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葬灭的大世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葬灭的大世,是什么玩意儿?”

    在太白宗主与古通老怪说着话时,静室里的方贵也竖起了耳朵,他听着宗主与自家古通老哥话里不停的提到什么天书、不灭丹火,又岂能不动心?

    越听心里越像是百爪挠肝一般,等到听着外面动静小了,知道古通老怪已走,这才一溜小跑出来,好奇的看着宗主。

    “你小小年纪,打听这个做什么?”

    太白宗主见他一脸的正经,不由得笑骂了一句。

    “说着玩玩呗,听着就有意思……”

    方贵笑眯眯的央求着宗主,觉得这事自己若打听出来了,将来出去吹牛一定有面子。

    “只是一个猜想罢了!”

    太白宗主坐了下来,轻叹了一声,道:“你读过史藉没有?”

    方贵想了想,道:“读过,但完全不记得!”

    他这倒是实话,之前在小魔师的催促之下,他可是什么书都读,包括尊府藏经殿里的史藉,只不过那等枯索无味的东西,他哪看得进去,都是看过就忘了,倒是这时候倘若将小魔师唤了出来,想必可以在那些古老而枯燥的史藉典故之中与宗主找到合适的话题。

    “唉……”

    太白宗主也有些无奈,轻轻抚额,适应了一下,才道:“你若读过典藉,便该记得,天元大陆最早的炼气士,诸般仙圣传说,都是从十万年前开始的,传说中他们在十万年前,开天辟地,斩杀凶兽妖魔,传授道法神通,率领着那时候尚且孱弱的人族杀出了一条血路,一代一代,逐大妖,镇魔种,终使得人族傲立于世,成为了天元大陆的真正主人……”

    方贵认真想了想,道:“我确实不记得!”

    太白宗主又忍不住捏了捏眉头,缓了一会才道:“反正吧,照史藉来讲,人族崛起,便是从十万年前开始的,十万年前,没有史藉记载,一片空白,而世间修士,便也皆从各方史藉记载而断定,十万年前的天元大陆,或许只是一片荒凉,尚无人族之踪迹……”

    “那又怎么啦?”

    方贵有点好奇,心想十万年前还没自己呢,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若真是如此倒也罢了,可一些迹象却表明,或许这史藉记载是错的……”

    太白宗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跟方贵说话是轻松还是废劲,说轻松吧,他啥也不懂,自己说什么他就听什么,不用担心会被拆穿,说废劲吧,他啥也不懂,自己说起来连个捧哏的都没有,关键他还总是理直气壮的模样,好像自己不学无术这件事挺光彩似的……

    最终决定不管他,只是自故自的讲了起来,道:“此前不是与你说过,那些魔山深处封印的洞府,都已有十万年甚至二十万年之久了么?这便已经超过了史藉记载,倘若那些洞府也是吾族先辈修士所留,那便说明,起码在十万年或二十万年之前,便有修士存在了!”

    “咦?”

    方贵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么说起来,这件事也不是和自己毫无干系。

    那个大眼珠子,不就还在自己道宫之中吗?

    心里一琢磨,好奇问道:“再然后呢?”

    “魔山里面封印了洞府的事情,也只不过近些年来才渐渐被人知晓,倒也罢了!”

    太白宗主低声一叹,道:“而其他的一些迹象,却让人更为费解,这世上,奇诡之地甚多,也时常有些仙缘被人碰见,这些仙缘,或是前辈修士的洞府传承,或是一些机缘巧合的天材地宝,修行中人,早已习以为常,但除了这些仙缘之外,却还有一种,让人难参究竟,我便曾经于年轻时,无意中闯入一方山谷,得到了一道卷轴,内有无穷精深道理!”

    听太白宗主讲到了关键时候,方贵也不由得精神一振,细细听了下去。

    “当初我便是看了那卷轴里面的内容,这才有所触动,卖掉了家中田产,从此踏上了修行之路,可以说,我这一身修行,皆由此卷开始,也深受此卷影响,原本的我,只是以为此卷乃是某位先辈所留,被我机缘巧合撞见罢了,可后来我却渐渐发现,这道卷里面记载的修行道理,天地感悟,竟与世间各大道统,皆不相同,就连当初东土那边博学精深的老前辈,也看不出此卷与何道统有关,这竟像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与世间绝无干系……”

    说到了这里,太白宗主才看了方贵一眼,道:“所以,后来我们才称之为天书残卷!”

    方贵认真点了点头:“嗯!”

    太白宗主见他一脸认真,也有些诧异,道:“你听懂什么了?”

    方贵道:“你捡了一卷宝贝……”

    “我把你……”

    太白宗主气的差点伸手拍过去,好一会才又按捺了下来,无奈的道:“而修行至今,见识愈多,我也渐渐了解到,世间有我这等机缘的倒是不少,仅我所知的,便有数人曾经捡到类似的道卷,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曾经的幽帝,与如今的南海帝尊……虽然只是猜测,但使得他们沉迷其中的,应该便是与我一样的天书,而且,他们所得的,应该是完整的!”

    他说着,脸色渐渐凝重:“世人皆有私心,撞到了仙缘之后,怕人来夺,往往都会深藏不露,也就是说,仅我知道的便有这么多人了,那么实际上捡到了这类似天书的,一定更多!”

    “这么多天书,老天爷的藏经殿被人盗啦?”

    方贵听着,都觉得有些骇然,心想这么多书,怎么看得完?

    “呵,也不见得全是天书!”

    太白宗主无奈笑了笑,道:“或许也有别的,便如古通老怪,他丹火宗的不灭丹火,来历便甚是奚跷,凭他的修为,是炼不出这等神火的,而他又没有明显的师门传承,这丹火从何而来?之前我愿将天书残卷与他分享,其实也是想借机问问他那不灭丹火的来历,他倒是信我,直言相告了,他的不灭丹火,应该也与我捡到的天书残卷一样,皆是一种来历!”

    “那……”

    方贵听得有些糊涂了:“这能说明啥?”

    “这些皆非人间之物!”

    太白宗主微一沉默,道:“世间本就有许多神秘诡谲之地,又有这么多奇异仙缘,所以早在很久之前,便已有人猜想,或许在我们的史藉记载之前,这世间,便已经有一方辉煌大世存在了,从他们遗留下来的天书与诸般异宝,便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个辉煌到极致的大世,道法昌明,异宝繁多,远胜我等,甚至有些类似于修行中人想象中的大仙界!”

    “还真有仙界?”

    方贵听着,有些瞠目结舌,还有点兴奋:“就是仙女不穿衣服,到处乱飞那种?”

    “谁家仙女不穿衣服了?”

    太白宗主正讲到兴浓处,火一下就起来了,一巴掌拍过来:“那是仙界,你当是窑子?”

    “是我们村里的朱瞎子说的……”

    方贵捂着脑袋叫屈:“他还说我说不准就是从那地方来的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太白宗主听着又一阵头疼,认真的告诉方贵:“就算有仙界,那里的仙女也是穿衣服的!”

    “行吧行吧,当她们穿了……”

    方贵无奈的妥协,道:“师伯你接着说!”

    太白宗主顺了好一会的气,才接上了刚才的兴致,继续道:“这世间的天道遗书,以及许多诡谲异相,都说明了那一方大仙界应该是真实存在过的,而且所在的,便是我们这方世界,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倘若那仙界存在,又为何在史藉之中完全没有记载?”

    “对啊,写史藉的人偷懒了?”

    方贵也终于有了点疑惑,认真的猜测道。

    太白宗主忍下了将方贵踢到门外去的冲动,感慨道:“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那方仙界已然葬灭了,一方大世毁于一旦,而我们,只是在这一方大世的废墟之上,重新繁衍起来的,看似昌盛繁荣,其实只不过是那辉煌大世的延续,废墟之中摸索的拾遗之辈而已……”

    “就这?”

    方贵听完了,还有些意犹未尽。

    太白宗主斜了他一眼,道:“你还想听什么?”

    方贵想了想,道:“那仙界怎么毁了的?”

    太白宗主苦笑道:“我若知道,就不必在这里和你这个不学无术的讨论了,如今可以确定的是,那方仙界,一定毁的特别彻底,所以史藉才全无记载,而我们则又用了十万年时间,重新在废墟之上繁衍开来,曾经的辉煌,曾经的昌盛文明,全都断在了十万年前……”

    方贵跟着点头,道:“对啊,可惜了那个仙女不穿衣服的传统……”

    太白宗主额头上不由得出现了几道青筋,好一会儿才忍了下来,长长叹了一声。

    不是怕打疼了方贵,实在是怕气坏了自己。

    “宗主,你最重要的事情还没说呢……”

    倒是方贵,见太白宗主揉着额头,像是已经说完了,有点着急。

    这回倒轮到太白宗主诧异了:“还有什么没说?”

    “捡天书,捡不灭丹火的地方啊……”

    方贵有些激动了起来,道:“你还没告诉我这个地方怎么去呢!”

    “我把你个钻钱眼里的……”

    太白宗主一听,火气终于还是窜了起来,这小子以为自己给他讲了这么多,是教他如何寻宝呢?他当是那种地方人人都能碰到的呢?一气之下,便抬起了手来,方贵倒是精明,一见不妙,立刻窜了出去,这时候的太白宗主动不得灵息,却是没一把抓着他。

    “哈哈,不说就不说嘛,回头我问古通老哥去……”

    方贵大笑着,倚在门框上,刚想劝宗主消气,忽见得庭外一阵急促跑动之声,然后就见清风童儿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方贵师叔出事了……”

    “你才不好了,方贵师叔没出事!”

    方贵一听瞪了清风一眼,道:“你有话慢点说!”

    清风童儿忙拍了一下自己的嘴,见太白宗主也在,还行了个礼:“赵师伯有礼!”

    太白宗主一听,立时满面无奈,摆了摆手,自己回房去了。

    “你说,出了什么事?”

    方贵拍了清风童儿一巴掌,好奇的问道。

    清风童儿急忙道:“出大事了,宫师兄来啦……”

    方贵纳闷道:“这宫师兄又是谁?”

    “他是苍龙师伯的大弟子……”

    清风童儿忙忙的解释,又猛得摇头:“这不重要,关键是你的灵兽还在他化龙池里呢……”

    方贵听了微微一呆,顿时大怒:“他想化掉我的旺财?”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