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要走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这是怎么回事?”

    半空之中的白天道生神识投影,望着方贵挺过了雷霆轰击,气势汹汹向着自己冲来的一幕,已然心神大惊,他哪里知道方贵的执念是什么,更不关心这个,他只是觉得如今事态的变化,已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连他也看不明白这局势了。

    他怎么可能在大音杀心咒的轰击之下,安然无损?

    他怎么可能在生生经历了雷霆杀咒洗礼的情况下,神魂不崩溃,还有余力反击?

    这根本不合理!

    倘若自己刚才对付他的,只有大音杀心咒也就罢了,毕竟那虽然是帝尊大人当年传下来的三大秘法之一,但白天道生自己心里有数,这道秘法未必便可以让自己天下无敌,同样的秘法也要看谁施展,更要看对付得人是谁,遇着了强横的对手,无敌的秘法未必无敌!

    可关键是,自己在施展大音杀心咒时,已然同时借助了那件魔山秘宝之力啊,那件魔山秘宝照射之处,世间万物生灵神魂都要被慑住,配合上了大音杀心咒,正是相得益彰,威力要比自己单纯的施展强出了十倍八倍不止,那小鬼在这等强攻之下,又是如何撑得住的?

    心里也不知闪过了多少念头,白天道生已然生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惮之念,他是一个小心的人,一见不妙,可没有什么强行与方贵拼到底的念头,而是立刻生出了退走之意,只是心神一动间,便见方贵已然冲到了他的面前,急切之间,便只能先将方贵击退再说!

    “魔山之瞳,震慑万灵!”

    在这一霎,白天道生神识震颤,森然厉喝,他那一张投映在了方贵识海上空的脸,或说是他的神识投影之上,那一只怪眼倾刻间光芒大盛,犹如一颗太阳,居高临下向正冲了上来的方贵照射了过去,于此同时,白天道生的肉身已将滚滚气血,都急急献祭给了怪眼!

    他的肉身,本来丰神冠玉,气度不凡,但在这时候,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倾间刻便瘦了两圈,整个人也变得气血黯淡,脸色枯黄,像是忽然大病了一场。

    而与此同时,那怪眼投射的光芒则是愈来愈盛,已尽数照在了方贵神识所化作的分身之上,本来方贵气势汹汹而来,却没想到那怪眼力量如此之盛,倾刻间便被那光芒照的飞快向地面坠去,重重跌在了地上,而那怪眼的光芒,则从天而降,犹如天外降临的剑光。

    “哎呀呀……”

    怪眼神光击落在识海大地之上,引发了无尽山呼海啸,就连识海深处的道宫,都受到了影响,这时候的道宫之中,正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小魔师,好奇的来到窗边,双手扳着窗棱,惊叹的看着外面发生的剧烈动荡,摇头晃脑的感叹:“哎呀呀,怎么打到这里来啦?”

    轰!轰!轰!

    白天道生献祭的气血太多,那怪眼的力量同样也太过强盛,道道神光击落,眼见得似乎要将方贵的整个识海都撕裂,强行湮灭他的神识,却没想到,也就在这神光强盛到了极点之时,那识海深处,道宫忽然轰鸣了起来,似乎有某种天外神音震荡,倾刻间弥漫四周。

    而随着那神音出现,怪眼降落的神光,居然忽然变得黯淡了不少,急剧消褪。

    “不好……”

    白天道生也被那神音激荡,心里忽然大吃了一惊,急急收了气血献祭之力,好在这时候,他已成功逼退了方贵,便要立刻抓住机会,先从方贵的识海之中脱离出去再说……

    而此时的方贵,识海大乱,神识衰弱,眼看着根本不可能再阻止他了。

    只是白天道生也没想到的是,也就在他准备急急逃出方贵的识海之时,他忽然听到了识海下方,响起了方贵那显得有些虚弱,但却又清晰无比的声音:“不要走……”

    正急急要从方贵识海退走的白天道生,便忽然感觉一脑袋撞在了某个无形的墙壁之上。

    他大吃了一惊,还以为是出现了错觉,仍是想要急急的离开,却没想到,方贵的识海之内,忽然一片一片,响起了无数的声音:“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那些声音,便像是化作了一道洪流,充斥在了这片识海之中,居然使得识海出现了一股无穷的引力。

    白天道生施展大音杀心咒,神识投射进对手的识海,或是退出对方的识海,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居然有人的识海,是进来了出不去的,又或说不是出不去,而是这识海出现了某种古怪的力量,生生扯住了他,居然让他无法离开……

    “这是什么神通?”

    白天道生心间胆骇,那小鬼明明已身受重伤,如何还能掌控这等恐怖的力量?

    “这不是神通,而是我的执念!”

    识海下方的方贵,咳嗽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饶是他这时候的肉身,乃是神识所化,也可以看得出他已显得衰弱至极,浑身上下,皆是血污,看起来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但偏偏保持着冷静,缓缓向白天道生开口:“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执念是什么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知道你执念是什么了,我只想离开……”

    白天道生心间大骂,但硬是不敢打断方贵的话,尤其是,就算一开始对方贵的执念不感兴趣,这时候也感兴趣了,没办法啊,总得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才知道怎么离开啊……

    “我的执念,就是不要走!”

    方贵这时候正直面看着白天道生,一步一步向前走了过来,神色认真的说着:“神仙老爷爷也好,牛头村的老村长也好,花寡妇也好,红宝儿也好,大壮也好,张秀才也好,都不要走,太白宗也好,师姐也好,青云间也好,所有的人,都不要走,都留在这里……”

    “所以,我修炼成神识时的那一道执念,便是不要走!”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拉进了与白天道生之间的距离:“我就是想好好找个地方轻轻省省的过日子而已啊,牛头村时我过的不错,太白宗时我过的也很舒服,到了尊府,因为有青云间这样的朋友在,过的也还不错,但为何,你们却要让他们一个个的走了呢?”

    说到了这里时,方贵的声音还显得很平静,但却已暗藏怒意:“尤其是青云间,多好的人啊,若是没有你们,若是没有尊府定下来的这一切狗屁规矩,他又怎么可能会死?”

    “方老爷我在太白宗过的舒服,你们要把我调过来!”

    “我来了这里,你们又搞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方贵的脸上,已满是狰狞之色,声音也发狠了起来:“好好的日子,全他妈被你们毁了!”

    “哗……”

    他忽然间身形如电,急急的向着半空之中的白天道生再次冲了过来,出手狠辣,直直的抓向了白天道生脸上那一只怪眼,声音狠辣:“你说,方老爷我不干掉你们,又干掉谁?”

    轰隆隆!

    迎着那前所未有的凶势,白天道生瞬间大惊。

    逃,已逃不掉,而催动魔山秘宝的话,他刚才又已消耗了太多的血气……

    这时候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慌!

    ……

    ……

    “不对劲……”

    而在方贵与白天道生正在识海之内展开了这一场翻滚滚大战的时候,山巅之上,安州尊主玄崖三尺也猛得坐直了身体,他狐疑的看向了下方的魔域战场,已将每一个细节都掌控在了眼底,他无法直接看透方贵的识海之内发生了什么,却可以看到外界的一切细节。

    按理说,白天道生应该已经赢了,大音杀心咒杀人,从来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尤其是白天道生还有那件魔山秘宝在身上,可偏偏,直到如今一柱香时间过去,白天道生与方贵仍然僵持不动,反倒是白天道生身上的气血,忽然间燃烧了许多,骨肉都变得干瘪了!

    “难道道生真的会输?”

    尊主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脸色阴沉如水。

    白天道生若是输了,自然是一件大事,毕竟如今的形势,已然推到了这种程度,那么白天道生一输的话,便等若是整个尊府都输了,对日后的形势影响,简直就是可怕……

    但身为尊主,他如今更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那件魔山秘宝,可还在白天道生的身上呢,他输了没关系,魔山秘宝可不能出问题啊!

    “难道自己现在就要出手干予?”

    尊主这时候有些犹豫,自己直接出手,自然是最稳妥的。

    但这样一来,尊府的脸,也基本就全部丢在这里了,恐怕第二天开始,整个安州都会流传,尊府血脉输给了北域少年,结果靠了长辈镇压才挽回了局势,他们这脸往哪搁?

    “恭贺安州尊主玄崖大人神诞,万寿无疆……”

    “潇国神凌宗特地谴使而来,恭祝安州尊主玄崖大人万寿无疆……”

    “……”

    “……”

    而在这时候,远处的云雾后面,还正时不时的有各大仙门的使者,驾御着法舟遥遥赶来,前前后后也已来了不知多少,若在平时,尊主或许会因着这各大仙门万方来贺的懂事举动,而感觉些许欣慰,但如今,意乱如麻的他,却根本理都懒得理会这些仙门了。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一片魔域战场,或说战场里面的两个人,脊背都有些绷紧了。

    “现在出手,还是……”

    “……再等等?”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