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请酒请肉请疯狂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我说,就你这憨货,以前是怎么跟着李大师兄混的?”

    张无常的一句话,换来了方贵的一个白眼,转头不理他,自己埋头忙去了。

    而张无常也被方贵搞得云里雾里,最后一发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倒要看看你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于是便依着方贵所言,利索的将那三头灵兽给宰了出来,反正他实力不弱,又有着御兽旗在手,可以震慑那三只灵兽,宰杀起来倒是不麻烦,顺手而为的事。

    本以为方贵说的烤肉只是笑话,但他倒没想到,方贵居然是认真的,一边看着他宰杀,一边还嘱咐着他不能放血,然后自己把宰杀好的灵兽扒皮抽筋,分割成了几大块,然后又挖坑点火,架起来烤,瞧起来这动作倒是娴熟的狠,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之前是杀猪的呢!

    火是借了火符,不多时便烤的喷香扑鼻,不过与寻常烤肉不同的是,别人宰杀,都要先放血,方贵却没有,直接上了烤架,而且烤的时候,火力明显太旺,肉架上去,被火焰燎得几下,外面便已焦了,但里面却还全是生的,且把大量的血液直接锁在了肉里。

    好好的肉烤成了这样,基本上就没法吃了,但方贵却还认真的往上面抹着辣椒粉与孜然,不大一会便闻得阵阵焦香味传了出来,闻起来倒是十分诱人,而方贵还不算完,又仔仔细细的在烤肉表面一层又一层的抹着气血丹化出来的血液,顿时搞得血腥味刺鼻。

    “这肉没法吃了!”

    张无常心里叹着,有些鄙视方贵的水准。

    不过旁边的婴啼却是已经好几次把脑袋伸了过来,馋的唁子都收不回去!

    法阵外面,那些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痛彻肠胃折磨的火云宗灵兽,也已经被气味给吸引了过来,一个个探头探脑,在法阵外围簇拥着,这倒不能怪这些灵兽不吸取教训,实在是这些经过了烤炙,香气满满,又有着诱人血腥味的灵兽之肉,太合它们的胃口了。

    对灵兽而言,平时在宗门里,吃的便是以低阶气血丹炼制而来的伺兽丹,但这些伺兽丹,也只是满足它们对气血最基本的需求罢了,最能吸引它们的食物是什么?

    都说妖兽爱吃人,实际上它们并不喜欢吃人,除非是有修为在身的。

    它们最喜欢的,乃是其他的妖兽。

    这样的妖兽,不仅有着大量的气血,而且同样吞吐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对它们而言便是大补之物,有许多在山林里脱颖而出,成为妖兽之王的存在,平时都是靠着捕杀其他妖兽而成长起来的,当然,这种山林里的习惯,随着它们进入仙门,都给强行改了。

    入了仙门的都是灵兽,于仙门有大用,自然不能由得它们相互捕食。

    只是这种野性,仍然存在于它们的血脉深处,永远改不掉的。

    张无常察觉到了灵兽们的反应,也已反应了过来。

    他便是再笨,也看出了方贵这些烤肉不是为了自己吃了,仔细琢磨了一下,便明白方贵无论是上猛火烤是为了锁住大部分兽肉里的血液,又上辣椒又抹孜然,后来又在兽肉表面涂抹大量的血丹,则是为了让这些兽肉的气味更强烈,更能吸引灵兽们的注意……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难道他又要再下一次泻药?

    对这点,他是不报什么希望的。

    泻药能用一次,就很走运了,如何还能用第二次?

    况且第一次,他们只是借着泻药拿下了火云宗的地眼而已,如今却是要面对三大仙门,就算把三大仙门所有的灵兽都放倒了,那人家还有十几个仙门弟子呢,怎么对付?

    也就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方贵将那壶酒拿了起来。

    “你还真要喝酒?”

    张无常呆了一下,有些不理解的开口。

    “能不能对付三大仙门的弟子,就全靠这些酒了!”

    方贵低声笑着,拔开了塞子,空气里立时飘起了一种香甜馥郁的味道。

    这种味道很怪,只是嗅得一丝,便直觉浸入心脾,下一刻甚至感觉这味道直接便浸入了血脉,周围气血,似乎都因着这一丝香味,而瞬息之间,流快了无数倍。

    “这是疯神酒?”

    张无常不是没见识的,一嗅到那味道,脸色顿时大变。

    对这种酒,他可不陌生,事实上,任何仙门弟子,都不陌生。

    因为这玩意儿虽然名酒,但却是一种禁忌丹药,其作用,便是让人陷入疯魔之境,实力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这东西,只有仙门里的一些弟子,在准备去完成某种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的符诏任务时,才会少量购买一些,用来在关键时候喝下去拼命的。

    谁能想到,方贵居然带了这么一大壶?

    最关键的是,这疯神酒,在仙门也基本属于禁物,他从哪里搞到的?

    “方贵小师兄,且莫冲动啊……”

    张无常急忙开口阻止,道:“你可知这疯神酒饮得多了,会伤害自己的根基?咱们两个,当然不是那三大仙门弟子的对手,但大不了咱们退走,与李还真师兄去汇合便是了,哪至于喝下这玩意儿去跟他们拼命啊……”

    心里打定了主意,方贵一定要自己也喝的话,自己转头就跑。

    “谁说我要自己喝了?”

    方贵看傻子一般看了张无常一眼,冷笑道:“我是要用来请客的……”

    “请……请谁?”

    张无常这回当真是傻住了。

    “请那几大仙门的灵兽啊……”

    方贵则直接冷笑了起来,运转冰箭之术,将那酒壶里的酒液都抓了出来,化作了一枝一枝细小的冰箭,而后五指连弹,这些冰箭,便都一道一道,钻进了他已经烤好的肉兽之中,冰箭入了烤肉里面,便慢慢化开,酒液与兽肉里面原有的兽血混到了一处,难分彼此。

    “原来你是想……”

    张无常傻傻的看着方贵的动作,脸色渐变,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思,忽然间有些惊恐了起来,急忙抓住了他的胳膊,叫道:“不行不行,搞出了大乱子,我们两个也活不了……”

    “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办法了!”

    方贵转头向他笑了笑,拍了拍旁边的婴啼脑袋。

    张无常直接呆住了,哪怕听了方贵的解释,眼神里甚至有些恐慌的神色……

    ……

    ……

    “火云宗守护地眼的弟子已经很久没有传信过来了!”

    也就在方贵与张无常做着充份的准备时,如今的寒山宗地眼处,也正有守阵弟子凝神商议,其中一位身穿黑袍的核心弟子道:“四大仙门同气连枝,为防太白宗奇袭进来,我们商议好了每半个时辰,便互传消息一次,但如今,火云宗却已足足过了一刻钟还没有消息过来,很有可能已经出了问题,我们也该与玲珑、缺月二门联手,过来查看一下究竟了……”

    “如今太白宗弟子都被困在了秘境边缘,危在旦夕,哪有功夫进来找麻烦?”

    旁边另有一位寒山宗弟子笑道:“说不定是火云宗弟子太过托大,忘了传信而已,又或是这秘境里面,灵息紊乱,使得他们递过来的消息没有收到,实在不行,便先派上一位同门过去瞧瞧就是了,三大仙门一起赶过去的话,未免太过大张旗鼓了……”

    “秘境筑基,何其重要,不可有半点大意!”

    那位核心弟子摇了摇头,道:“宁可多做些无用之事,也不可给人半点可趁之机,太白宗向来狡诈,说不定便有人摸了进来,还是派人过去看看吧,只是咱们的地眼也不能疏于防范,便先请两位同门,率一半灵兽过去看看究竟好了,余者仍是守在此处!”

    眼见得这位核心弟子发了话,其他人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只是笑道:“倒是辛苦了咱们家的灵兽,又要跑上一趟,回头要火云宗赔些伺兽丹来!”

    正说着笑话时,遥遥听得法阵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灵兽嘶吼之声,极为惊乱。

    这几位火云宗弟子吃了一惊,急忙派人出去查看,半晌之后,查看之人赶了回来,禀道:“蹊跷,刚才似乎有外敌靠近,被守阵的宝贝们发现了,引起了一场骚乱,只不过我赶出去时,遍圆周围百丈方圆,却没有看到什么人的影子,或许是见机不妙,便已逃了!”

    “难道真有太白宗弟子摸进了秘境深处来捣乱?”

    那位寒山宗核心弟子弟子闻言,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脸色很是郑重。

    其他几位寒山宗弟子闻言对视了一眼,却是笑了起来,一人道:“钟师兄未免太小心了,如今我们四大仙门都占尽了优势,各守一方地眼,内有我们守护,外有灵兽布防,就算真有几个不长眼的太白宗弟子摸了进来,那也只是让咱们的灵兽饱餐一顿的下场啊……”

    旁边一人也笑道:“说的是,且不说太白宗弟子是不是都有那传说中以一敌四的本领,就算真的有,那也敌不过咱们布在了外面的灵兽啊,这一次咱们四大仙门的计划本来就是滴水不漏,有这些灵兽守在外面,便是李还真亲自来了,也不可能靠近咱们地眼半步!”

    他们说的倒是不差,大部分四大仙门弟子,也皆是这么想的。

    但那位核心弟子想了一想,还是道:“无论如何,先召集灵兽,去火云宗看看再说!”

    “吼……”

    仿佛是迎合着他下的命令,法阵外围,忽然又是一阵灵兽嘶吼之声。

    这一次的灵兽嘶吼之声,比起刚才来更混乱,更加狂暴。

    “嗯?”

    这几位寒山宗弟子心里都是微微一惊,不敢再大意,快步向法阵外奔来,查看究竟,这一次,就连那位核心弟子也跟着过来了,急急奔到了法阵外围,顿时都惊的面如土色。

    “不好,灵兽们怎么……怎么发狂了?”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