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先天之悟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太白宗主还是很有耐心的,见方贵看不懂这卷轴上的篆文,便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他听,但方贵心里也明白,宗主再有耐心,也不能再一句一句的给他解释这些话里蕴含的道理,不然的话,方贵从这卷轴上面得到的,都是宗主自己的领悟与理解,只是重复了一遍,然后讲给了方贵听而已,又怎么能再指望方贵从这残卷天书之上,悟出自己的东西?

    因着这情况,方贵也懵了。

    听都听不懂这是啥意思,那还领悟个见鬼的道理?

    有心想跟宗主说你别念了,念了我也听不懂,但一看到了宗主那压着火的模样,方贵心里就没底,不难想象自己这一句话说了出来,恼羞成怒的宗主会气成什么样子……

    于是他只好装作摇头晃脑的样子继续往下听。

    越听心里越没底,越没底就越不敢打断宗主说自己完全听不懂……

    但太白宗主也不是傻子,给方贵念了半天,口干舌燥,却只见得方贵眼皮酸涩,一副想打瞌睡的模样,心里渐渐恼火,在念完了一句“借天之道以养神,借人之道而炼心,借法之道而通仙”的话后,便忽然住了口,冷眼看着方贵,道:“你说说对这句话的理解!”

    “啥?”

    方贵猛得清醒了过来,呆呆看着方贵。

    太白宗主眼神渐渐冷厉,身体仿佛越来越高,阴影笼罩住了方贵。

    “完了……”

    方贵心里暗暗哀嚎,自觉处境不妙。

    “快说!”

    方贵愈是这副表情,太白宗主心里愈有了猜想。

    心间恼火渐渐旺盛了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里干巴巴的念了小半个时辰了,连口水都没喝,倘若这小子一句话都没进去的话,那自己是在这里干什么?戏耍自己不成?

    “这个……这个……”

    方贵感觉到了宗主的火气,心里嗖嗖冒凉气。

    完了,这回真个大难临头了……

    但也就在这时,眼见得宗主已经气的手都哆嗦着抬了起来,没准就要一巴掌拍到自己脑袋上,忽然间方贵心里响起了一个委委屈屈的声音:“我说……有那么难吗?不就是借天地万物养精神,借万丈红尘炼心境,借神通法则悟仙道……这是最浅显的道理啊……”

    “什么情况?”

    那声音极细极低,但方贵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本来吃了一惊,但一看宗主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这是压不住火的迹象,便急忙高声叫了起来:“天地万物养精神,万丈红尘……”

    “嗯?”

    见他脱口而出,十分精准,太白宗主倒是一怔:“没想到你真听明白了……”

    刚才看那小子睡眼朦胧,还以为他睡着了。

    脸色倒是和缓了下来,道:“能明白这个道理,说明你悟性不差,那我倒可以继续给你读下去了,通读一遍之后,你择其要者,好好记诵,领悟多少道理,便是你的事了!”

    方贵急忙点头:“好的,好的……还有多少?”

    太白宗主看了看,道:“天书残卷义理精深,字数却不多,还剩一小半……”

    方贵急忙坐直了身体,重新作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心里想着,再熬一会就过去了。

    他微微闭起了双眼,表示自己正在认真记诵,但心念却是微动,已悄然沉入了识海,来到了识海之中,那一方古怪而空旷的大殿之中,只见那个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怪物正百无聊赖的蹲在墙角,一见方贵出现在了这里,立马便站了起来,点头哈腰陪着笑脸。

    “刚才是你在说话?”

    方贵沉着脸,死死盯着那怪物。

    这眼神看得那怪物一个劲儿的发毛,陪着小心道:“是,是,我刚才感觉到你心神很紧张,就大着胆子偷听了一下……我可真没有偷学的意思哈,只是想看看你为什么事如此紧张而已……没想到楚国小仙门,居然还有这等好东西,不过都是些皮毛道理而已,我觉得也不太难,一听就明白了,担心你因此受罚嘛,这才忍不住多嘴,提醒了你一句……”

    “我都听不懂,你能听懂?”

    方贵斜乜着他,十指交叉在一起,捏的喀啪啪响。

    那怪物使劲缩在了墙角,颤声道:“这些东西真的很容易理解啊,我们先天之灵本来便亲近大道,破虚求真,世间诸般神通玄理,不说一点即透,但也总比别人快些,用人类的话讲,就是悟性极佳,刚才你听得那些东西,如此简单,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听不懂呢……”

    “你意思是说我笨喽……”

    方贵的声音已带着股子寒气,忽然冷冷的向着那怪物看了过去。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是好心啊……”

    空荡荡的道殿里,再一次响起了那怪物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而在此时的外界,正逐字逐句念诵着残卷天书上面内容的太白宗主,忽然感觉到了方贵体内传来了一阵神魂激荡之意,心里也是忍不住一惊,凝神打量着方贵,暗想道:“不愧是九歌挑选的弟子,只听了这么一部分天书,便引得他与魔意冲撞了起来,这说明他已经从中领悟了某些道理啊……”

    心里更为认真,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下去。

    ……

    ……

    “这日子没法过了……”

    道殿里的怪物又被方贵一阵痛打,哭的趴在地上拉都拉不起来,拳头一下一下,无力的捶打着地面,哭喊道:“你这人究竟还讲不讲道理啊,说好的要放我走,又不放我,人家好心帮你个忙,你又蛮不讲理要打人……你天天打我有用吗?你又打不死我,不对……”

    他愣了一下,忽然哭声更大了起来:“你还是打死我吧,省得我遭这份罪……”

    “谁让你想吞噬我来着……”

    方贵大马金刀的往地上一坐,满面不屑:“再说,我哪知道你还想搞什么鬼?”

    “搞你大爷的鬼啊……”

    那怪胎一听这话,居然发起了狂来,向着方贵叫道:“你知道我要怎么才能吞噬你吗?我需要直接一口吞了你的神魂,然后掌握你无尽识海才行啊,这本来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可谁知道你这里有这么个见鬼的地方啊,别说掌握你识海了,你看我现在出得去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忽然向上冲了过去,力量极其的吓人,“咚”的一声撞在了这道殿的穹顶之上,那穹顶对方贵来说有若无物,每次进来出去,都不受半点阻碍,像是虚无之物,但对这怪物来说,却无比坚固,像是卯足了劲一脑袋撞到了墙上,动静听着都疼。

    “你看,你看,我出得去吗?”

    撞了这一下,怪胎还不算,一下又一下的向着道殿四面八方撞了过去,只听得一阵“咚咚呛呛”乱响,穹顶没有半点动摇,他却撞得比被方贵打过还惨,一阵鬼哭狼嚎。

    “我出都出不去,还怎么吞噬你?”

    “……我就是一个受害者啊!”

    “……”

    “……”

    看着他那疯狂模样,就连方贵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好好一个魔胎,居然已经疯到不停的撞墙了,让他也多少觉得有些不忍,只好走了过去,劝道:“好了好了,别撞了……”

    “不,我就撞,反正我不撞你也得打我,不如自己打自己……”

    “别撞了,我不打你了……”

    “我不信,你发誓,你立字据……”

    “听话嘛,乖……”

    “……”

    “……”

    好言好语劝了半天,终于才使得这怪胎安静了下来,泪水无声的长流。

    “你真吞噬不了我?”

    方贵认真的看向了这个怪胎,试探着问道。

    “我不想吞噬你了,我想回家……”

    那怪胎一开口就带着哭腔:“我想回棺材里再睡个几万年……”

    方贵最是擅长察言观色,尤其是如今与这怪胎乃是神魂相照,更是直观,倒是直觉得感到这怪胎没有说谎,不说别的,但凡心里还藏着点毒计的人,估计都不会使劲打自己的脑袋去撞墙撞房顶,方贵觉得,可能这几天自己太凶了,真的把这怪胎打的有点崩溃了……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也不是不能真饶了你!”

    方贵一脸认真,向着那怪胎说道。

    那怪胎哭声立马止住,抬头直勾勾的看着方贵:“真的?”

    “真的,但你也不能白来!”

    方贵盘坐在地上,冷眼看着那怪胎。

    怪胎一下子又变得有些惊恐:“可我现在啥都没有啊,要不给你写张欠条?”

    说着居然有点兴奋,搓着手道:“你要是愿意放我走,那我回头一定去吞噬一个大世家大道统的道子神女啥的,说真的,你这样的小仙门弟子我平时也真看不上……如果你答应我,咱们就立个字据,以后棋宫之令我都不听,只听你一人的,夺舍了神女陪你……”

    “打住!”

    方贵抬手阻止了它继续说下去,严肃道:“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你想走,就得先帮我把宗主传的那什么劳什子鬼书内容解释给我听,省得以后他抽查的时候我说不上来……”

    那怪胎一下子懵了:“就这么简单?”

    方贵点头:“就这么简单!”

    那怪胎眼睛都亮了:“解释完了你放我走?”

    方贵道:“嗯!”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