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以一敌三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嗯?”

    陆真瓶迎着方贵看向了自己的目光,心里忽然微微一颤。

    某种直觉,让她觉得有些不妙。

    也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个瞬间,方贵腰间,忽有一道乌光直掠了起来!

    那一道乌光起的极是突兀,更兼得力量狂暴,似乎所过之处,虚空都已被撕裂,倾刻之间便已斩到了陆真瓶面前,劲风扑面,刮得陆真瓶面皮生疼,眼睛都已睁不开了。

    狂暴的劲风,刮得她面皮生疼,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好!”

    陆真瓶反应也是极快,在看到了那一道乌光的霎那,她便已准确的判断了出来,凭着这一剑的速度,自己绝无可能在这一剑斩杀自己之前伤到方贵,于是她毫不犹豫,回手撤剑,于此同时,一身灵息滚滚荡起,身形便如同闪电也似的向后急急退了回来……

    直到做完这些动作,她的思维却都还是僵硬的,一时难以理解。

    这小鬼怎么使得了剑?

    他不是已经剑道被废,只能施展法术么?

    而若是他能使剑,那么刚才又为什么一直坐着不动?

    这些问题没有人能给她解答,而她自己也知道,这不是讨要一个解答的时候。

    因为方贵那一剑,不知积攒了多少力量,更是不知等了自己多久,才等到了这么一个出剑的机会,剑意之强,剑势之快,犹如附骨之蛆,根本无法凭着身法躲开……

    但好在,陆真瓶一身修为,却也不是闹着玩的,在她飞速后退之时,眼睛都没有睁开,却已经飞快的捏起了一道法印,身边的三颗银铃,便在此时飞快旋转了起来,呼啸向前,挟着开山破石之力向前砸了出去,不求这一击伤到方贵,只求逼得他与自己拉开距离。

    无论是那一退,还是如今祭起的三颗银铃,都显露了陆真瓶惊人的实力。

    这位平时不显山露水,甚至整个楚国的修行界里,都没有几人听说过她名头的玲珑宗领首,全力出手之下,实力确实不凡,她现身于五大仙门弟子身前,还只是从进入这秘境开始,但只是前后几次大战,却已经显露了惊人的实力,在如今所有进入了秘境的仙门弟子眼中,五大仙门领首里面,最强的不是屈真幻,也不是李还真,而是她,玲珑宗陆真瓶!

    “想跑?”

    只不过,陆真瓶退得快,反应也机敏,但却还是晚了。

    方贵在斩出了这一剑后,已是一脸的凶狠,身形早随剑势而已,灵动异常,哪有半点肉身虚弱之态,迎着陆真瓶迎面击来的三颗银铃,他狠狠咬牙,顺势推剑,一道剑光立时散成了一片扇面,剑音颤动之中,三颗银铃便忽然间被他暴涨的剑气笼罩在了里面。

    “叮……”

    再下一刻,三颗银铃同时飞出,但却只响了一声。

    那是因为剑势太快,以致于三颗银铃同时发出了声响,像是同时被斩中的。

    再之后,方贵的身形比刚刚被斩飞的三只银铃还快,嗖的一声扑将了上来,身形折转,双手握剑,狠狠的划出了一个半圆弧,然后凝聚了无尽灵息的一剑便斩到了陆真瓶身前。

    而在这时,陆真瓶也只是刚刚才睁开了眼睛而已。

    她这一睁眼,便只看到了那挟着狂风,堪堪斩到了身前的一剑!

    “嗤!”

    饶是她修为再强,反应再快,面对着这一剑,也已束无策,脸上现出了一种惊骇又愤怒的表情,但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剑落在了自己身上,再下一刻,鲜血飞贱,体内骨骼都已喀喀作响,身形更像是断线风筝一般,直接便被这一剑斩出了四五丈的距离。

    “噗!”

    她落到了地上时,整个人已像是破布袋一般,鲜血狂喷,挣扎着要爬起来。

    “嗯?”

    望着这一幕,方贵却也微觉意外,很吃惊于这一剑居然没有直接将她杀死,细想起来,刚才自己那一剑斩到了她身上时,似乎她身上有一道诡异的青光闪烁了一下,却是将自己那一剑的力量泄去了大半,虽然这一剑足够强,还是斩伤了她,终究还是让她保住了命。

    不过防下了这一剑也没什么,方贵一不做二不休,提了剑便赶了上来,又是一剑斩落。

    剑光流转,这一剑直接斩她的脑袋。

    ……

    ……

    “不好……”

    火云阵外,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甚至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都说那太白九剑传人废了,使不得剑么?

    难道那是太白宗故意放出假消息来骗人的不成?

    更为惊恐的,则是如今的秘境之外,那位娇艳动人的玲珑宗主,她在看到了陆真瓶被方贵一剑斩飞之时,便已然脸色大变,待她看到陆真瓶有青光护体,没有真个被这一剑斩杀之时,心里却又微松,但下一刻,她便看到了方贵一步赶上,直斩陆真瓶的脑袋。

    这一霎,她已不仅是惊慌了,甚至还显得有些恐惧!

    ……

    ……

    “他居然可以使剑了……”

    “嘤嘤嘤……”

    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惟有张无常与婴啼两个无常不已。

    从四大仙门的弟子赶过来之前,张无常便已知道方贵在借血晶疗伤,弥补本源,只是,那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到了如今,应该也没有结束,但是,疗伤虽然没有结束,可方贵却分明已经可以使剑了,瞧那一剑狂暴之势,哪里是一个本源枯竭的人所能使出来的?

    他不知道方贵的暗伤究竟好了没有,但如今分明与常人无异。

    甚至说,比常人更强大!

    “哗啦……”

    而在众人惊慌失措的眼神里,方贵已然一剑掠到了陆真瓶身前,狠狠斩落。

    从刚才与这个女人交手来看,他也知道这女人实力强横,实在是四大仙门弟子里面少有的强者,因此如今既然得着了机会,那便不能留下任何后患,先把她宰了再说!

    “退开!”

    但也就在他这一剑斩落之际,忽然间身形左右,皆有劲风袭来。

    左侧来的,乃是八道犹如火龙也似的长链,纷纷搅搅,笼罩了自己前后左右的身形,而在右则,却一道青霜凝聚而成的冰枪,狠狠向自己后背刺来,却是凌花甲与宋缺两个,一见陆真瓶危在旦夕,便也急忙舍了自己身前的张无常与婴啼,急忙赶来相救。

    “欠收拾……”

    方贵迎着两位仙门领首的夹击,却也没有分毫惧意,忽然之间放声冷喝,左手捏起法印,一只巨大的火鸟向着凌花甲飞了过去,与他身前的八道火链撞在一起,顿时焰起了漫天的火云,在这火云阻隔之下,便是凌花甲这样的修为实力,也一时之间,不得靠近。

    而借着这机会,方贵折身回剑,斩向了宋缺。

    “喀!”

    他那剑上,蕴含着无穷力道,与霜枪接触之际,便已将霜枪崩碎,而后他剑势绞动,顺势向着宋缺胸前逼了过来,直将宋缺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抬手捏碎了胸前的一道玉坠,身前便倾刻间化出了一块厚达三尺的青色冰盾,那一剑斩在了盾上,保住了他一条命。

    但是冰盾被那一剑斩得重重向后退来,还是撞在了他胸口中,直将他整个人都撞飞了出去,身子还在空中呢,便已喷出了一口鲜血,看向了方贵的眼神,已像是看着怪物。

    “嗡嗡……”

    “轰隆……”

    也在这一霎,陆真瓶总算是逃得了一命,凌花甲也终于摆脱了那片火云的阻拦,不顾一切,便口吐一颗火行珠,周身立时火海起伏,浪潮也似的向着方贵袭卷了过来。

    “只是一剑之间,便逼得我捏碎了玄冰玉佩,这个小儿……”

    而被冰盾撞得口喷鲜血的宋缺,一样满面不甘的愤怒,强提一口气跳了起来,周围灵息暴涨,方圆四五丈皆被青霜覆盖,头顶之上,已有一具青面獠牙的魔相飞扑而出。

    就连那被方贵一剑斩成了重伤的陆真瓶,在这时候都咬紧了牙关坐了起来,满面都是骇浪也似的怒色,她胸前之伤如此之重,好容易才在宋缺与凌花甲两人的联手下捡回了条命,但在这时候,居然不想着后退,找地方疗伤,居然再一次祭起了银铃,狠狠向前打了过来。

    一时间,三位领首,各施奇技,同时打到了方贵的身前。

    ……

    ……

    “哈哈,你们三人加起来也不行啊……”

    但迎着他们三人含愤而袭的势头,被围在了中间的方贵赫然没有半分惧色,反而大笑了起来,他右手握剑,左手施法,一身灵息便像是化作了有形之质,丝带一般的在身周旋转,而在这丝带之中,还夹杂着浑厚的血气,使得他一身气机,在这时候狂暴到了极点。

    “看我……”

    他厉声大叫,忽然一顿,似乎不知道叫什么更有气势一点。

    不过文采也算不错,立时便接了下去:“大杀狗术!”

    “哗啦!”

    浮屠剑灌入了无尽灵息,重量已极为可怖,而在方贵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施展下,更是拥有了惊人的速度与变化,瞬间便化作了一片黑云,直将三位仙门领首都笼罩在了里面。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