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代奇才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不光是方贵,场间其他听到了太白宗主话的人,也都愣了。

    这太白宗难道还藏了个什么厉害弟子不成?

    口气也太大了,张口就要杀了人家堂堂朝仙宗的圣女?

    若论起来,太白宗倒像是确实出了个有点了不起本事的弟子,不久之前,便曾经在尊主玄崖三尺神诞之上,一力横扫了整个尊府同辈血脉,可关键是,那个弟子才只是筑基境界吧,而且只是筑基中期,也正是因为他乃筑基中期,所以他横扫安州尊府同辈修士的事情才会被人如此称赞,但这样的人固然是妥妥的仙苗,你让他去斗朝仙宗的圣女,就有点……

    朝仙宗神字法传人,三件异宝傍身的金丹修士……

    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尤其是那在位朝仙宗圣女初初出手,便立扭转了下方战局的情况下,更是连一些老牌金丹,也着实不敢过去招惹她,这种情况下,你让一个筑基境弟子去对付人家,能近身吗?

    ……

    ……

    “宗主刚才说的啥?”

    而这时候的方贵,也正随手扯过了旁边一人问着:“我没听清楚!”

    “说让你去杀了那位朝仙宗的圣女!”

    正与一位尊府金甲尸缠斗的张无常被扯了过来,下意识的回答。

    “这像话吗?”

    方贵气一把将张无常给扔了,愤愤道:“我哪能打得过她?”

    “我觉得既然宗主说了,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这时候之前与他一起从地窟里出来的同门等人,也都边杀边凑到了他身边来,颜之清师姐道:“你仔细想想,在你回宗之前,宗主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对付她的法门之类?”

    “没有啊!”

    方贵一边摧动大飞蛋术,把近了身的木尸皆给砸成了一坨一坨的,一边愤愤道:“这老东西还说要给我一份大礼呢,也只是说说,都没有给,结果现在却让人去对付一个金丹……”

    “我爹不会让你去送死!”

    身旁的赵太合一边杀戮,一边低喝:“毕竟他那么疼你,所以……”

    “你还是宗主的亲儿子呢……”

    方贵直接一句话怼了回去:“你咋不去杀她?”

    赵太合冷哼了一声,道:“不是你说他更疼你的吗?”

    方贵寒心叫道:“毕竟血浓于水啊……”

    赵太合:“……”

    众同门:”……“

    “方贵哥哥,说不定真的可行!”

    也就在这时,旁边的小鲤儿道:“我们如今也只有这一条路走了,对方的木尸很难杀死,越是拖延对我们越是不利,趁着现在太白宗这边还能抵挡,我们只有过去将那位圣女打退,才能绝了这一场尸患,更重要的是,刚才我们在地窟里修行,修为应该都有不少提升……”

    “你才认识宗主几天,也站在他那边了……”

    方贵气呼呼的瞪了小鲤儿一眼,又远远往那朝仙宗圣女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她远在战场之后,周围皆是一片片,形容可怖,数量更像是无穷无尽一般的木尸,心里更郁闷了,叫道:“先别说我去了能不能打得过她,就算是想去也过不去啊,这么多怪物拦路呢……”

    “废什么话,我们帮你护法!”

    萧龙雀铁枪横扫,荡飞了四五具木尸,低喝道:“陪你杀出一条血路!”

    “这样……”

    方贵琢磨了一下,只见那木尸一片一片,潮水也似的涌了过来,太白宗这一方里,也确实快要抵挡不住了,毕竟修士是会死的,灵气是会耗光的,可是那些木尸却是极难杀死,而且不知疲倦,甚至还能源源不断的补充数量,正面战场交锋,确实会被它们拖垮……

    再加上这时候他身边的诸人,已皆跃跃欲试的看着自己,连婴啼都呲着牙摇着尾巴呢,自己堂堂玉面小郎君,横扫安州筑基无敌的方贵方老爷,又岂能在这时候认了怂?

    “那便过去试试吧!”

    方贵心里鼓起了劲,冷喝一声:“开路!”

    ……

    ……

    “杀!”

    见得方贵终于答应了下来,那从地窟里陪着方贵出来的颜之清、许月儿、张惊、孟留魂、小鲤儿、赵太合、萧龙雀、婴啼、阿苦师兄等人,皆心下一喜,壮起胆魄,大喊着向前冲了出去,一时玄法纵横,宝光肆虐,拦在了他们身前的木尸堆里,顿时杀出了一条血路。

    “不可,你们回来……”

    而一见他们这些人,居然真个冲进了尸堆里去,周围顿时有不少人大惊。

    其中尤其是郭清师姐担忧不已,她虽然也听到了宗主的命令,但同样也心下不解,在她看来,哪怕这时候真需要有人过去和那朝仙宗圣女拼命,也该是自己才对,不能让方贵这样的师弟冲在前头,只是她本就统率各仙门弟子,抵御木尸来袭,距离太远,来不及阻止。

    这时候一见方贵等人已经向外冲杀了,心间顿时焦急,那无尽的木尸,皆是由尊府金甲、长老,以及各仙门的尸首组成,其中不乏生前为金丹修士的存在,虽然复生之后,法力已无,比不得生前,但同样也是钢筋铁骨,怪力非凡,又岂是他们这群筑基境的弟子可抵挡的?

    甚至说,他们都不全是筑基,还有许月儿这样的练气呢!

    而就算是筑基,便如张惊和孟留魂这等人,也只是丹药筑基的啊……

    一旦冲进了对方尸堆里,遭受围攻,怕是想救都救不了。

    只不过,战场之中形势万变,她再是焦急,这时候也已阻止不得,眼见得这群胆大包天之辈,皆被那无尽尸潮淹没,她一颗心已提到了嗓子眼,可也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嗷……”

    那些古怪恐怖的木尸,一个个无声嘶吼着,将方贵等寥寥七八人瞬间淹没在了里面,望着那黑压压的尸潮,便是金丹修士都感觉浑身发冷,可也就在他们几乎要捂起了眼睛,不忍心看向那些作死的小辈被尸潮吞没之时,忽然便看到一道万光从尸堆里飞腾了起来。

    那刀光凄艳至极,旋转而起,倾刻间便将七八具木尸绞成了碎屑,洒落一地,而那施展刀光的,则正是赵太合,他一刀起处,自己也有些意外,但旋及便是满面傲意,刀光滚作一团,更为惊艳,关键是在那刀光里,甚至有人感觉到了一丝阴阳交错的神秘道蕴。

    刀光横扫,斩杀掉的木尸,居然没有一个再爬了起来的。

    而发觉了这一点的赵太合,更是出手愈厉,一浪接着一浪,倾刻间杀出一条血路。

    “那人是谁,竟如此骁勇?”

    有人远远望见了这一幕,已是又惊又喜,连连询问。

    “那位……好像是太白宗的少宗主赵太合啊……”

    “果不愧是太白宗赵真湖之子,竟有此等手段……”

    “不对,太白宗少宗主不是姓方吗?”

    “嘘,铁娘子在呢,不要乱讲,那是私生的……”

    “……”

    “……”

    “哼,显摆……”

    而见着赵太合突发神勇,搅杀一路木尸,另一边的萧龙雀不屑的冷哼一声,也忽然间挥舞铁枪,便像是掌中一条乌龙,倾刻间将四五尸近了身的木尸扫飞了出去,其势之凶,居然不在赵太合之下,她自己也是又惊又喜,接连出手,周围的木尸一个个被挑上了半天。

    而若是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在她这一出手之时,枪身之上,居然也出现了淡淡的黑白两意光芒,使得她一身法力,已颇具神妙意境,似是大开大阖,却已多了些精微变化。

    “哼,你最近怎么总是说我爱显摆?”

    赵太合一见萧龙雀出手如此凶猛,忍不住开口,回了一句。

    萧龙雀一听赵太合的话,猛然回过了头来:“你终于愿意跟我说话了?”

    赵太合冷声道:“是你先不搭理我的!”

    萧龙雀大怒,一枪将三个木尸洞穿,手一抖震成了碎屑,厉喝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赵太合脸气的通红,还没答话。

    旁边的方贵笑道:“说老实话,确实你更像条汉子!”

    “唰!”

    赵太合与萧龙雀同时转头瞪了他一眼,齐喝道:“闭嘴!”

    方贵被骂的灰头土脸,讪讪道:“欺负我人少是吧?”

    说着转头向小鲤儿道:“帮我一起骂他们!”

    小鲤儿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只是除掉了方贵身边的两具木尸。

    倒是旁边的许月儿闻言抬起了头来,道:“我帮你!”

    只是话还未落,萧龙雀瞪了她一眼,她忙缩了缩脑袋,道:“不敢,不敢……”

    ……

    ……

    诸人一边打着嘴仗,一边向前冲去,这时候已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只见他们所过之后,木尸皆被杀散,居然始终无法困住他们,更为可怖的是,他们这些人明明都修为不高,可是出手之际,却是越来越猛,再多向他们涌了过来的木尸,也皆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赵太合与萧龙雀两员猛将出手凶厉不说,一边的颜之清与张无常两个,也是一展术法,一展飞剑,同样也是出手精妙无比,漏网近身的木尸,皆被他们二人轻松杀死。

    而在后面,张惊与孟留魂两个,老老实实的押阵,同样也没有任何木尸能近身来。

    就算是修为最低的许月儿,混在人群里,都时不时便施展一道精妙的术法,将某个凶残的木尸偷袭成功,这一幕看在了远远的仙门众修眼里,都已惊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心间甚至感觉惊恐:“这样的人,哪个放在其他仙门里,都是妥妥的真传天才,太白宗居然有这么多?”

    而这,还只是他们距离太远,看不真切的缘故,否则的话,震惊之意必然更甚!

    “这群货好像都变厉害了啊……”

    而方贵,这时候也理所当然的背了两只手,被众人护在中间,慢悠悠的往前走。

    他也不出手,只是温养着气血,远远的看着那位朝仙宗圣女,毕竟对方是金丹修士,还是朝仙宗圣女,所以他心下也不敢有半点大意,浮屠剑早取了出来,挂在腰间,天邪龙枪则是取了出来,背在身后,再一琢磨,又将以前藏的几件魔山异宝取了出来,谨慎的拿在手里。

    其中一颗是紫色核桃,当年去尊府前太白宗主给他的,天生有火行道纹,力量不弱,另外一颗则是方贵在尊府得到的,上有水行道纹,可以释放出寒霜之力,同样非同凡响。

    一边准备,一边观察着周围诸人身上的变化,只见他们这时的术法,皆已精妙了许多。

    这种精妙,不是修为上的,而是对道蕴的领悟上的。

    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虽然这时候出手最凶猛的是赵太合与萧龙雀两个,但这只是因为他们二人出手风格容易显露而已,颜之清师姐、张无常、许月儿等人,出手没有那么强势,看起来自然不如他们两个,但若论起对道蕴的领悟,却不见得比他们两个差了……

    最关键的是,这种变化,只是一个开始。

    方贵能够感觉到,随着他们修为提升,过种道蕴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优势!

    ……

    ……

    “难道都是那一盏点破混沌分阴阳之横扫九天无敌造化厉害灯带来的好处?”

    想到了他们在地窟与自己一同悟道的场景,方贵隐隐猜到了什么。

    不过如此想着,倒又看了旁边的阿苦师兄、小鲤儿、婴啼等几个一眼,阿苦师兄出手之时,还是那么老实巴交,变化不大,而小鲤儿则像是完全没有变化,可方贵有种感觉,若真论起那对阴阳道蕴的领悟,小鲤儿应该是这所有人里最多的一个,只是因为她本身根基便足够高明,所以对阴阳道蕴的领悟,反而深藏于修为根基之中,因而显露不出变化来。

    至于婴啼……

    ……它确实没啥变化,当初在地窟里一直睡觉来着!

    “这些货都沾了我的便宜,回头得朝他们要钱!”

    方贵心里想着,便更心安理得的受他们簇拥,由着他们开路送自己入战场深处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片战场纵然看起来昏天暗地,极为广大,但在赵太合等人的簇拥下,他们却前进的极快,很快便已横穿了整个战场,笔直的向着那位朝仙宗圣女赶去。

    期间王庭仙军里有不少人来阻止,都没有能够成功。

    “太白宗居然有这等弟子?”

    而随着方贵等人逼近,那位微闭了双眼,手持碧色古剑作法的朝仙宗圣女白幽儿,也似受到感应,慢慢睁开了眼睛来,她似乎有些赞许的看了方贵等人一眼,自语道:“他们身上的道蕴实在微妙,居然连我都无法看破端倪,若成长了起来,怕是不会输我太多……”

    “只可惜,他们如今都还不会用……”

    “……”

    “……”

    而在她自语自语之时,方贵也已来到了身前。

    只见他身边一群人牢牢住,任何靠近来的木尸皆被扫飞了出去,而他自己则挺胸凸肚,目中无人,倒活像是被一群爪牙簇拥着上街的恶少,远远的看到了这位圣女,他便也眯起了眼睛,嘿嘿笑了两声,手里盘着俩核桃,怪声叫道:“兀那小妞,过来让爷瞧瞧!”

    “……”

    “……”

    “太白宗居然有这样的弟子?”

    听得了那位太白宗弟子的叫喊,盘坐在了三件异宝前的朝仙宗圣女白幽儿远远的看了一眼,心里顿时有些无奈,心想自己闭关这么多年,一直被师尊要求不可生事,如今好容易被带了出来,正是想见见同辈天骄风采之时,怎么第一站到了这太白宗,就遇到这么一个货?

    你是来斗法的,还是上街强抢民女来的?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