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选择机会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从小听朱瞎子故事长大的方贵可不是对大人物争权夺势的手段一概不懂,他知道借着危险降临的压力看清周围人的忠诚与否,并且清除异己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手段,况且凭着自家宗主的本事,既然敢回太白宗来,那便一定有了对付尊府与龙宫的方法,这时候再看太白宗诸位长老的态度,然后稳固太白宗根基,提前抖掉这些渣子,便是非常必要的了……

    四大仙门固然先来问了太白宗一句,但态度其实也很明显,他们还是会攻打太白宗,原因很简单,尊府大势压力之下,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攻打太白宗,否则便会被尊府的大军一并抹去,而火候长老的一句话也说出了许多太白宗长老或是执事的心声,既然尊府大军将至,太白宗难逃覆灭命运,他们也绝不会选择留在门中拼死抵抗,而是尽快逃离!

    太白宗主若是想要集结太白宗,或说整个楚国之力对抗尊府的话,这些人留着便都是问题,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让他们蹦了出来,一并料理干净,再集中力量对抗尊府。

    只不过,太白宗主接下来的反应,却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

    “多谢几位道友!”

    太白宗主神色认真,向着火云老祖与缺月宗主等人揖手为礼,把那几人搞得莫名诧异,浑然不知他这一声谢从何而来,然后便听太白宗主笑道:“我谢你们没有直接发兵太白宗,而是先前来问了一句,而你们既然有此一问,我便也该礼数往还,提前还你们一答!”

    四大仙门宗主听着面面相觑,但又不敢打断他的话。

    就连火候君大长老,这时候也诧异了起来,忍着没说话,只等太白宗主继续说下去。

    “不瞒诸位,我已有方法对抗尊府,所以诸位不必担心,也不必为难!”

    太白宗主很轻松的说出了这句让人很难去相信的话,然后道:“而更重要的是,你们也该明白,倘若这一次尊府来攻我太白宗,结果却铩羽而归的话,接下来是什么样的局面,乱中造化多,你们这时候不应该是纠结着要不要遵从尊府命令,而是为以后作准备才是!”

    “你这……”

    太白宗主的话,使得很多人都面露疑色。

    什么以后不以后的,他们连相信太白宗主都很难。

    那可是龙宫大军与愤怒的尊府大军,你小小太白宗,可怎抵挡?

    尤其是殿外偷听的弟子们,也都跟着糊涂了,心想怎么宗主这时候倒是和方贵有点像,两个人都是一回来便立刻引来了许多人拜会,也都是刚一回来,便立刻吹起了牛皮?

    一片死寂里,火云老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不知赵宗主底气来自何方?”

    “那我倒不便多说了!”

    太白宗主笑了一声,道:“惟一能与诸位讲的是,在下此行倒也顺利,已成功结婴了!”

    说着话时,轻轻释放了一缕气息。

    “什么?”

    感受着那一缕微弱气机,诸人却是都惊的如同见了鬼一般。

    不光是四大仙门宗主,包括宗主身边的柳真、白石、火候君大长老也是一样。

    “你居然突破了元婴境界?”

    他们这吃惊倒真的,而且满面古怪。

    堂堂太白宗主,刚刚还在夸你,你怎么可以随便结婴?

    尤其是他们见到太白宗主已经许久,却始终没有发现这一点,原因也很简单,虽然他已成就了元婴,但他的身上的修为气机变化却太小了,几乎很难让人察觉得出来,而一个金丹修士,分明已经提升了一个境界,结果自身气机变化却并不明显,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底蕴太浅,哪怕已破阶,也根本就没有多少提升!

    诸人多多少少,也都理解太白宗主的往事,知道他曾经是仙道筑基,只是修至金丹之后,没有了仙道资源,因而修行陷入了停滞,若想走上无厌之路,便需要再度谋夺更多的仙道资源,这样才能一路高歌猛进,而若是没有仙道资源,便只能勉强结婴,泯然于众……

    这样的元婴,根本就是元婴里的最底层,甚至金丹中的佼佼者,都可以挑战!

    太白宗主一直没有结婴,原因便是没有仙道资源。

    可如今,他却忽然间告诉众人,他没有等仙道资源,而是凭一己之力结婴?

    这不是亲自走下了神坛,归于平庸之众吗?

    ……

    ……

    这倒使得诸人都为难了起来……

    实在不知该恭贺太白宗出现了一位元婴,还是惋惜太白宗殒落了一位天骄啊……

    而更为尴尬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太白宗主说出这句话来,有什么用处,如今成就了杂品元婴的太白宗主,实力倒还是有的,便是杂品,也可以稳稳压制四大仙门,可关键是他以前也能压制,而太白宗即将面临的是尊府与龙宫的强大力量,凭你这杂品元婴如何对抗?

    似乎看出了诸人的疑惑,太白宗主只是微笑不语,双手微抬。

    忽然间身边狂风骤起,道德殿周围的窗户、门扇,倾刻间猛然关闭了起来,这动静如此突兀,却将在殿外偷瞧的方贵等人都吓了一跳,谁也不知道这时候宗主是发了什么神经!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是咋回事,也不知该怎么办!

    只不过殿内,却很快便传出了一个惊人叫声:“你这算是什么?”

    “吱呀……”

    殿门再次打开了,前后不过数息。

    但只是这殿门一闭一开,再看向殿内时,便见那所有的长老、执事,还有四大仙门宗主等人,这时候皆已大变了脸色,一个个的如同见了鬼一般看着太白宗主,许多人这时候甚至都已经站了起来,还半倾着身子,便像是刚刚看到了什么,这时候震惊劲儿还没过去。

    而太白宗主这时候则依然是好端端坐在蒲团上,神色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做过!

    “诸位没有直接对太白宗出手,便是情面,所以我才坦言相告,至于诸位是不是相信我能对抗尊府,在尊府大军压境之时,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便是赵某所不能左右的了,自今日起,太白宗会划下三千里禁,以待尊府大军,凡入此禁者,便皆为对手……”

    太白宗主轻轻开口,显得十分平静。

    但那四大仙门宗主闻言,却一个个脸色凝重了起来。

    火云老祖率先道:“不必多言,我等皆已心间有数,凭你一人,确实很难对抗尊府,但无论如何,也算让我们对你多了点自信,我火云宗会静观其变,绝不犯你太白宗秋毫!”

    其他玲珑宗主、缺月宗主、宋家家主也皆点头,气机微变,似乎仍未缓过劲儿来。

    “多谢诸位了!”

    太白宗主平静开口:“再者太白宗弟子在凡世,多有族人故旧,大乱之中,人心难测,难保不会有人为献媚尊府,对他们心生歹意,吾虽可迎战尊府,可急切间却无暇妥当照拂,所以诸位若还对太白宗有一线信任,那便请在此战结束之前,暂且替我等看护一二!”

    “晓得了!”

    缺月宗主站起了身来,直接便大步向殿外行来,在殿口稍一顿足,回头向太白宗主道:“倒也亏得你不惜曝露这个秘密,给我们提了个醒,否则四大仙门,真成了跳梁小丑了!”

    太白宗主笑道:“人间种种,无非选择二字,诸位若不甘心屈服,便有英雄之气!”

    “走啦!”

    缺月宗主苦笑转身,居然真个大步离开,腾云而去。

    “赵宗主,恕老朽直言,你既有这等本事,何不跑去东土扬名,反而要留在这里与尊府死斗,一个人的修为是有限的,尊府大军来势汹汹,不说那些趁势而动的仙门,光是元婴大修便有三五人,还有从极南之地请来的朝仙宗高手,凭你此时的力量,还是胜算不大……”

    火云老祖有些犹豫,但还是将这番话说了出来。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学了本事便是要用的,否则学他做甚?”

    火云老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再多言,转身去了。

    而剩下的玲珑宗主与宋家家主,也是微一犹豫,然后没说什么,齐齐揖礼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

    殿外那些偷看着的太白宗弟子们,一个个都彻底愣了神了。

    刚才关了殿门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四大仙门宗主又如何转变了态度,全然不知啊,只是莫名其妙的,再看太白宗主,身上便似乎多了一层神秘光环,让人心生敬畏……

    那光环的名字,便叫作深不可测!

    殿外的方贵忽然反应了过来,隐隐有些激动:“宗主就是宗主啊,之前还在想怎么让人知道自己厉害,又得表现的自己不那么爱显摆呢,如今宗主这可不就成功的做到了?”

    ……

    ……

    “宗主……”

    殿内见四大仙门宗主已去,火候君长老有些犹豫的站起了身来。

    太白宗主直接笑道:“火候长老稍待,过一会我会请诸位来商量退敌之策!”

    诸人闻言,便皆领命出来。

    大殿里面只剩了太白宗主一人,他微一沉吟,便道:“方贵进来,其他人皆回洞府!”

    殿外的诸弟子闻言皆是一惊,急忙将方贵推进殿内,自己赶紧溜了。

    惟有赵太合有些不服气,心想谁是亲儿子啊?

    “就这样完啦?”

    方贵倒是不怕宗主,进了殿后,还有些不理解的样子。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你以为该是如何?”

    方贵想了想,摇了摇脑袋,他本以为宗主会借着这个机会,痛打一批人,好生威风一下子的,却没想到宗主这么实在,对四大仙门客客气气不说,甚至连火候君大长老这等明显一开始有了离去之意的人也没有敲打,总觉得不够痛快,只是不知道如何说出来……

    但他未说,太白宗主倒像是明白他心里所想也似,笑了笑,解释道:“北域不像东土,东土有着无尽道华底蕴,是一个可以养出英雄豪杰来的地方,而北域则被尊府压制了一千五百年,早已丧了胆魄,所以指望北域人自己站出来,铁血铮铮,不惧尊府,那是不可能的,反而要哄着,劝着,再给他们一些希望,这样在关键时候,他们才不会太让人失望!”

    “不懂!”

    方贵摇了摇头,回答的很是干脆。

    太白宗主无奈苦笑了一声,道:“其实很简单,便如四大仙门,他们若接到了尊府传旨,立时发兵来攻,又被我们挫败,那么他们便成了世人眼中的笑话,跳梁小丑,虽然可以给我们谋些光环,但于北域何益?再如火候君长老,他确实心生去意,我若直接让他走了,又或是出手压制,他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一个自私自利,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小人,又有何益?”

    “可若是能凭我些许言语,稍作透露,请得他们暂时忍耐,那么却又变了另一个结果,四大仙门成为了不畏尊府强权,违旨不尊的仙门义士,火候君也成为了与我太白宗共进共退,对抗尊府的豪杰,世人提及,赞叹称诵,心生效仿,这个结果,岂不又是好的多了?”

    说着笑笑,道:“当然这也是他们自己先做了选择,四大仙门没有直接攻来,而是先打声招呼,这便是情份,火候君长老也没有在得知我斩了尊府十二邪神之时立刻便走,还借出火云让阿苦来救我,便说明他们皆留了一线余地,而留了余地之人,便有选择的机会!”

    方贵见太白宗主说的详细,便也听得认真。

    听完了之后,满面糊涂,道:“还是不懂,你叫我进来干嘛?”

    太白宗主扶额一叹,沉默许久,才道:“你修为到了何境?”

    方贵想了想,道:“应该是筑基上境吧,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见太白宗主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便忙解释道:“这不怪我,主要是我的功法还未大成呢,共有九道玄法,如今我只修炼成了六道,得把剩下那三道修炼成了,才算完整!”

    “我需要你快一点!”

    太白宗主听了,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向方贵道:“缓则半月,快则三天,尊府定然会有大军降临,对付尊府,是我们长辈的事,与你无关,所以这段时间,我会安排你们进入仙门灵窟内部避祸,在你们从灵窟里出来之时,我希望你已经做好了结丹的准备!”

    “啥?”

    方贵整个人都愣了:“结丹?”

    太白宗主点了点头,似乎非常平静:“我有一份大礼给你!”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