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八方云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坐在腾云之上,婴啼蜷成了一团趴着打瞌睡,如今的它刚刚蜕变为神兽不久,正需要足够的睡眠来滋养肉身,以快速适应神兽之躯给它带来的变化,阿苦师兄则盘坐在腾云的前首,摸着下面软绵绵似乎空无一物,偏偏又不会让人掉下去的腾云,十分羡慕方贵的驾云本领。

    而方贵呢,则倚在婴啼的身上,借前面的阿苦师兄挡着风,两手抄在袖子里,舒舒服服的打着瞌睡……其实也不怎么舒服,高空之中,毕竟风大,哪怕修行中人,可以御风,不怕风寒之气,但这么一直吹着也冷啊,偏巧前面的法舟之时,偶尔会被风声带来一些欢声笑语,便更让方贵不满意了,身子再次缩了缩,嘴里嘀咕几句,然后不屑的闭上了眼睛。

    失算了呀,本以为自己这次手到擒来,没想到三方一比,自己反而成为了准备最不足的。

    苍龙一脉且不提,那明月小姐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这丹火宗居然还暗中豢养了一头神兽,实在可怖,以方贵如今的修为,尚看不透那老白猿的底细,但能感觉得出来,这老白猿已是神兽境界,远超这时候的婴啼,而最让人惊恐的,则是这是一头会说话的神兽……

    神兽可不只分境界,血脉尊卑,尤为明显。

    有些血脉尊贵的神兽,生下来便有灵性,可说人语,而一些血脉低劣的神兽,便像旺财,明明已经化作了神兽,却还是傻乎乎的,别说让它说话了,连听都不能完全听懂呢!

    这是血脉注定,倒也不关旺财的事,照理说它已经是同阶妖兽里语言天赋很高的了。

    那老白猿一是神兽境界,二是可讲人语,甚至它若不露出那张毛绒绒的脸,便与常人无异,这两者接合了起来,便可见这老白猿实力不凡了,方贵丝毫不怀疑它有手撕金丹之力,对付自己那是手到擒来,而最重要的则是,他也能感觉到,那老白猿是真敢杀自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也不知不让自己登上法舟的是明月小姐,还是老白猿的意思,反正它在那杵着,方贵是不肯上去了,宫商羽倒是已经让人出来请了几回,但方贵一接触那老白猿阴瘆瘆的目光,便立时拒绝了,很有骨气的回答着:“不去,法舟上有什么好的,看风景都看不痛快……”

    ……

    ……

    “嘻嘻,宫师兄你已请了他三次,他不敢上来,就由他去吧!”

    而在此时的法舟里,明月小姐也难得的迎来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时间,她亲手煮好了东土上清山上采下来的仙茶,双手捧着茶盏放在了宫商羽的面前,面上是甜甜的笑意,自己的神兽一句话,便吓的那太白宗野小子不敢登上法舟,宫师兄总知道谁更厉害了吧?

    能帮上你忙的,还是我!

    “哈哈,正是如此,宫师兄,我实在不知道你请了那太白宗弟子与我们同行有何用,想他们太白宗,虽然如今名声响些,但也只是在安州境内小打小闹而已,怎可与我苍龙一脉相比,就算是后面跟着的那小子,如今名声不小,都说他什么代表北域小辈一战,振奋了北域修士的自信,呵呵,但咱们苍龙一脉手底下,哪个没有沾过尊府血脉的血,这又算什么?”

    “就是,太白宗若说真有本事,也就那对师兄弟了,只可惜那个使剑的已经废了,也不知道当初的名声是真是假,而如今这位做太白宗主的师兄,之前剑斩十二邪神,倒真是有些本事,可是传言中他的路早就断了吧,迟迟不破元婴,便更比不上我们师尊了!”

    “……”

    “……”

    苍龙一脉的八位弟子,如今也在法舟之中欢笑,一群丫鬟奴仆,恭敬的给他们斟满了仙酿,奉上灵果,便是他们苍龙一脉在北域地位不低,平时也享受不到这等奢侈之物啊。

    如今一个个喝的开心,吃的欢颜,有些酒量不济的,这时候已经双颊微红,快要醉了。

    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太白宗,那明月小姐便也跟着道:“我看那太白宗主,也不见得强到哪里去,不过是剑斩十二邪神而已,还中了一身的毒,需得我师尊救命,想来本领再大也有限,若论北域七小圣里真正的豪杰,也就苍龙师伯……和我师尊二人而已!”

    宫商羽一直没有饮酒,只是喝了两口茶,见他们一言一语,已有些放浪形骸,眉头便不由得皱了起来,忽然将手里的茶盏放在了案上,冷声开口道:“把酒都撤下去吧!”

    “啥?”

    一群正喝的尽兴的苍龙弟子,顿时呆了一呆。

    宫商羽面上已泛起了些许蕴怒之色,森然道:“我们此来,是要做那事关北域气运的大事,你们当是出来玩的么,美酒仙果送到了嘴边,便浑然忘了一身重任,成何体统?”

    “……是!”

    一众苍龙弟子见他真个发了怒,顿时面皆讪讪,将酒盏放到了一边。

    明月小姐本来想劝说几句,但见商宫羽动了真气,便立时不敢吱声了,只是悄悄摆手,那舟舱里的丫鬟仆奴,慌忙将酒坛灵果都撤了下去,连她们的人都赶紧退出了主舱,不敢再进来打扰,一时舟舱里安安静静,所有的苍龙弟子皆正襟危坐,无人敢再吱声。

    “太白宗弟子,当真这么胆小无能?”

    宫商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里暗想着:“北域七小圣里,师尊最看不上的,便是古通师伯,最看重的,便是太白宗的那对师兄弟,他曾经说过,那对师兄弟三百年前刚回北域时,当真是气魄无双,天资惊艳,只是后来遭了劫难,这才避守楚国,名声渐微而已……”

    “而且看那太白宗弟子透露出来的消息,他们太白宗对这先贤遗地出世之事,打听的一清二楚,所知比我苍龙一脉还多,说明他们早就做足了准备,既然做足了准备,又怎么可能像他们此时表现出来的这么胆小懦弱,莫非是他们故意藏拙,好留底牌最后夺机缘?”

    一边想着,头都有些痛了,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唉,尊府、东土、各大仙门,八方云动,这次的机缘,可怎么夺啊……”

    “……”

    “……”

    “方……方贵师弟,咱……咱们还是进法舟里去吧?”

    而在此时的法舟之外,腾云上的阿苦师兄都忍不住开口了,与方贵和婴啼不同,他们有修为护体,还不怎么担心高空劲风,但阿苦师兄不解开封印的时候,却只是练气境修为,抗不住风,这时候已经冻的眉毛发角都结了白霜,说话哆哆嗦嗦,眼泪鼻涕一起流……

    “不能去啊……”

    方贵摸出了一道低阶御火符给阿苦师兄取暖,但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为……为啥?”

    阿苦师兄拿过了御火符,也不怎么顶事,疑惑道:“那老白猿……也不敢随便杀人呀!”

    “不是怕那老白猿……”

    方贵已经快哭出来了:“主要是我不知道去先贤遗地的路,进去了容易露馅啊……”

    “那我们……”

    阿苦师兄都呆了:“这一路上只能在外面飞着啦……”

    方贵给他鼓劲:“再撑一会,等到了地方,我们就熬出头啦……”

    “到了地方,也还是打不过啊……”

    阿苦师兄心里已经有些琢磨不透了,本来吧,听方贵之前说的信心满满,他还以为只要跟着过去混一圈,就能轻松把那机缘取出来献给宗主,消了他老人家的气呢,结果现在越看越觉得不是回事,人家那么厉害,就凭他们这三个货,怎么跟人抢机缘?

    宗主向来运筹帷幄,这次做事怎么好像有点不靠谱呢?

    ……

    ……

    “师伯,师伯,我有要事跟你说……”

    而在方贵等人已跟在了苍龙一脉的法舟之后,径往先贤遗地而去时,丹火宗内,忽然响起了声声大喊,清风童儿一只手捂着脑袋,冲进了太白宗主的宅院,满面都是焦急之色。

    而在客厅里,刚刚出关的古通老怪正在为太白宗主拔丹,一见清风童儿冲了进来,还差点在门槛上绊了一跤,顿时大感不满,训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为师早就说过你,像你这般毛毛躁躁的性子,心都稳不下来,将来又如何参透天地,成就大道?”

    “成就大道?”

    清风童儿呆了一呆,道:“拜你为师之后,我已经放弃这个目标了……”

    “你……”

    古通老怪大怒,抬手就想一巴掌拍过去。

    倒是太白宗主伸手挡下,笑着向清风童儿看了过去,道:“你有何事要说?”

    清风童儿这才想了起来,委曲的要哭,叫道:“方贵小师叔跑啦……”

    “跑啦?”

    太白宗主顿时微微一怔:“他又惹了什么祸?”

    清风童儿急道:“不是惹事,是跑去捞好处啦,师伯你不知道啊,方贵小师叔也不知怎么说的,就跟苍龙一脉联了手,说是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抢宝贝,他还说你不让他去,所以一直想办法瞒着你,结果我今天一看,他果然已经跟宫师兄他们跑啦……”

    古通老怪闻言,顿时一惊,喝道:“你怎么不早说?”

    “这就是我委曲的地方了……”

    清风童儿捂着脑袋,哭道:“他本来答应我说,只要我帮他瞒着赵师伯,就带着我一起去,可我没想到,昨天晚上他忽然一棒子敲晕了我,然后自己就偷偷的跑啦……”

    说着露出了后脑勺上的大包,哭喊起来:“师伯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你……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古通老怪听着,都气坏了,踢了清风童儿一脚。

    倒是太白宗主听了,也没露出什么惊疑的表情,只是道:“我说他这几天怎么没回来呢!”

    古通老怪诧异的看了太白宗主一眼,忽然道:“他们去找的,可是先贤遗地?”

    太白宗主转头道:“你也知道?”

    “我早就猜到了!”

    古通老怪哼了一声,道:“数年之前,那头疯龙便来找过我,详细的问我当年误入先贤遗地,遇到不灭丹火的过程,那时候我便起了疑心,追问之下,他才透露说已经有了可以提前推衍先贤遗地出现的办法,当时我还笑他不自量力,没想到他真的推衍了出来……”

    “疯子总是能做到些常人所不能为之事……”

    太白宗主似乎不觉意外,只是笑了笑,轻声说道。

    古通老怪忽然察觉有些不对,狐疑道:“你早就知道他会去?”

    太白宗主到了这时候,倒不再隐瞒什么,笑道:“若不是为了告诉这小子先贤遗地将出世的事,当初他在静室之中修炼时,我又何必非要与你谈起葬灭大世的事情来?”

    “你……”

    古通老怪大吃了一惊,紧张道:“那先贤遗地,可不是好去处,你我都知道的!”

    “岂只不是好去处?”

    太白宗主淡淡道:“如今简直可以称之为人间地狱了,不但先贤遗地之中,有着诸多凶险,还有各方势力,也皆被引动了,如今尊府早就不知道派出了多少探子,都在寻他,各方仙门,也蠢蠢欲动,甚至他之前骗人时顺口胡说的东土姜家人……或许也蒙对了!”

    古通老怪惊的手里的丹都差点掉在了地上:“那你还让他去?”

    太白宗主笑着看向了古通老怪,道:“你担心?”

    古通老怪道:“那是我把兄弟,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太白宗主顿时又显得有些无奈了,捏了捏眉头,道:“放心吧,他没事的!”

    古通老怪看了他半晌,忽然道:“你这老山魈,从来不落无用之子,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太白宗主有些无奈,道:“你问这做什么?”

    古通老怪忽然将案上的丹收了起来,正色道:“你也知道,老夫最大的特点就是好奇,你不说我,便不给你拔毒!”

    旁边的清风童儿也瞪大了眼睛,连连点头:“对,不说就不给他丹药!”

    “这……”

    太白宗主又有些无奈了,轻叹一声,才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借这机会,见见他的家长而已!”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