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仗剑江湖临风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书关键词:九天无弹窗九天全文阅读
    如今方贵虽然是红叶谷弟子,但一共也没在红叶谷呆几天,自然不知道身为一位仙门弟子,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比如驱风御水,符篆阵器,他也不知道身为仙门弟子,与同门结交,建立友谊,以便将来领仙门符诏之时可以并肩作战,联手合作。

    他如今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对他而言,进仙门就是学本事的,本事就在后山,那就只顾着后山便是了……

    而且他还记得,十里谷问道时,那张忡山便是打着许月儿的名义给了自己一掌,看起来他与许月儿等人也相熟识,一丘之貉自然没安什么好心,同样也是信不过的类型!

    一路驾御飞剑,回到了后山,依旧还是辛苦练剑。

    而今他入后山也已有大半年时间,在幕九歌的指点与阿苦师兄不辞劳苦的监督之下,各方面进境都已极快,御剑而飞,较之半年之前更为灵动,遁在了空中几乎看不见人,只见一道血红色的影子四处飘闪,凭着这手御剑本领,鬼影子方贵之名倒更名符其实了。

    而分神剑光,则也非常娴熟,剑光一过,便足有九枚核桃被剖成了两半。

    至于其他的剑式磨炼与剑典参读,也都有了些进境,只是这两者皆非一日之功,虽然方贵也算知道了些剑道之理,但依着幕九歌的话来说,他只是刚摸了门坎,还远远不足。

    这一日方贵正照例那在那里削核桃,阿苦则拎了两个筐在旁边守着,方贵削一颗核桃,他便拿一颗完整的核桃换上,然后将削开的核桃放进另一个筐里,毕竟回头还是可以吃的,一边捡还一边跟方贵说着:“师弟啊,核桃要从中间剖开,不然桃仁就碎了,不好吃……”

    “好……”

    方贵打个哈欠,有气无力,懒洋洋的挥舞着剑光。

    但稍稍提神,剑光便又精准了许多,每一枚核桃,都沿着最中间的线切成了两半。

    在这枯躁又重复的动作里,不知何时,向来都是躺在藤椅上睡觉或是望着远山出神的幕九歌,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负着手站在了茅屋下看方贵削核桃,也不知打量了多久,他忽然向着方贵道:“你且过来,不必再削核桃了……”

    “嗯?”

    方贵如今早就做到了对这个没存在感的先生视而不见,却没想到他今儿个忽然说话了。

    诧异道:“不是说要将你当时斩落的核桃削完吗?”

    当初幕九歌一剑斩落十里山林的核桃,怕不下百万枚,而今自己斩了一半都不到。

    幕九歌挠了挠脑袋,道:“当时也就随口这么一说,没想到你们两个倒是实在,真削了这么久的核桃,我看你这基本功也已颇为扎实了,可以正式的学习剑道了……”

    方贵既有无奈,又有些惊喜:“我火候到了?”

    幕九歌看了一眼阿苦,道:“主要是我不想再用核桃仁下酒了……”

    阿苦提着两个大筐,顿时有些尴尬,道:“不吃也浪费了……”

    ……

    ……

    “从今天开始,我正式传你太白九剑歌第一剑!”

    幕九歌唤得方贵来到了藤椅之前,目光望着远山,也不避诲在一边看着的阿苦,沉默了很久,才悠悠开口道:“太白九剑歌,一剑一层天,一剑一世界,今有八剑半,乃是我毕生心血所悟,这第一剑,便唤作仗剑江湖临风雨,我先将使上一遍,你可要看仔细了……”

    说着话时,他懒懒得起身,从藤椅之下,摸出了那柄黑色石剑。

    此剑持在手中,他久久不动,像是在找回某种感觉,过了许久,身边渐有风起,他才忽然深呼了口气,陡然间身形流转,连续踏出九步,手中黑色石剑,像是忽然变得沉若万均,搅动了无形的海天一般,剑身嗡嗡作响,犹如太古吟唱,漫天剑光,忽然洒落四方。

    方贵与阿苦两个人都是脸色大变,只觉如临剑锋,偏偏不敢动上一步。

    生怕动了,便会被那无穷不在的剑锋伤到。

    直到良久,那一剑之威才渐渐褪去,像是骤雨初歇,幕九歌已经反手持剑,立在了原地,周围一切如旧,像是他根本没出过那一剑,可是过了许久之后,他身边的禾苗庄稼,才忽然间纷纷滑落,像是尺子剪裁过的一般,方圆十丈之内,居然斩出了一个精准的圆。

    方贵已看得呆了,喃喃道:“这一剑若是斩在了人身上……”

    倒是阿苦在这时候脸色更苦了,心间暗道:“每一次出剑,先生都失了几分神魄……”

    幕九歌自己也站了一会,才摇了摇头,道:“这一次本是我当初初入江湖,行走天下时所参悟,那时候一腔热血,满腹豪情,只想剑斩八方风雨,挫败一州强敌,心性最是重要,只是如今物是人非,我还可以施展此剑,但那初心却找不回来了,如今也只能将剑招使给你看,心法讲给你听,但却无法直接让你悟得真谛,能否学会,还是要看你自己了……”

    “好,好,我学,我学!”

    方贵没口子的答应了下来,什么心性真谛,他尚不懂,只觉这一剑当真强到了极点。

    若是自己学会了此剑,还怕一剑斩碎山石的张忡山?

    幕九歌看了方贵一眼,见他满脸兴奋,跃跃欲试的模样,便知道他没有听懂自己的话,但也懒得多言,便慢慢将这一剑的关窍讲了出来,能否学得会,他是没心劲儿再管了。

    如今方贵经过了大半年的磨炼,于剑道早有根底,学这一剑却是不难。

    前后不过大半时辰,便已掌握了这一剑的步法与出剑诀窍,兴冲冲便要去练。

    “用此剑来练!”

    但也就在这时,幕九歌却将黑色石剑递了过来,在方贵接过之前,他又深深的看了此剑一眼,似乎有些不舍,但也很快便淡了,只是道:“你能在灵兵阁里选到此剑,也是有缘,用他来施展太白九剑歌,却是最合适不过,剑走轻灵,但太白九剑歌第一剑,却是需要足够的力量,此剑虽然钝些,却比你那鬼灵剑合适!”

    “这柄剑……”

    方贵接过了沉甸甸的黑色石剑,脸色也是微凝。

    他也不知道当初此剑恰好落在了自己脚边,是不是阿苦师兄搞得鬼,但当自己看到这柄剑时,确实心里升起了一些别样的感觉倒是真的,难道说自己真与太白九剑歌有缘?

    “这一剑练成之后,比金光神御法如何?”

    按捺下心里的激动,方原抬头向幕九歌问道。

    学了这剑之后,能不能打得过张忡山,什么时候打过张忡山,着实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术法与剑道,孰强孰弱,还是要看人……”

    幕九歌一开口,方贵便皱起了眉头,最烦这种万金油的回答。

    不过还好幕九歌没有一昧搪塞,笑了笑之后,道:“不过你若问我的太白九剑歌,是不是比金光神御法弱了,那倒是个笑话,关键还是要看你能将这一剑练到什么程度,剑有入身、入心、入神三种境界,每一种境界发挥出来的力量都不相同!”

    “你若将这一剑修炼到入身境界,那你连修法术之人的身前三丈都靠近不了,若修炼到入心境界,便勉强还有的较量,而你若是可以修炼到入神境界,同境界下,杀之如切菜罢了!”

    只修炼这一剑就够了?

    方贵不由得心里一阵激动,忙问道:“那三个境界,又是什么意思?”

    幕九歌懒懒的一笑,懒得回答,而阿苦却适进的接过了话口,道:“方贵师弟,剑道入身,便是指你将这步法与剑招学会,可以照葫芦画瓢比划出来;入心,便是指你将这剑式修炼的纯熟无比,铭刻在心,一遇凶险,便自然而然施展出来,便如下意识的反应;”

    “而入神,则是指你已彻底领悟了这一剑的精髓,或是指这一剑的真谛,一剑斩出,鬼神随身……”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没有接着说下去。

    心里却是响起了两句话,一是:“就连先生自己,如今找不回初心,都施展不出那入神之境了!”另一句话则是:“之前失败的师兄弟们,包括我,都是止步在入神这一阶……”

    说到底,这一剑能否入神,才是能否技压同门的关键所在。

    否则的话,也只是一套稍有些威力的剑法,还不如仙门里的一些厉害功法!

    方贵尚不知这些,只是听着厉害,心里便有些激动:“既然要练,当然要修炼到最厉害的境界才行,有没有什么诀窍?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入神境界?”

    听了这个问题,阿苦便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倒是幕九歌听了,笑了笑,道:“剑为君子器,也是凶器,说的再好听,也是要临阵杀敌,所以你想要学剑,别说入神境界,即便是入心境界,也只有一个窍门,那便是斗,斗得越狠,经历的凶险愈多,这一剑便掌握的越快,我当初悟这一剑,可是从敌人堆里杀出来的,你想参悟此剑,便是苦练一辈子,也最多只是入心,想要入神,便要去经历凶险磨难!”

    “这是要我去找人打架吗?”

    方贵看了一眼幕九歌,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得开始琢磨。

    阿苦师兄似乎看出了方贵所想,急忙悄悄扯了他一把,道:“方贵师弟,你可别想着出去到处找人打架,以前有个来向先生学剑的人,就是用这个方法,到处找人麻烦……”

    方贵忙问:“后来他怎么样?”

    阿苦八字眉都塌了下来,摇头叹道:“死的老惨了!”
九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