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诸门天骄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师兄,那缺月宗的凶人赶在我们之前进去了……”

    李还真身后的娃娃脸紧张了起来,急叫道:“那我们现在……”

    李还真亦是满面焦急,咬牙道:“怕什么来什么,没想到这一片邪气外泄,倒将缺月宗的弟子也吸引了过来,呵,我曾经与这姓项的交手三回,互有胜负,他想独占这乱石谷里的造化,那是做白日大梦,诸位师弟,我们……”

    一声呼喝,便要冲进谷去,忽然听得远远一阵风铃声传了过来。

    如今这乱石谷周围,隐有劲风低啸,但那风铃声却显得很是妖异,居然在风声之中,清晰可闻,像是连天地间的狂风都压了过去,李还真的话立时止住了,猛然转头。

    然后他们便看到远远的空中,正有一架粉色的纸鸢乘风而来,那纸鸢足有十丈宽广,在狂风里忽高忽低,灵动非常,乃是一种非常机巧的法器,不过最让李还真等人心沉的,却是纸鸢上坐着的三位娇媚女子。

    她们三人皆是一种打扮,生得异常娇美,二十许上下的年纪,脖子间,脚踝上,都系着一颗一颗小小的铃铛,随着纸鸢远远的飞了过来,铃声叮当作响,很是悦耳。

    只是李还真见到了她们之后,却是脸色大怖!

    “咦?你们太白宗的还没进去吗?”

    那纸鸢之上,坐在了最前首的一个女子,看起来在三个女子里面年龄最小,修为也最低,别的女子都已是练气八层修为,她却只有练气七层,但三个人里面,却隐隐以她为主。

    她妙目一扫,便看到了李还真,娇声笑了起来:“李师兄,你可看到姓项的狂人了?”

    “玲珑宗的祸水也来了……”

    李还真不答,只是暗暗咬牙。

    “嘻嘻,太白四大真传里面,如果只来了你一个的话,那这造化可没你们的份啦……”

    那纸鸢之上的女孩只是随口一问,也不等李还真回答,便娇笑一声,直接摧动了纸鸢向前掠去,似乎视那乱石谷上空的邪气漩涡如无物一般,胆量比姓项的鬼王还大。

    “云师妹,咱们不用先在周围看看吗?”

    纸鸢之上,有一位年长些的女弟子提醒,但那云姓女孩儿却笑只是笑嘻嘻的瞥了李还真一眼,娇道:“既然来了,总是要进去的,白转一圈岂不是麻烦?再说,缺月宗的项疯子早就已经进去了,我们再像太白宗弟子似的罗里吧嗦,那可就什么也捞不着了……”

    说着话时,纸鸢浮浮沉沉,已破开了那一道邪气漩涡,直接入了乱石谷中去了。

    “师兄,刚才那玲珑宗弟子好狂啊……”

    李还真背后的娃娃脸见练气七层的玲珑宗弟子都进去了,不由得咬起牙来。

    “你懂什么?”

    李还真脸色已变得极为难看,低喝道:“那是玲珑宗精心培养的真传云女霄,未来的神女人选之一,别看她修为低,却一样的难缠,关键是,四大仙门已至其二,我们……”

    那娃娃脸与其他两位弟子,立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若只有一位项鬼王,李还真自然不惧与他一争,但来了两大仙门真传的话……

    “吼……”

    这一个念头还没过去,忽又听得一声狮吼声传来。

    李还真等人急忙转头看时,便见到不远处的一片山坳后面,忽然有一头雄狮跳了出来。

    那雄狮生得起码有一丈高,说是雄狮,倒不如说是一只大象,浑身白毛,爪如金柱,目若幽泉,赫然便是一头高阶灵兽,在他背上,则盘坐了一个脸色苍白,身披火云大氅的年青男子,一身气机聚散不已,整个人也面无表情,眼睛漆黑,倒像是没有眼白一般。

    缺月宗与玲珑宗弟子见了李还真,好歹还会打声招呼,他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像是视而不见,轻轻拍了拍雄狮脖颈,便晃晃悠悠,直向着乱石谷里面走去了。

    天地寂寂,只有他身后的火云大氅晃动着火光,消失在了邪气漩涡之中。

    “火云宗真传凌花甲……”

    李还真心里咯噔一声:“传说中他已是半步筑基境界了……”

    李还真身后的娃娃脸,在那火云宗真传现身之时,也被他一身气机所慑,没有开口,待他入了谷,才忍不住焦急道:“李师兄,四大仙门真传,已至其三,我们……”

    “闭嘴!”

    李还真在这时候,已是脸色煞白,既有愤怒,又有难以察觉的忌惮之意。

    他沉吟良久,才缓缓开口:“真没想到,缺月宗、玲珑宗、火云岭的人都已经被这里的造化吸引过来了,独缺了一个宋家的寒山宗,嘿,说不定寒山宗的人不是没来,而是早就进去了,你入青溪谷时间也不短了,难道不知咱们太白宗与另外四大仙门的关系么?”

    娃娃脸与另外两位青溪谷真传顿时都不说话了。

    太白宗乃是三百年前立道,比不得另外四大仙门的悠久传承,双方表面同气连枝,但私下里遇到,却纷争不已,而在这争执之中,四大仙门向来都是联手打压太白宗的!

    所以众弟子入魔山之前,仙门执事都会嘱咐弟子遇着了麻烦先下手为强!

    原因很简单,四大仙门的人见到了太白宗弟子,本来就会先下手为强!

    李还真如今忌惮的,便也是这一点。

    那娃娃脸也明白,却心有不甘:“那我们……就凭白让了不成?”

    李还真沉默不语,忽又感觉一道气息快速逼近,如惊滔骇浪,竟是来自他们身后。

    “难道是寒山宋家的人?”

    心里一惊,急忙转头看去,数道剑光旋转在了身周,以免受到别人暗算,但看到了那道身影之后,却是略略一怔,只见那人居然没有御剑,而是狂奔而来,一路惊起满地烟尘,犹如狼烟,身上不知沾了多少兽血与草木飞灰,看起来狼狈,但却自有一腔悍勇之意。

    李还真立时呆了一呆:“阿苦?”

    见到了阿苦,李还真心里虽然有些意外,但却放下了心来,收起剑光,冷笑道:“阿苦,你打着寻找你师弟的名义与我们分开进入魔山,本还以为你真是师兄弟情深,却没想到你也是奔了这邪气泄露之地的造化而来,我们好歹还救了些同门出去,你的师弟呢?”

    “我是追踪着方贵师弟的脚印来的!”

    来者正是为了搭救方贵而冲进了魔山深处的阿苦,他见到了李还真,根本连头也不抬,只是盯着地面,可以看到,有一行脚印,从远处而来,恰在这黑山之前消失了。

    “脚印?”

    李还真微微一怔,他倒不怀疑阿苦说谎,只是低头一扫他便看到,地面上确实有一行浅浅的脚印,应该有五个人,一路延伸到了这里,然后消失了踪迹,心底倒是微微一奇:“那名唤方贵的,应该只是红叶谷弟子吧,居然也有这等胆量,跑这里来谋求造化?”

    阿苦听了这话,脸色更苦,低头看着消失的脚印,一脸的无可奈何。

    李还真沉吟半晌,冷声道:“阿苦,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来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山谷之中莫大凶险不说,适才缺月宗、玲珑宗、火云岭等三大仙门的真传也都已经进去了,就算是你我二人联手,怕也没有什么把握,所以,还是跟我……”

    “缺月宗、玲珑宗、火云岭?”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提起了这几个仙门的名字,阿苦却是骤然脸色大变,失声道:“糟糕,若是被这几大仙门的人看到了方贵师弟手里的剑,他们一定会……”

    说着再无半分啰唣,迈开大步便向着黑山之中狂奔而去。

    “你……”李还真见状大惊。

    “那是我师弟……”

    阿苦根本头也不回,留下了一句话,身形已经消失在了邪乱的狂风之中。

    娃娃脸见着这一幕,都惊得呆了,叫道:“李师兄,我们……”

    “胡闹,胡闹……”

    李还真气的脸都青了:“这等鲁莽之人,如何修得大道?”

    “谁?谁又胡闹了?”

    正在李还真怒喝之时,身侧北方,却是传来了一声大叫,正把个李还真吓了一跳,转头看时,眼睛却顿时直了,这一次来的却不是四大仙门真传,而是五个身穿太白宗红叶谷袍子的仙门弟子,如今五人正踏了仙剑,急急遁来,见到了李还真等人,才收了遁式。

    五个人里面,还有个身量矮小,模样老实的,正像旁边人抱怨:“你看,连修为这么高的人都不敢随便闯进去吧,你们还好意思说把吕飞岩师兄扔进去看看是胡闹?”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