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欺负的就是你们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这小儿想要以一敌三?”

    宋缺、凌花甲等人,甚至还得要加上已经受了重伤的陆真瓶,这时候见了方贵的一身凶悍之气,也都微微吃了一惊。

    他们此前实在没有想到,传言已久的关于太白九剑传人已废的消息,居然是假的,这个小鬼不仅可以使剑,而剑势似乎比传说起来还要强悍,不过,就算他可以使剑,但如今居然敢迎着三大仙门领首冲了上来,也实在是个胆大包天的人!

    他们之所以能成为一门领首,便是因为他们在整个仙门之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虽然从修为上来看,她们与其他的仙门核心弟子一般,都是练气九层,但或是传承了仙门秘法,或是身怀异宝,又或是心志过人的他们,与普通练气九层弟子的实力却绝不相同,甚至可以说,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那小鬼暴起出剑,先伤陆真瓶,又逼退了宋缺与凌花甲两人,剑势之猛,着实可怖。

    但想以一对三,还是一个大笑话……

    “哗啦啦……”

    方贵仗剑向着他们三人迎了上来,剑势仍是直指陆真瓶,连斩三剑,剑剑想要人命,看样子他确实是盯上了陆真瓶,也不知是因为陆真瓶刚才第一个冲进了火云阵,惹了他生气,还是因为他发现了陆真瓶实力不俗,不想给她缓过劲来的机会,便趁其病要其命!

    剑势如龙,激荡虚空。

    迎着方贵那可怖的三剑,陆真瓶暗暗咬牙,本想直迎上去,但想到自己如今受了重伤,却还是强耐着性子后退了开来,只祭起银铃御敌,但方贵憋着一口气,本想继续冲了上去将她斩杀,却冷不防身后寒山宗宋缺与凌花甲花都伺机攻了上来,左右击夹。

    “嘿呀……”

    方贵大怒,抽身回剑,又向着凌花甲一阵乱砍,凌花甲迎着那可怖剑势,也是脸色微变,却并不慌乱,双手结出数道火法,抵挡方贵的攻袭,于此同时,方贵身后的陆真瓶与宋缺却同时攻了上来,银铃与青霜结成了一片混乱阵势,险些便将方贵笼罩了进去。

    方贵急急于空中踏步,身形灵动异常,躲过了他们两人的攻势,却又冷不防被凌花甲抬手搅起一道火龙,于空中蜿蜒扭动扑了过来,只能再次收招,转动身形躲过再说。

    “呵呵,太白九剑传人,你未免太小瞧了我们……”

    而经得几个回合,凌花甲、宋缺、陆真瓶三人心下微松,攻势更显张驰有度。

    “这小鬼糟了……”

    而在此时的火云阵外,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心下齐齐大叫。

    对普通弟子来说,自然不会想这么多,既然三位仙门领首弟子出手,那小鬼当然要糟,虽然他一上来便坑了陆真瓶师姐,剑道也没废掉,但怎么可能敌得过陆师姐三人联手?

    而在这时的太白宗一群弟子之中,真传弟子李还真则是一眼之下,便看出了问题所在,心里惊惧不已:“陆真瓶她们三人出手,实力果真可怖,凌花甲使火术,宋缺擅霜法,二人正是相克之道,再由得陆真瓶那个女人从中牵引,便使得他们的神通千变万化,难以抵挡,难道说,他们三人是提前便定好了这样的攻敌之术,原本留着对付我的吗?”

    越想越觉得可能,心里已觉后怕不已!

    以一敌三,本来就是一个界限,与以一敌二,都大有不同。

    三是最基础的阵脚数字,三人联手,便往往可以挥出极为惊人的力量来。

    陆真瓶等三人联手,已经是一加二大于三的局面,相当于一个小小的阵势,实力无比可怕,而这,或许便是陆真瓶哪怕受了伤,也要强行与宋缺凌花甲二人联手的原因!

    ……

    ……

    “方老爷我可是仙人后代,难道还对付不了三个仙门领首?”

    而在这时,战圈之中的方贵方贵,心里也正生出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

    他一边与这三人恶战,一边觉得自己似乎还远远没有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这时候的他,刚刚炼化了无尽血雾,不仅修为大涨,突破了练气九层,更是一身血气飞速运转,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而在头脑里面,更是有着对无数法术的领悟,也有着对再次尽情施展了剑道的欣喜,这些,都让他心里有种非常想要发泄的欲望……

    这一场大战,来的正是时候。

    本来陆真瓶等三人联手,无论是剑道,还是法术,都很难直接硬压他们三人。

    但若是加一块呢?

    方贵心思愈来愈灵敏,渐渐想到了一种可能。

    在魔山乱石谷一战之后,方贵得太白宗主传授归元不灭识,这灵识一成,看起来对实力的提升没那么明显,但无论是意识、感悟,还是对周围环境的察觉,都有了极大的改变,虽然方贵的灵识弱小了一点,平时不显山露水,但在这关键时候,却渐渐起了大作用。

    凭着这灵识,方贵开始将自身的优势,融汇贯通!

    也正是因此,他在这一场恶战之中,愈战愈是纯熟,愈战愈是得心应手。

    剑道、法术、灵识,渐趋合一。

    渐渐的,方贵忽然感觉进入了另一种境界。

    “哈哈哈,仙门领首有什么了不起?”

    又斗得数合,方贵忽然心神通明,忍不住大笑:“不知道我是仙人后代吗?”

    大笑声中,他忽然黑石剑斜斜一指,荡在了虚空。

    哗啦啦!

    剑身一抖,道道黑色剑气如浓墨一般震荡了开来,像是弥漫的夜色,而这浓重的夜色,居然有若实质,仿佛黑色绸缎一般,陆真瓶的三颗银铃,恰好向着方贵打了过来,却正好被这一片剑气给挡住,像是被潮水卷中,倾刻间反弹了出去,直打向了陆真瓶心窝。

    陆真瓶本来就有伤在身,只是强压了暗伤缠斗方贵,没想到他忽然施展出了这一招,急忙凝聚全力想要收住这三颗急荡了回来的银铃,身形已是忍不住踉跄退了好几步。

    呼喇喇!

    也在这一霎,凌花甲惟恐急急推动火云而来,眼见得一片火云即将将他笼罩在里面,方贵却也不躲不闪,右手持剑,左手却已飞快的捏起了一道法印,正是将大披风术施展了出来,一时间周围狂风骤起,如风卷浪潮,那一片火海竟被风势阻住,无法涌向前来。

    他们三人联手的攻势,在这时已经被撕开了一个缺口,方贵大笑声中,身如流星,倾刻间便在半空里一转,借着风势在空中踏步,仗剑赶到了寒山宗宋缺身前,一剑斩落。

    “万里青霜!”

    见他来势凶猛,宋缺也是吓了一跳,口中大叫着,急忙摧动青面神魔向前抓了过来,如今他已将门中秘法施展到了极点,青面魔相掠过之处,大地都结起了一层厚厚的青霜,青面魔相的胳膊,也在这时候被青霜包裹,硬生生抬了起来,将方贵的一剑接了下来。

    当!

    一声巨响,周围搅得狂风飞卷,青霜扑簌簌洒落。

    “你居然接下了我一剑?”

    方贵脸色似乎也有些意外,诧异的开口。

    宋缺硬接了这一剑,脸色也有些难看,但听了方贵的话,还是冷声一笑,便要开口。

    但方贵接着便是再次提剑:“你再接我二十剑试试!”

    “啥?”

    宋缺脸色顿时大变,还未反应过来,那无尽剑光便已倾落而下。

    唰唰唰!

    浮屠剑剑落如雨,每一剑都强横至极,宋缺咬紧了牙关,摧动青面魔相直迎了上去。

    第二剑时,接下了……

    第三剑时,那青面魔相的胳膊便已经在发颤……

    第四剑时,青面魔相已有崩溃之相……

    然后第五六七八九……

    一个眨眼间,那青面魔相直接被剁成了饺子馅了,宋缺这时候更是被震得浑身灵息都已彻底失控,脸色苍白,双腿战战,不等到方贵斩到第十剑,已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吾等为三门领首,小鬼何敢欺人至此?”

    眼见得宋缺遇险,刚刚被击退的陆真瓶与凌花甲也都是大吃了一惊,不顾一切向前冲了过来,一个咬紧牙关,将周围灵息提升,银铃呼啸,照着方贵后背打去,一个拼命摧动了火行珠,霎那间火海滔天,一浪接着一浪的向着方贵拍打了过来,其势凶猛无匹!

    “哈哈……”

    而迎着背后这两人的攻势,方贵忽然放声大笑,抬手间便是一道大雷鞭术打了出去,将在他剑下苦苦支撑,眼看着便要丧命的宋缺缠住,然后抖手扔向了身后的陆真瓶与凌花甲两个,他们两人毕竟不想伤了宋缺的性命,顿时脸色大变,同时攻势急收,准备变招。

    但也就在此时,方贵已赫然转身,轰隆一剑直劈了下去。

    难得他们三人这时凑到了一起,方贵这一剑也是前所未有的暴烈,不但剑道施展到了淋漓尽致,一身灵息也前所未有的雄浑,眼见得他手中黑石剑上,居然有道道凝炼至极的剑气升腾起来,仿佛一道黑夜化作的匹练一般,瞬间从左至右,斩到了那三人身前……

    “哗!”

    陆真瓶与凌花甲,乃至于身受重伤的宋缺,都已拼命施展法术抵挡。

    但这狂暴至极的一剑,却摧枯拉朽般斩了过来。

    当啷!

    陆真瓶三颗银铃,尽皆被斩成了两半,无尽剑气冲到了她身前,如同断线风筝,而在她身边,凌花甲借着火行珠在身前挡得一挡,却也被剑气余波扫中,整个人都飞到了半空,噗的一声口吐鲜血,至于本就伤势极重的宋缺,这时候更是直接一掠数丈,动静都没了。

    “欺人太甚?”

    而斩出了这一剑的方贵,则是凶风无两,大步向前逼了过来,周身血气弥漫,仍是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模样,厉声大喝:“欺负的就是你们仙门领首,有什么问题吗?”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