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恶行累累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狂性大发,剑斩仙灵?”

    听着那位瑶池国修士的喊声,方贵都懵了一下,继续逼问:“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呵呵,要说便说,当我怕了你们不成?”

    那瑶池国修士满面愤怒,厉声喝道:“一百年前,那恶贼,便是你的师傅,自西荒边界逃命回来,本为我瑶池国修士所救,甚至不惜让他借上古灵脉疗伤,此等大恩,总不是假的吧?可是他是怎么回报我瑶池国修士大恩的?事后的他,修为大涨,非但没有心怀感恩,反而觊觎瑶池国仙桃,夜入瑶池,行无耻盗宝之事,后为瑶仙子撞破,厉斥他不耻行径……”

    “好这恶贼,做下了此等丑事,非但无愧,反而与瑶仙子吵闹起来,我瑶池国先辈修士,七宗十二族,皆来相劝,谁料想这恶贼竟恼羞成怒,奋而拔剑,想我瑶池国七宗十二族,皆靠了这一道上古灵脉修行,此灵脉得到万年温养,本已滋生出了仙灵,而这恶贼羞恼之下,居然一剑将仙灵斩灭,吾先辈修士大惊之余,上前阻止,却又被他放手大杀,死伤无数……”

    “滚滚血河,气蒸牛斗,此恶贼当初便在瑶池国外,见人便杀,足有三天三夜,不仅是我瑶池国,连远州尊府,都不知被他杀了多少人,你倒问问,如今的瑶池国仙门,哪一家没有先辈死在他的剑下,哪一人不和他有血海深仇,你这弟子,倒来问我们为何恨他……”

    “我们非但恨他,还想杀了他!”

    “……”

    “……”

    听着那瑶池国修士厉声大喝,满面愤怒,方贵都懵了。

    一直蛮横霸道指在了对方面上的天邪龙枪,也下意识的收了回来,眉头紧紧皱起,心里着实觉得有点骇然,瞧这修士说话之时怒气冲冲的样子,倒不像是在说假的,可关键是……

    恩将仇报,夜盗蟠桃,恼羞成怒,仗剑杀人……

    这是幕九歌能做出来的事吗?

    方贵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了从被阿苦引着去见幕九歌,又跟他学剑的事。

    幕九歌此人,当然不算是什么好鸟,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太白宗弟子在小碧湖那边的福利,就是这家伙特意安排的,而且做人极为不负责任,天天躺在藤椅上伤春悲秋,名义上是自己的师傅,其实教自己的东西还不如赵真湖这个师伯更多……

    若论杀伐手段,他也确实是够狠的!

    直到如今,楚国还在流传当年他一剑封仙门,屠仙如屠狗的传说,指的便是他与太白宗主当年初至楚国开山立道之时,与原来的五大仙门起了争执,对方也不知什么事惹恼了他,他便直接仗剑找上门去,堵在了对方山门处,来一个杀一个,直到把对方灭宗……

    合着这种堵人仙门的事情,他在瑶池国也做过?

    心里倒隐隐约约,觉得这有点像是幕九歌的手段,可是这瑶池国修士说的话……

    方贵晃了晃脑袋,心间难以相信。

    幕九歌堵人仙门的手段,是有的,若说夜盗蟠桃,他也是信的。

    可是恩将仇报四个字……

    方贵根本不相信幕九歌能做出这种事来!

    只是心里纵然不信,但看着这修士怒气冲冲的样子,倒也不像在撒谎。

    ……

    ……

    “你说的事情,可是你亲眼所见?”

    愣了一会之后,方贵才忽然晃了晃脑袋,望着那瑶池国修士大喝。

    “亲眼所见?”

    这瑶池国修士,闻言冷笑了起来,森然道:“吾瑶池国修士代代相传之事,还能有假?况且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是当时这恶贼守在了瑶池国外,三天三夜,杀人如麻,如浴血修罗之事,不知有多少人都看见了,清天白日,朗朗乾坤,难道还有人污蔑他不成?”

    “这特么……”

    听着对方的话,方贵都顿时懵了一下,有些不知该怎么说。

    “小恶贼,快将我张道兄交出来……”

    “百年前你们便在瑶池国犯下了滔天罪孽,如今居然还要欺我们不成?”

    “诸位同道,跟他们拼了……”

    “……”

    “……”

    还不待多说什么,此时的天门山宗门外,喝骂声已越来越响。

    外面的人可不知道方贵把这瑶池国修士抓进来做什么,心里正是着急,一个个的堵在了门口大声嘶吼,不过这时候婴啼正一身凶气,朝着这些人汪汪大叫,毕竟它也是堂堂神兽,一般人可对付不了,再加上幕九歌之前已放了话,谁敢踏入山门,便要一剑杀了,因此心间虽怒,却也不敢真冲进来抢人,不过听闻此事的人越来越多,都赶了过来在门外大骂。

    “行了,你先出去吧!”

    方贵急的抓了抓耳朵,提着那修士扔了出去。

    “居然这便要放我走?”

    那修士自己也是颇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见方贵真要放他,便唾了一口,扬长而去。

    “方贵哥哥……”

    小鲤儿也一直在殿门口等着这修士的话,此时迟疑着向方贵开口道。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要去问幕老九!”

    方贵心间气闷,往山门外看了一眼,愈看心里愈是烦躁,沉声道:“我那师傅,虽然也不是什么好货,但我不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件事定然是有人污蔑他,且等我去问个明白,倘若是真有人故意编排了来坏他的名声,我就去把这些瑶池国修士的腿给打断!”

    小鲤儿听了,便默默跟在方贵身后。

    他其实看得出来,方贵这时候也是真的怒了。

    恩将仇报,夜盗蟠桃,怒而杀人……

    这无论是哪一桩,都是足以彻底将一个人的名声毁去的指责。

    修行中人,讲究心明意正,无愧天地,如何能受得了这等样的编排?

    ……

    ……

    “我确实做过!”

    但出乎方贵与小鲤儿两个人的意料,也就在方贵怒气冲冲的上山,将那瑶池国修士说的所有事都向幕九歌复述了一遍之后,坐在了青石之上的幕九歌,居然点了点头……

    “确实曾经有瑶池国修士救我,我也确实曾经借上古灵脉疗伤……”

    幕九歌这时候面无表情,或者说他已经失去了表情变化的模样,神情都似乎有些呆板,只是漠然的开口:“一剑斩了他们温养万年的灵脉之事,更是真的,那即将出世的仙灵,也是被我斩了的,不仅是斩了,而且我一剑断了灵根,让它永远生不出来,至于杀人……”

    “呵呵……”

    他忽然木然发笑,转头看了方贵一眼,只见满眼血丝,无比的疲惫:“我当年在瑶池国杀了很多人,刚来的时候就杀了不少,后来杀了更多,我守在瑶池国外,杀了三天三夜,玉脂河都红了,倘若不是师兄赶来,将我强行带走,我怕是还要杀,还会杀得人更多……”

    “你……你……”

    方贵听得,都有些毛骨悚然了,无力道:“这事可大,你可别任性啊……”

    “皆是实言!”

    幕九歌冷冷开口,然后缓缓将目光看向了峰外。

    此时天地变幻,有风吹来,将那漫天云气,搅得纷飞舞,而他的声音,也一下子变得有些淡漠:“师兄苦苦劝我,让我回来,我知道,他是希望我打开这个心结,可是有什么用呢,所有的事情,都早已发生过了,一切皆有了定局,以前的事情改不了,其他的事情……”

    “也没必要改了!”

    “喂,师尊啊,你先别这么说……”

    他的口吻,让方贵心里生出了些担忧,忍不住劝。

    “你们不要再管这些事了!”

    幕九歌忽然低声开口,沉沉一叹,道:“师兄他让我回来,本就是多余的,让你们跟我过来,也没什么用处,或许是他对我太有信心了,以为我回来了便可以打开心结,但实际上……”轻轻摇头,声音冷漠了起来:“你们不必留在这里陪我,不如早些回去吧!”

    ……

    ……

    方贵瞅了幕九歌半天,终于还是拉了小鲤儿,悄悄下峰来了。

    一路上,他都只是皱着眉头,满怀心事。

    小鲤儿看出了他心事沉重,也知道他在担心,便慢慢的跟在了他身边,如今夜幕已然降临,天门山弟子都已逃了出去,空寂无人,惟有风声啸啸,穿林过孔,犹如鬼哭。

    冷不丁的,似乎让人觉得是百年前被幕九歌杀掉的人回来讨债了。

    两人来到了山间一道瀑布前,安静的坐着。

    小鲤儿忽然拉了拉方贵的袖子,小声道:“方贵哥哥,这件事不对的……”

    方贵转头瞅了她一眼,道:“啥不对?”

    小鲤儿在这时候,神色显得尤其的认真,道:“虽然瑶池国的修士与幕先生的话,说的都差不多,但我觉得这件事一定不是这样的,如果幕先生当年真的在瑶池国做了这么多恶事,因而道心有愧,才遇了心劫的话,那么他现在应该会觉得羞愧,此番回来,也是悔过,可事实上……他的样子,并不是悔过,也不是羞愧,若非要说,我倒觉得他好像有一点……”

    小心的看了一眼玉笔峰的方向,她小心声:“委曲?”

    “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可委曲的?”

    方贵听着便有些愤愤不平,撇了撇嘴,道:“不过你说的对,这事定然有蹊跷!”

    小鲤儿微微一怔,道:“你也想到了什么吗?”

    “我不用想到什么!”

    方贵摇了摇头,道:“我根本就不信他是那种人!”

    说着已经站起了身来,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玉笔峰方向,道:“方老爷我从小到大,看人就没看错过,宗主既然让我陪着他来,那这件事我便管定了,非问个水落石出!”

    “我的师傅,不能让人欺负了!”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