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终是这一步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你们几个终于肯出手了?”

    魔域战场之中,方贵一见到了青云灵玉等人冲进了战场,大杀特杀,立时又惊又怒,急急便要向着他们迎去,而对跟在了自己身边的青云间,他当真是没有半点交手的玉望,甚至有点想躲着他,尊府无数人里,他这时候最不想看到的,便是青云间,最不想交手的也是他,因此一声厉喝里,他抬手震散了青云间施展的秘法,身形如电,便已急急掠去……

    但方贵没想到的是,青云间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溜走,在方贵收身而撤之时,他也紧跟着身形变化,整个如同化作了一片青云,紧跟着方贵掠向了前方,居然不比方贵慢了多少,以前方贵便知道青云间有一道流云秘法,修炼的极是不错,如今才见着了此法玄妙。

    方贵一心想走,却被青云间缠住,急切间已是有些恼怒,刚想再想些什么办法甩脱青云间,青云间已无奈的开口:“方君,身为朋友,你连一个公平交手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

    这句话听在了方贵耳中,莫名的心底一震,转过了身来。

    他看到了青云间的眼睛,只见他满面酸楚,带着苦涩的笑容看着自己。

    方贵心里忽然有些发怒,叫道:“当你是朋友我才不和你打,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若在平时说了出来,无论听在谁的耳中,都多少有些侮辱人的味道,但这时候的方贵说的很认真,青云间听了,也没有什么愤然之色,反而露出了些欣慰之意,他只是微一沉默,然后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你的对手,也要试试,尊府血脉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方贵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向外面仙台一瞟,喝道:“是白天道生逼你进来的?”

    青云间脸色不变,淡淡道:“便是白天道生大人不说,我也会进来,谁让我交了你这么个朋友呢?既然我的朋友走到了这一步,那我无论如何,也要来此奉陪你一番……”

    “疯子,我再说一遍,我不想和你打!”

    方贵恨得咬牙,忽然间抬手,一道狂风袭卷而去,扫得青云间睁不开眼睛,而方贵则已趁机向着远处遁走,此时的另一厢战场之中,青云灵玉等人皆已向着北域修士大开杀戒,有了他们三大天骄的出手,北域修士此时已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节节败势,势如破竹。

    方贵盯上的对手是他们三个,不愿在此与青云间纠缠。

    而且在他内心深处,也实在不愿与青云间交手,那让他感觉异常痛苦。

    但他没想到,那一道狂风卷去,青云间衣袍掀起,荡起层层灵光,居然将那一片狂风荡去无形,而后身形飘飘,很快便又赶到了方贵身后,抬手之间,漫天飞雪飘落,在那飞雪之中,又忽有片片火红的落叶飞舞,正是魔山异宝,一片落叶飞在半空,倾刻间化作了两片,两片又化作了四片,眨眼间已是遍地红叶,夹杂着白雪,将偌大天地,隔绝成了两半。

    “方君,你似乎有些太小瞧我了……”

    青云间双手笼在袖子里,自飞雪与红叶之中踏空而出,静静的看着方贵,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完全不愿向我动真力的话,也是奈何不得我的,况且这一次为了挑战你,我也做足了准备,取了族中异宝,更是金针渡血,激发了血脉暗藏的十二分潜力……”

    “你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吗?”

    被困在了风雪之间的方贵又急又气,愤怒的转头看向了青云间:“非要这么逼我?”

    “方君,是你在逼我!”

    青云间听了方贵的话,忽然也是一脸气苦,苦笑了起来,道:“方君,我们明明可以不必走到这一步的,我们之前便已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呢?方君你明明与那些人不一样,你有着所有人都羡慕的前景,你明明可以成为和我们一样的人,却偏偏要和他们走到一起?”

    “方君……”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黯淡:“我们明明可以一直做朋友的,为何你非要与尊府为敌?”

    青云间的声音不大,听起来也不像是在质问,甚至不像是抱怨。

    他的声音里,只是满满的无奈与不解。

    方贵理解他的无奈与不解,一时心里也有些压抑了起来,他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抬头看向了青云间,脸色也认真了些,道:“我是想过好好留在尊府修行,就在不久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最终还是发现,我没办法成为尊府人,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尊府修行!”

    青云间抬起了头来,满眼皆是疑问。

    “因为你们不给别人留活路……”

    方贵咬了咬牙,索性痛快的说了出来,恨声道:“我本来打算,帮我师姐一把,也就算还清了同出一门的人情,然后她混的好与坏,就此与我无关了,我也就可以安心于自己的修行,可结果呢?你们连一丝活路都不给她,我又怎么看得下去?现在的我,在尊府混的不错,有吃有喝,但尊府做事这么狠,若有一天我也犯了事,尊府又岂会给我一条活路?”

    “这样的地方,你说我呆不呆得住?”

    青云间听了这些话,显得有些愕然,似乎没有想到过方贵会这么回答,他过了一会,才下意识的摇头道:“不一样的,方君,你与他们怎么会一样,我是真心将你当朋友的,尊府也是当真愿意接纳你,你是可以真正成为尊府人的啊,你会远远比他们更高贵……”

    “我也是真的把你当成了朋友的!”

    方贵远远看了一眼外面的战场,咬了咬牙,认真看向了青云间,道:“但是猪肉豆腐,终究炖不到一锅里,咱俩是朋友,不代表我就可以和尊府成为朋友,这是两码事……”

    青云间的脸色已然变得有些纠结了,嘴唇嗫嚅,让方贵都有些不忍。

    “你知道吗?”

    沉默了一会之后,方贵声音缓和了些,继续说了下去,道:“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我有可能是北域人,也有可能是东土人,甚至有可能就是尊府血脉,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没人要,丢在牛头村里的,现在牛头村里的人也跑了,我就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了,也是这样啊,对我来说留在哪都一样,因为哪都有可能是我的族人,尊府也有可能……”

    “但我现在确定了一件事,我有可能是任何地方的人,但绝不可能是尊府人!”

    青云间嘴唇颤抖,艰难的问出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始终对你们整个尊府喜欢不起来……”

    方贵摇了摇头,道:“所以就算我是尊府的,我也不会承认!”

    场间气氛,忽然变得压抑而又沉默,冷风呼啸而过,卷来了战场中的丝缕血腥气!

    青云间在风雪与红叶之中,沉默了很久,然后他才忽然敛衽躬身,向着方贵端端正正行了一礼,道:“方君,我知晓你心意了,虽然心痛些,但却无法改变你的想法,更是无法改变我的身份,既如此,也惟有一战,方可给我们这份情谊做一番交待了……”

    他说着话时,双手托出了一柄白鞘古朴长剑,横在了膝头,认真道:“吾乃安州尊府青云家旁系子弟青云间,筑基中境修为,愿求与方君公平一战,生死有命,只愿心安……”

    望着他的认真模样,方贵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非要这样吗?”

    他盯着青云间的双眼,低声问道。

    青云间抬起了头来,认真的看着方贵,道:“尊府血脉,也有尊府血脉的骄傲!”

    方贵沉默了下来,这时候,外面的战场正激战正酣,郭清师姐勉力出手,抵住了青云灵玉,而甘玉蝉与燕凌、金三尺等人,则联手抵住了苍日薄,可是玄崖古月此时却无人可阻,正势若疯龙,向着北域修士大杀特杀,每一息过去,都不知有多少人丧命于他的枪底。

    分明是最急的时候,方贵却忽然不急了。

    他认真看了青云间一眼,道:“之前我是不是答应了要请你喝酒?”

    青云间微微一怔,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些苦笑。

    方贵将自己腰间的葫芦解了下来,灌了一大口,然后远远丢给了青云间。

    青云间接了过去,稍一犹豫,便学着方贵的样子灌了一口,倒是呛的咳了一声,脸颊上泛起了些红晕,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方贵一眼,笑道:“倒没想到方君随身带了这样的好酒!”

    方贵笑道:“以前总是跟着你蹭酒喝,如今请你,自然要拿自己最好的东西!”

    青云间笑着将葫芦抛了回来,道:“方君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方贵接过了葫芦,抱在怀里,垂首不语。

    青云间饮了那酒,则是毫情万丈,笑道:“酒已喝过,那便酣畅一战吧,方君,作为最后的尊重,千万莫要让我,你也知道,这一战有太多人看着,我败不得,也退不得,更是不想在最后,连这最后的颜面也丢了,便当我们是认真切磋一场吧,拿出你真本事来……”

    说着话时,他忽然间拔剑而起,冲向了方贵。

    漫天漫地,飞雪红叶,皆随着他这一剑涌向了方向,万里缤纷,煞是好看。

    方贵抱了葫芦,一动不动,直到那一剑来到了身前时,他才忽然间抬手,轰隆一声响,一座燃起了层层神焰的魔山忽然从天而降,直将周围数十丈范围皆镇压在了下面。

    方贵转过身来,满面都是泪,抬袖子擦了擦,向着远处正杀得性起的玄崖古月冲了过去。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