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更高的地方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道基是可以在筑基之后,继续提升品阶的,但前提是先给自己一剑。

    某种程度上,这简直是在逆天而行。

    结成道基,便是追求圆满,道基圆满,便代表着根基稳固,完美无漏,但完美的东西便也定了形,将来就算有朝一日得到了仙道资源,也不可能再改变自己的道基,甚至可以说自此便与仙道资源绝缘了,所以,不甘心者,便需要让道基变得不圆满,用这残缺,换将来更进一步的可能,而这,便是太白宗主师兄弟两人,可以结成仙道筑基的原因!

    这是一条非常特殊的路!

    走这条路的人,自称为逐仙之修。

    但更多的人,其实都是称走这条路的人为,无厌之修!

    已成筑基还不够,还定要追求最高的仙道筑基,这便是贪得无厌,不知天高地厚!

    ……

    ……

    “值得么?”

    秘境之外,意识到了方贵正在做的事情之后,缺月、火云、寒山三宗宗主,在这时候脸色都变得非常古怪,说不清是嘲讽或是厌恶,钦佩或是惋惜,火云老祖看着太白宗主,过了一会,才道:“你们选择这条路,是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一路走将下去,踏入仙道?”

    太白宗主听了这话,没有立时回答,也不知是否认,还是知道回答了也没用。

    逐仙之修,指的便是那些每一个境界,都要做到最好的修士。

    筑基境界,便要追求仙道筑基,金丹境界,便要追求九元之丹……

    哪怕是一开始,他们接触不到仙道资源,成就不得仙道筑基,也要自斩道基一剑,使得自己的道基还有提升的希望,留待以后去寻找仙道资源,不成仙道筑基,宁愿不结金丹!

    而原因,便是为了追求那至高无上的境界:

    仙道!

    不同的道基,潜力不同,将来能够走上的路也不同,便如太白宗的柳真长老,他本是中阶地脉筑基,如今修成了金丹,便已潜力耗尽,注定无法结婴。

    神道筑基呢,或许可以走得更久,但终究,怕是也过不了问天地那一关!

    惟有仙道筑基,潜力无尽,可以让人一直走下去!

    所以说,他们都是一批野心勃勃的人,从刚刚踏入修行路开始,便以成仙为目标,这条成仙之路的第一步,便是仙道筑基,而在之后的每个境界,也都有着相应的品阶,一步走不过去,路便断了,除非可以一直昂首猛进,才有可能一路高歌,最终化天,与天齐平。

    “无厌之修,我见过很多……”

    火云老祖低叹了一声,道:“每个人都有年青不知事的时候,自然也就会因为冲动而做出很多不理智的选择,在我看来,无厌之修,便是这一类,一旦选择了这条路,那便只能每一个境界,都追求那至高无上的成就,可事实上,道理是这个道理,又有几个成功的?”

    他望着太白宗主,苦笑道:“我年青时候,便有一位师弟,其天资绝艳,远胜于我,但在筑基之时,却不甘于平凡,选择了逐仙之路,结果,终其一生,也没有拿到仙道资源,老夫成就金丹之时,他却还在筑基境界苦苦挣扎,自此至寿元耗尽,也只是筑基!”

    旁边的缺月宗主与寒山宗主都沉默了下来,目光只是看着太白宗主。

    “事实上,仅仅是筑基境界,我所见过的成功之人,也只有你们师兄弟两个!”

    火云老祖接着说了下去,眼睛显得有些惋惜,低声道:“不错,现在你们师兄弟两个,的确实力惊人,远胜我等,但结果呢,你们筑基境界,得偿所愿,成就了仙道筑基,可是在结成金丹之后,却又受仙道资源所困,至今无法参悟元婴境界,这条路,是不是也断了?”

    太白宗主沉默不语,对这个问题,他从一开始,就像是不愿回答。

    “无厌之修也罢,逐仙之路也好,我更觉得,这是一条无归之路,一旦选择了这条路,便只能走上成仙之路,每一步都要走的比别人更好,但事实上,谁又能做得到呢?”

    火云老祖叹息了起来,摇了摇头:“看样子,你们师兄弟两人,吃的苦头还不够啊……”

    火云老祖在实力上,不比太白宗主强,而如今的火云宗,也绝不敢说能够压过太白宗一头去,可是他年龄在这里,见得事多,这时候向太白宗主说些长辈身份的提点也不过份。

    便是缺月与寒山二宗的宗主,这时候也都深表认可,选择了这条路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啊,便是这太白宗两个师兄弟,狂妄与天资,都是楚域独一份的,但他们也不算是成功的,正因为走上了这条路,所以依着他们的天资,到现在都没有成就元婴的希望。

    倒是他们请了回去的那位火候君,虽然实力平平,但人家却已开始参悟元婴了……

    这其中的高下,难道还不明显?

    而让三大仙门宗主觉得荒唐的地方便在此处……

    自己已然吃足了苦头,却还是要将这条路传给自己的门下弟子,不撞南墙不回头么?

    “有些时候,传人不是教出来的啊……”

    面对着三位仙门宗主的话,太白宗主直到此时,才轻轻叹了一声。

    说着这话时,他抬手向秘境里面打出了一道镜光,而后缓缓起身,飘然而去。

    他没有试着向三大宗主解释什么。

    从一开始方贵问他如何成就仙道筑基之时,他其实也不想将这条路告诉他,虽然太白宗主自己,未必就觉得这条路走错了,但他知道这条路确实难走,所以不想告诉方贵。

    但方贵既然自己去问了,也毫不犹豫的走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

    ……

    “方老爷我可是仙人后代,当然要走逐仙之路了!”

    方贵对这个问题想的非常简单,而且满不在乎,觉得理所当然。

    别人看来,他神道筑基已经很不错,这样的潜力,以后甚至有机会踏足元婴,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元婴才到哪,离成仙还远着呢,不能成仙的路自己走来干嘛,将来万一被仙人老祖宗接了回去,连个仙人都成不了,将来哪有脸去继承那偌大的仙道家业啊……

    现在才算适合自己!

    方贵慢慢起身,感受了一下结成道基的不同,心里十分满意。

    道基已成,明显能够感觉到与之前的不同,再回了仙门,可就是标准的大爷了!

    更重要的是,还能留个口子,追求更高的仙道筑基,岂不是更美?

    不就是仙道资源嘛,打听打听哪里有就是了!

    “恭喜方贵师兄……”

    见到方贵离开了地脉,一众太白宗弟子皆反应了过来,纷纷落落的向他行礼。

    不管方贵自己斩自己那一剑是为了什么,但他毕竟都已筑基成功了,这是仙门弟子里面最重要的事情,当然要恭贺一下,以前,毕竟方贵年龄小,他们叫出师兄这两个字,还是有些难为情的,可如今,面对着筑基与练气境界的差别,这声师兄倒也顺口了许多。

    “哈哈,不客气不客气,现在轮到你们了,要好好下功夫啊!”

    方贵见这么多人齐叫师兄,顿时心花怒放,故作矜持,两手向下压了压。

    后面的太白宗弟子们顿时面面相觑,面对这长辈一般的勉励口吻,自己该怎么接啊?

    好在,也就在这时候,秘境里的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镜光,那镜光划过了天地,最后照到了方贵的面前,镜光本是虚无之物,但在镜光里面,却出现了太白宗主的身影,他静静的看向了方贵,上下打量了许久,才只淡淡开口,道:“你先随我出来吧……”

    “哦……”

    刚刚还在以长辈身份勉励太白宗同门的方贵,立刻又变成了一个老老实实的晚辈,看了一眼秘境里面,也就知道了宗主让自己出去的原因,此时秘境之内,大局已定,不需要再有人专门坐镇,免生意外,而自己又已筑基成功,确实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好好努力吧!”

    没奈何之下,他只头回头向张无常等人说了一声,便一招手,将婴啼唤了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婴啼的脑袋之上,直逐了这一道镜光而去,然后在秘境边缘离开了秘境。

    太白宗主,如今已经在秘境边缘等着他。

    不过他没有看向方贵,而是背负了双手,立在一处山巅望着远天。

    望着他衣袍被山风拂动,头顶之上是万千霞光,方贵觉得很潇酒,悄悄把这个动作记在了心里,然后才清了清嗓子,迈着八字步走了上去,笑嘻嘻叫了一声:“宗主!”

    “这条路是幕师弟告诉你的?”

    太白宗主没有回头,声音也显得有些沉重。

    “不是啊……”

    方贵感觉到了一点压力,缩了缩脖子,道:“我拿一颗青萝果换来的……”

    “……”

    太白宗主刚刚蕴酿好的情绪被打断了,沉默了一下,才淡淡道:“这条路很难的!”

    方贵笑嘻嘻的道:“不够难,便不够厉害嘛!”

    太白宗主又说不出话来了,他转过了头去,认真的看了方贵一眼。

    只见这时候的方贵,满面得意,信心满满,本想说的话忽然就说不出口来了。

    有些时候,传人确实不是教出来的啊!

    这个小子天生便是与自己和师弟一样理念的人。

    既然如此,那还说什么?

    心里有了些释然,他便也笑了起来,道:“很不错,咱们这条路,很难,但却可以走到最高的地方!”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