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幕九歌的道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喀喀……”

    方贵刚才一直在里面憋着不吭声还好,这一吭声,外面的三位长老总算稍稍放心,强行将这灵窟石门打了开来,三道人形着急忙慌的冲进了灵窟,看起来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猴子,没有半分仙门长老的风仪,进来之后,第一眼看向了方贵,只见他双目紧闭,认真运功,整个人都好端端的,没少胳膊腿,也没爆成一堆肉酱,这才略略放了放心,向周围看去……

    “啊哟……”

    忽然之间,洪休长老一声惊叫。

    其他两位长老急忙转身看了过来,只见洪休长老呆呆的指着灵池。

    三位长老同时向灵池看去,便见灵池之中,灵液已经下降了好大一截,如今已只剩了浅浅一层池底了,一时间三位长老都是脸色大变,内心里感觉一阵阵的抽搐……

    “这尼玛……是直接拿着灵液当水喝了吗?”

    无法形容他们的心情,这可都是仙门百年以来的底蕴啊……

    这还剩了多少?

    “唰”“唰”“唰”

    六只眼睛同时向着石台之上的方贵看了过去。

    方贵正缓缓收了灵息,徐徐吐出一口红色雾气,神情庄严认真,慢慢向三位长老点了点头,道:“弟子方贵,多谢仙门成全,经过这一番修炼,弟子已经大功告……哎哟……”

    话还没说完,忽然被白昭长老拎着后领子揪了起来,这位看起来稳重淡然的长老一脸的悲愤,指着灵池道:“你这是干了什么,啊?入一次灵窟,怎么能消耗这么多灵液,啊?我看看你的修为……你居然才练气六层,炼气六层怎么可能消耗这么多灵液,啊?”

    方贵心里哀嚎,急忙大叫:“是我先生让的……”

    白昭长老喝道:“就算是后山幕先生,也不能这么浪费仙门资源啊,我带你去找他……”

    一听要去找幕九歌,方贵吓坏了,急忙大叫:“长老,有事好商量……”

    灵窟之外的弟子,已经聚集的越来越多,都知道刚刚灵窟出现了一个在大阵威压之下,足足修炼了十柱香功夫的小怪物,正想着赶来看个热闹,就见白昭长老拎着一只猴子从灵窟之中掠了出来,一脸愤愤,直接提着方贵便向后山赶去,远途只听到声声嘶喊……

    “长老听我解释……”

    “我为仙门立过功……”

    “我为仙门流过血啊……”

    “……”

    “……”

    洪休、青监、白昭三位长老,忙忙的驾云向着后山赶了过来,这一次灵液消耗实在太严重,他们也不得不亲自来找幕九歌说一声,以他们的修为,后山自然转瞬而至,青监长老朗声唤道:“九歌先生在否?老夫白石,特携贵徒过来,有事询问先生一句……”

    后山幽谷,寂然无声,过了许久,茅屋里才传出了一个懒懒的声音:“讲!”

    听到了这位传奇之人的声音,三位长老也不敢大意,齐齐行了一礼,青监长老道:“先生高足方贵,今日前往灵窟,说奉了先生之命前往灵窟修行,吾等不敢有违先生之意,只好允许他进入灵窟,但没想到,他借灵窟大阵修行三个时辰,耗去仙门三十年底蕴……”

    说到了这里,他拱手一礼:“兹事体大,吾等只得来向先生讨个话回去交差……”

    “仙门灵窟?”

    茅屋里面,过了许久,才响起了一个有些疑惑的声音。

    方贵一时小心脏紧紧的提了起来,暗中祈祷。

    青监长老也不由得心里一跳,急忙道:“难道这件事先生你……”

    幕九歌懒懒的叹了一声,道:“我不知道啊……”

    ……

    ……

    “唰!”

    方贵小脸一下子变得惨白,事发了。

    不仅是他,青监与洪休、白昭三位长老,也瞬间脸色大变。

    若是幕九歌承认了还好,就算灵液消耗极多,但他们好在可以交差,但没想到,幕九歌居然全然不知道此事,全是这小鬼胡言乱语,那且不说这小鬼下场如何,自己三人,便首先犯了一个监查不严之罪啊……

    “你这小浑蛋,何等的胆大包天啊……”

    三位长老几乎同时看向了方贵,那模样恨不得要吃人!

    但也就在方贵紧闭了双眼,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时,忽然听得茅屋之中,又传来了一声轻叹,幕九歌淡淡道:“也不过就是灵窟,去了就去了吧!”

    三位长老同时大惊,齐向茅屋看了过去。

    茅屋里面传出了一句话:“回去禀告仙门,就当是我让他去的好了!”

    “咦?”

    方贵睁开了眼,一时心花怒放。

    而三位长老闻言,面上也依次闪过了惊疑、意外、犹豫等诸般神色,但他们三人都是老成了精的人物,很快便意识到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只要幕九歌能将此事背下,那么仙门那边便好说话,心里一块大石顿时卸了下来,齐向茅屋拱手称“是”!

    临走之前,他们又看了一眼欢天喜地的方贵,不由得同时摇了摇头。

    虽然此事有幕九歌扛下了,但这小鬼,未免太胆大了吧?

    先坐在地上熟悉了一下自身的灵息运转,感受了一下那难得的饱满之意,方贵才满足的叹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小跑到茅屋之前,笑道:“先生,谢你帮我背黑锅啦!”

    茅屋里面,可以透过窗棱,看到幕九歌正坐在了窗边,便如雕塑一般的看着远空的霞光,过了一会,才淡淡道:“其实你在上一次领符诏回来之后,便已经修成了第一剑,不必再叫我先生,可以叫我师尊了,这一次的事情也不大,对我而言,还算不上是黑锅!”

    方贵听得微微一怔,叫道:“师……师尊?”

    以前从来没这么叫过,倒一时觉得有些不习惯。

    幕九歌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道:“作为你的师尊,传你剑道之余,我也该关心一下你的修行之事,只是如今的我,实在……”他幽幽一叹,才慢慢的道:“所以你自己去闯了灵窟,虽是假借我的名义,我也需要替你将这件事情背下,省得你惹了麻烦!”

    方贵怔怔的,觉得幕九歌的态度好像与之前不同,倒不知如何回答了。

    幕九歌又过了一会,道:“其实仙门从来不啻用资源栽培弟子,你这一次损耗的资源虽然不少,但只要对你有用,便是宗主知道了,也不会为难你的……”

    “哦……”

    方贵不知他何意,只能点了点头。

    “但作为你的师尊,我今天需要教给你一些东西!”

    幕九歌缓缓道:“不是教你剑道,也不是指点你修行,而是教你一句道理!”

    自从认识幕九歌以来,除了他忽悠自己去偷小碧湖师姐们的衣服时之外,方贵就没听幕九歌连续不断的说过这么多话,这时候自然感觉到了幕九歌似乎和之前有些不一样,眨了眨眼睛,神色也认真了些,老老实实在茅屋前坐下,摆出了一副恭听教诲的模样!

    “仙门不是凡俗,但有些道理是相通的!”

    幕九歌从茅屋里面转头,看了方贵一眼,目光这时倒不显得那么黯淡,声音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便如仙门享受朝庭供奉,便要帮助朝庭斩妖除魔,仙门自魔山获取资源,便要在魔山苏醒之时封印魔山的邪气,责任与利益,皆是一体!”

    “放在你身上,亦是同理!”

    幕九歌慢慢从茅屋里走了出来,手掌轻轻按在了方贵肩膀之上,道:“你在仙门之中学道,享受仙门的资源,这些都没错,仙门收徒,本就要指点其修行,赐予其资源,但同样的,你学了仙门传承,用了仙门的资源,便要斩妖除魔,扫洒庭院,为仙门做事!”

    “嗯?”

    方贵抬起了头来,看着幕九歌的眼睛。

    幕九歌朝着他笑了笑,道:“所以这次你消耗了多少资源都没事,也没人敢再让你吐出来,但咱们毕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消耗了远比别人更多的资源,就该比别人多做一些事才好,得他三分好处,便回他三分回报,如此行事,才可俯仰天地,心间无愧!”

    “就是……多吃一碗饭,就要多耕一碗饭的田?”

    方贵怔怔的,顺口把牛头村老村长经常拿来骂人的话说了出来。

    “正是如此!”

    幕九歌笑了起来,这还是方贵第一次见他这么笑,天地都仿佛明亮了几分。

    他拍了拍方贵的脑袋:“只要记着这个道理,将来你就算闹翻了天,也不会失了本色!”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