的人死了三个,重伤五个。其中就有被斩断手脚的。”

    “他的报复来的又快又狠,超乎我们的预料。”

    “在这儿,他大概还有所顾忌,没杀人,但却斩断我们人的手脚,砸烂我们的店。”

    “这说明这是一个强硬而且报复心极强的人。”

    “所以这件事,恐怕不仅是我们跟他没完那么简单,他那边……也还没完呢。”

    “彩衣三叔消息灵通,提醒我们注意晚上的比赛……”

    刘志远说到这,看向白牧野:“小白你是怎么看的?”

    白牧野说道:“能怎么看?那支民间团队应该和王二麻子有关,彩衣三叔得到了这方面的消息,但应该不能百分百确定。”

    白牧野说着,看了一眼众人:“其实就算确定,也不可能把那支队伍怎么样,毕竟他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白牧野停顿一下:“至少现在没做。”

    “不会吧?”单谷瞪大眼睛:“一个城北的……咳咳……”

    他看了一眼光哥,“一个城北的恶势力头头,怎么可能参与到这种事情上来?”

    “怎么就不可能?你别忘了,这种比赛,同样是一种特别难得的历练机会。”姬彩衣说着,满脸讽刺的冷笑:“那位麻爷,不是很爱惜人才吗?”

    光哥在一旁苦笑起来。

    麻爷当然爱惜人才,为了挖走他身边那个兄弟,宁可暂时放过小郭!

    这时候,坐在那的郭姐突然抬头,犹豫着看向几人。

    “郭姐,你怎么了?”姬彩衣关切问道。

    “不用怕。”单谷说道。

    “不是,我是有件事……想告诉你们。”郭姐说着,停顿了一下,脸色有点微红:“那支民间团队,的确和那个恶人……有关。至少有一个是跟他有关的。”

    “啊?”众人微微一怔。

    就连光哥都有点懵的样子,心说这种事儿你怎么可能知道?

    郭姐道:“那支队伍里面,就有我的前男友。”

    众人彻底呆住,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郭姐。

    光哥忍不住问道:“真的?”

    郭姐点点头:“当年他离开我,投靠了那个恶人,曾说过,那人能改变他的命运。如果跟我在一起,却是连自己女朋友都保护不了。他还说,总有一天,他会扬名立万,然后……”

    “然后回来娶你?”姬彩衣问道。

    “然后找比我漂亮百倍温柔百倍贤惠百倍的更好女人。”郭姐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

    “畜生!”光哥忍不住大骂。

    “草!”单谷一脚将一个本来就坏了的椅子踢得粉碎:“人渣!”

    的确是个人渣!

    彻头彻尾的一个垃圾人。

    “那人叫什么?”白牧野问道。

    郭姐摇摇头:“算了,都过去了,我现在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司音在一旁轻声说道:“姐,现在不是你和他有没有关系的问题,现在是那些人要从各个方面,全方位报复我们。半决赛开始前砸烂我们的店,不但是一个严厉的警告和报复,更是试图影响我们的情绪,想让我们吃败仗。”

    咦?

    众人一起看向司音。

    司音红着脸往后缩了缩身子,弱弱地道:“我,我说的不对吗?”

    “没事,你说的对,说的很好。”姬彩衣习惯性揉了揉她的头发。

    郭姐这才恍然,她并不笨,只是这方面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

    “那人叫孙壮志。”郭姐道:“是一个弓箭手。”

    单谷眯着眼睛:“弓箭手?嘿,有点意思。”

    “我能说两句吗?”光哥在一旁说道。

    “说啊,都自己人。”单谷道。

    光哥眼里闪过一抹感动,说道:“王二麻子扶植这样一支团队,肯定不仅仅是用他们来打比赛的,所以不但要小心他们在虚拟世界做什么,更要小心现实中的他们。”

    “对,所以彩衣三叔才会提醒我们小心。”刘志远一旁说道。

    白牧野想了想,说道:“我多带几种符。”

    刘志远琢磨了一下,点点头:“也行,带着吧,毕竟咱们的整体境界弱于对方。”

    单谷一旁说道:“大家也不用特别担心,咱们那么多次副本历练,很多地形都经历过。像百花杯这种比赛,未必会有太复杂的地形出现。”

    “还是要小心为上。”刘志远说道。

    姬彩衣随后招来自家的人,带着光哥和郭姐等一群人暂时离开米线店,找个安全的地方先安置下来。

    刚刚开业不到一天的店,就这样关了。

    外面不少路过的人都议论纷纷。

    五个少年站在店外,眼看着店铺闸门放下,沉默着。

    眼里,都有火光闪烁。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