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化龙神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轰隆!

    方贵与蓝袍年青男子两个人,一个以为自家旺财已经被人炼死了,要替爱宠报仇,一个心疼刚刚才炼成的化龙神池,倒被一头妖兽抢了先,这一出手都带了些火气。

    虽不至于上来就拼命,却也皆动了七成本领,眼见得方贵身前精光一闪,一道剑光径直飞去,那蓝袍年青男子也是双手急急结印,引动天象,于是半空之中,黑压压的乌云忽然化作一道龙影探身而下,几乎是霎那之间,这一剑一龙,便在半空之中,交击在了一起。

    瞬间狂风席卷,教人睁不开眼睛。

    那蓝袍一脉的弟子,见方贵嚣张,本想冲将上来一起将他拿下,却冷不防被这劲风所激,顿时一个个急急后退,其中四个修为高些的,皆后步了几步,抬手遮住了眼睛,而修为低的三个,却是连退了三四丈,而后一跤跌倒在地,看起来身法散乱,已有些狼狈。

    “嗯?”

    方贵与那蓝袍男子,相交一计,也各退了一步,两人同时一惊,心里收了小觑之心。

    “此人厉害,你们不必出手!”

    那蓝袍男子急声大喝,命师兄弟们退开,而后一撩长袍,再度冲上。

    “点子扎手,阿苦师兄快来帮忙……”

    方贵则也是跟着一声大叫,再度提剑,狠狠向前斩了过来。

    斗法之际,何其凶险,两人心里收起了对彼此的小觑之心,便皆出手重了许多,那男子双手一引,体内灵息爆发,激荡龙空,居然形成了道道龙吟之声,仿佛他身周出现了许多无形神龙,绕体而飞一般,一时周围虚空受到了激荡,滚滚荡荡如海浪拍击,倾泄而来。

    方贵则是双手挥剑,向着空中一搅,一身灵息爆发之下,已是运转了太白九剑真义,一剑横空,撑住虚空,便如天地崩塌,也要留下三尺,力量凝作一团,轰隆炸了开来。

    这一击,二人皆动了真力,交锋之下,更是劲风炸裂,天地色变。

    别说那些蓝袍弟子都被逼得向后急退,离得近些的丹火宗弟子以及明月师姐那些丫鬟仆人,也都惊慌失措,惊声乱叫,逃命也似的远离了这两人交手的中心,一颗心嘭嘭乱跳。

    不知多少人在低呼:“天啊,那太白宗的小子,居然可以与宫先生交手?”

    而那蓝袍的年青男子,一见这一击居然没能将方贵拿下,甚至都没有逼他后退,心里也是一惊,暗道:“这太白宗当真是藏龙卧虎,这一下,居然没有将他拿下?”

    “哎哟喂,这小子太厉害了……”

    方贵心里这时候也是有些紧张:“我连尊府鬼神都能杀,却砍不动这小子?”

    若是第一击也就罢了,两人皆存了试探之心,拿不下对手也不出意料,可如今第二击时,两人皆已动了真力,结果居然还是平分秋色,两个人便都有些凝重了,动作缓得一缓,都没有抢攻,但心下也皆是一样的主意,趁着这一滞,都忙忙的蕴酿自己最强的招式……

    “我的天,居然真打起来了……”

    不远磨磨蹭蹭走的极慢的阿苦师兄,一见此状,直吓的快走了两步。

    而另一厢里,清风与明月两个人也都呆了,清风童儿是因为这些人要将刚刚化龙化了一半的婴啼从化龙池里赶出来,这可不是得要了它的小命?所以紧张之下,急忙去叫方贵过来,但他也没想到方贵一过来就直接动手啊,瞧这凶状,真是要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明月小姐则是大感意外。

    平时她心高气傲,便有大半的信心来自于苍龙师伯一脉,认为他们那些人,才是真豪杰,大英雄,而且本领惊人,绝非太白宗这等小小仙门可以相提论的,而在之前,她已被方贵气的觉也睡不着,吃也吃不香,却没想到宫师兄忽然拜访,正是她最兴奋之时。

    本以为宫师兄一来,那小子怕是头也不敢抬,结果那小子来了却比宫师兄还狂,而且两人这一动手,宫师兄居然没有翻手间便将他压制,心间顿时又惊又怒,有心想要在这时候站出来,替宫师兄叱责那小子几句,但人家交手的威势如此可怖,她又如何说得出话来?

    ……

    ……

    而在他们心念电转之间,方贵与那位蓝袍年青男子,皆不敢大意,一身灵息,滚滚荡荡,分别凝聚起了一身法力,气机交织之下,双方也都感觉到了对方身上带来的强盛压力,一方不肯低头,另一方自然也万万不敢留手,眼见双方气机凝聚到了极点,便是拼命相击。

    “可惜,本不该一见太白宗弟子,便痛下杀手,只是他们的弟子,实在猖狂……”

    那蓝袍男子见方贵气机凝炼,其间还有丝丝缕缕让自己忌惮的气息,便不敢留手,一身杀气激荡而出,引动天象,头顶之上的乌云愈来愈厚,黑压压便似要天都要塌了下来。

    “杀了我的旺财,还要欺负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狂的人啊……”

    方贵心里也起了狠劲,他也不是个喜欢杀人的,甚至一开始盛怒之下,也只想着打人,而不是第一念便杀人,但没奈何对方太欺负人了啊,又不讲理,眼见得对方激起了杀意,给他的感觉,居然比面对白天道生的时候都恐怖,心里也实在是一点也不敢放松了。

    白天道生当初给人的感觉,是诡异,阴沉,让人摸不清他的底细,仿佛深不可测,而眼前这男子,给人的感觉却是狂傲,大气,仿佛神龙翱翔在天,变化无穷,高不可攀。

    两相比较之下,还是此人更厉害些。

    所以他到了这时候,便也不敢留手,而不敢有半分后退,右手持剑,灌入灵息,黑石剑便变得越来越重,犹如千钧,而左手暗捏法印,身边已有魔山、死极木、太乙金气、太液真水、无名心火等小五行之影流转,隐隐给人一种生生不息,万物流转的意境……

    “不好,要动真格的……”

    阿苦师兄远远见了,心里暗暗叫苦,急急捏起了几个古怪的手印,便想冲上来阻止。

    但他不动则已,一动之下,双方气机却受到触动,两人同时暴喝一声,便要向着对方轰击过去,眼见得双方都已是杀意滚滚,重击之下,不是两败俱伤,便是一方惨死。

    这山谷之中,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已惊的变了脸色。

    “嘤嘤嘤……”

    不过也就在这时,中间那化龙池里,层层禁制守护之下的婴啼,也被外面的杀气惊动,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大脑袋摇了一摇,把耷拉在外面的舌头收了回去,咂巴两下,又伸了出来,两只眼睛则是向外一翻,恰好看到了方贵,顿时有些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汪汪……”

    它兴奋了起来,朝着方贵唰唰唰摇了摇小尾巴。

    “咦?旺财还没死?”

    正准备全力一击的方贵,余光猛得看到了化龙池里的婴啼,顿时大喜,微微分神,向着旁边的阿苦师兄大叫了起来:“阿苦师兄,还不快把我家旺财给捞出来……”

    “嘎?”

    而另一边,察觉到方贵分神,正是一个出手好机会的蓝袍男子,本想全力击出,却忽然听到了方贵要将婴啼捞出来的话,顿时也是一呆,还以为对方认输了,法力顿时凝而不出。

    “捞出它来?”

    就连旁边的阿苦师兄都愣了,心想捞它干嘛?

    清风童儿则是满面大惊,急忙摇着双手道:“不能捞啊,千万不能捞……”

    方贵顿时大怒:“你小子敢叛变?”

    清风童儿一下子都傻在当场了:“我啥时候叛变了?”

    方贵见他傻傻的不动,更怒:“再不捞出来就化完了……”

    “呵,既然你已认输,愿主动将那妖兽赶出来,便饶你一次何妨?”

    而另一边,本是做好了全力一击准备的蓝袍男子,听得方贵竟然是真要将那怪蛇捞出来,心下也怒意渐消,只是心里有些不明白,太白宗这弟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先那么嚣张,上来就不讲理的打人,结果刚一交手,便又改变了主意,主动让他的灵兽离开化龙池……

    你早态度这么好,就不用打了不是?

    “你给我等着,先等我救了旺财,回头再打你!”

    岂料蓝袍年青男子也是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方贵便恶狠狠转过头来,骂了一句。

    蓝袍男子被骂的没头没脑,心想太白宗弟子怎么认怂的时候也这么凶?

    ……

    ……

    “都还愣着做什么?”

    而一听了方贵的话,又见他与宫师兄之间似乎打不起来了,明月小姐则是心情大悦,尤其是见方贵要主动把那灵兽捞出来,更是让她有了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见别人还在发愣,便厉声叱道:“主人都那么说了,你们还不快将那怪蛇拉出化龙池,傻着看戏呢?”

    方贵看了明月小姐一眼,心里想:“这蚊帐精总算说了句人话!”

    倒是他们的意见统一,别的丫鬟奴仆,以及丹火宗弟子们却都傻了,完全没想到这个转折,旁边的蓝袍一脉则是兴高采烈,刚才方贵一出手,暴烈可怖,着实将他们也吓了一跳,但没想到,宫师兄只不过是出手两招,便直接将他折服了,直觉心情一阵畅快。

    “主人既已发话,那便快些清理化龙池……”

    “快,休要耽搁,赶紧拉它出来……”

    “……”

    “……”

    随着几声吆喝,他们已赶上前来,七手八脚,想要解开禁制。

    这一幕倒又把方贵看得有点懵:“这一脉的人怎么这么乖,被我刚才的出手吓到了?”

    眼见得真有人动手,要打开化龙池,旁边的清风童儿顿时大吃了一惊,急急上前道:“方贵小师叔,你这灵宠正是蜕化作神兽的关键时候啊,这时候拉它出来,生死难料……”

    “什么蜕化?”

    方贵一听这话,都有些懵了。

    “凶兽化神兽啊,要不我让它进化龙池做什么?”

    清风童儿急的顿足:“眼见得快成了,怎么能拉出来呢?”

    “化神兽?”

    方贵听着愣了一阵子,忽然反应了过来:“你说的化是这个化?”

    清风童儿也忽然反应了过来:“你以为是炼化的化呢?”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有点懵了。

    ……

    ……

    “阿苦师兄帮我看着点,让他们先别动……”

    方贵情急之下,叮嘱了阿苦师兄一句,然后忙忙的拉了清风到一边:“究竟咋回事?”

    “你还不知道咋回事就跟人打了一架?”

    清风童儿都快哭出来了,只好从头解释:“你那怪蛇吃了无数血气丹,眼见得气血旺盛,已经到了蜕化的关键时候,我们也不敢大意啊,我去找你商量,又说你在闭关,我们总不能看着它这么耽搁功夫吧,万般无奈之下,我就求了师傅,把它放进化龙池了……”

    “方贵师叔你不知道,这世上灵兽蜕化之法,千千万万,但要说世间一等,还是要说七海的化龙池,那可是能够化出真龙的异宝,七海那边的我们想都别想,但正好前不久北方的苍龙师伯让我们帮他打造化龙神池,神池已打造了出来,但其间的化龙神液,却需要我丹火宗帮他们炼制,如今也只是刚刚炼成,让你这怪蛇在里面蜕化,实在是它最大的造化了……”

    “本来想着,待它蜕化完成之后,再往里面补些宝液便是,谁也不会发觉,但没想到,它才刚进去不久,宫师兄他们就来了,一见怪蛇在里面,顿时大怒,要我们捞出来……”

    “……”

    “……”

    方贵听着他这般前因后果的一讲,眼睛都瞪圆了。

    过一会才道:“也就是说,送旺财进化龙池,是想让他进阶,不是要炼化它?”

    清风童儿一脸无奈:“谁也没说是炼化啊……”

    方贵又道:“而且这池子其实本来就是人家的?”

    清风童儿急道:“是呀,我们只是帮着炼制化龙神液……”

    方贵又道:“然后我家旺财正占着他们便宜呢,结果我又过来把他们打了一顿?”

    清风童儿点了点头,道:“是这个理……”

    方贵瞠目结舌道:“那也太不讲理了啊……”

    清风童儿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怎么站人家那头去了?”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