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剑指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两种了……”发现这老者的原身极有可能是拥有佛宗传承,李浩心不由得涌起一股莫名的诡异感。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加这老者身的这残破法诀,他在这一个世界之,已经是遭遇到两种与佛宗相关的法诀了。

    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只是两个,相对于这广阔的世界,无穷的众生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也不能当做常例,不能因此而将其推广至一个通用的规律。

    但,李浩心却有着莫名的感觉,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巧合。

    在这种种看似巧合的变化背后,或许有着某些极为深邃的理由存在……

    当然,这时候,那理由对他来说却也和没有差不了多少,以现在的消息来源,想要弄清楚这些,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李浩这时候却只能够先将其放在一边,只是在心底记住有着这种可能性而已。

    当下,他开始搜刮这老者记忆之所存在的那一切有关功法的记忆。

    不光是那老者从原身之处所得到的,那些法诀,功法的残破片段,更是包括这老者从这些残破片段之所发展出来的种种功法,法诀,甚至神通。

    当然,重点终究还是那些残破片段。

    越是古老便越是强大,这自然只是一种错误的观念。

    那些残破的功法法诀片段,并非是因为其古老,所以显得更珍贵。

    而是因为,这些残破的功法片段,法诀片段,是来自这老者的原身,那极有可能得到佛宗传承,甚至干脆是佛宗修炼者的缘故!

    四大修炼体系,可起其他杂牌修炼体系要精妙强盛不知多少倍。

    佛宗修炼体系,同样是属于四大修炼体系之一,从李浩所得到的道门传承能够知道,佛宗这种同属于四大修炼体系的一种修炼体系到底有多高深,多精妙了。

    而且,之前他所接触过的,那一梦成神之法,更是清楚的告诉他,佛宗修炼体系可以精妙到何种程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李浩相信那老者自身所完善的修炼功法,修炼法诀会起那佛宗的修炼功法要精妙,要高深,这怎么可能?

    这些法诀片段,实在是太残破了。

    哪怕是以李浩的见识,也无法知道那残破法诀的原身是什么模样的。

    唯有结合那老者自身的创造,方才能够看到一些那法诀原身的味道。当然,因为那老者的创造与弥补本身是一种再加工。所以,这些创造与弥补显然也是似是而非的,或许别有玄妙,别有神,但,与原来那残破法诀的原身显然必然会有所区别。

    将那老者的记忆大体的归类之后,那在李浩不远处的书架之,再一次增加了许多的书籍,让那书架变得起原来充实了将近一倍之多。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老者的不凡了。

    其他众多强者合起来的成果,这老者却一个人能达到了。

    这些典籍,任何一本单独拿出来都是足够精妙的典籍。其,绝大多数也都是没有太过严重的隐患的,顶多是精妙程度会起四大修炼体系内部的传承会差许多而已。

    但,有绝大多数,自然会有少数了。

    在那些典籍之,还有着一小部分典籍是如同那一以贯之之法一般,是有着严重隐患存在的。

    至少,在李浩眼,是相当严重的隐患的。

    若是有人得到了李浩这一书架的书籍的话,运气好的话,便能够一飞冲天。运气不好的话,怕便会生不如死了。

    不过,显然的,这种假设显然是根本不存在的。

    李浩显然不可能将这样的一个书架随便给人。与他亲近的,他不会将这包含隐患的书架交给对方。与他不亲近的,他却是懒得理会对方……

    所以,这书架虽然有着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功效,但最终怕也只能成为摆设而已。

    这时候,李浩心微动,一具具雕塑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之前那些转投那老者手下的那些强者。

    在之前将那老者制服,将其化作雕塑的时候,他同样是将这些强者化作雕塑,直接关那些强者的禁闭。

    他虽然期待着这些强者给他找来一些强者,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背叛的事实。

    所以,哪怕是最终结果是他所想要看到的,这些强者的惩罚,却也是少不了的。

    关了这么长时间的禁闭,这些强者一个个的已经是显得颇为呆滞,在回过神来之后,无贪婪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倾听周围的一切,似乎想要将自己之前在那种关禁闭状态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尽数驱除。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太长时间的禁闭,虽然不至于让这些强者如同那心神崩溃的强者那般心神崩溃,但却也没有办法让他们如同那老者一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候他们看向李浩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能够一手将他们碾死的魔鬼一般,眼充满了恐惧,更充满了顺服。

    这些强者显然并不是什么多有原则之辈,既然完全无法脱离对方,那么老老实实的听从对方的吩咐是了。

    “接下来你们有一个任务,去将那个地方占下来。等你们扫清一切障碍之后,我便会过去。”李浩对着这些强者说道。

    他所指的那地方,自然是那老者的地盘了。

    作为那老者的地盘,其的最强者,自然便是那老者。顶多,再加那老者所收服的一些手下而已。

    而这时候,不管是那老者,还是他的那些手下,都已经是变成了李浩这一片庄园年之的雕塑,甚至连生死都已经不能自主,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片地盘之,哪里还有什么能够拦住李浩的?

    甚至,李浩都怀疑,他都不用出手,光是现在被他收服的那些强者,怕已经足以将那一片区域之的弱小抵抗力量给消除掉了。

    当然,或许并不会很容易,更或许会造成这些强者的巨大损失,甚至说不定会有强者死在那里。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这个命令,兼具了惩罚与需求,既是李浩想要那一片地盘,也是对这些强者的背叛的惩罚。

    这样的话,若是这些强者能够在那过程之保住自己的性命,让自己不至于受损。甚至在那其能够得到什么好处,那只能算是他们运气好。

    但,若是他们因为这一次的行动而受到什么损失,甚至将自己的性命丢在那里,那也是李浩对他们的惩罚结果而已。

    那些强者,先是一愣,接着看到了在一旁的那老者,尽皆已经明白过来李浩所说的到底是哪一片地盘了。

    一时间,他们一个个的更加惊惧起来了。

    那老者的强大,之前在为他们解决誓言限制的时候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但,是这样强大的强者,在李浩面前,居然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已经被化作雕塑,关了禁闭。这种情况,让他们心对于李浩的推测却是宾得更高了。

    在心的恐惧之下,他们很快便不住点头,答应了下来,表示自己一定觉竭尽全力,让李浩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姿态,跨入那一处地盘。

    至于其他的疑惑,如李浩怎么挪移这一片庄园。如李浩为什么要前往更靠近区域核心的地盘,等等等等,他们却是半点都不敢询问。

    而关于现在还需不需要誓言来限制他们这种事情,这些强者也很是默契的没有提起。

    他们虽然无法完全确认李浩是否现在依然能够掌控他们,毕竟之前李浩并没有表现出对他们依然存在的掌控与限制。但,不管是不是,李浩并不主动提起新的限制,他们自然不会傻到提醒。

    若是现在依然是在掌控与限制他们,那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听话而已。

    但,若是来李浩只是一时间忘记,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掌控与限制的能力依然存在他们很伤,那难道不是一件更好的事情吗?若是没有了掌控与限制,那他们岂不得到了自由,岂不再不会陷入那种身心无法自主的状况?!

    有着这样的考量,谁会愚蠢到主动提起这个?

    眼见众多强者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李浩只是挥挥手,便让他们开始行动了。

    这些强者哪里敢怠慢?当下鱼贯而粗,快速的向着那老者的地盘而去。

    那老者的地盘相于李浩的地盘来说,还要大许多倍。

    这固然是因为那老者的实力远远凌驾于这一片地域之一般强者之的缘故,更是因为那老者所在的更深层,或者说更靠近核心的地域之的环境所决定的。

    在那老者的地盘之,各种各样的地形都有。

    沙漠,草原,森林,丘陵,河流,湖泊,甚至还有着一片不算小的海洋存在着。

    这些区域之的环境,有些险恶,有些美好。

    而其,最为美好的环境,却只有一处,那便是那老者原来居住的位置所在了。

    显然的,那老者的实力能够居住这一片区域之最好的位置,那么,其他与他同样等级的强者,自然也不会选择这老者居住环境更差的环境。

    因此,除了那一处最好的环境之外的其他诸多环境,显然是那些不老者弱小的强者所不可能选择的地盘了。

    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区域,自然也成为了那些次一等的强者居住修炼之地——也即是,那些依附于这老者的那些手下的居住修炼之地了。

    其他地盘之的情况,也是类似。

    所以,最终才会形成现在李浩所见到的这种情况。

    那大片的区域都是属于那老者,而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那老者方才能够收服众多手下。

    事实,更层,或者说,更接近核心的那些地域之的情况,都是与那一层的情况类似,只是环境的美好程度会有些差别而已。

    而这种种,相于现在李浩所在的这一层以及更远那些地域的情况显然是截然不同了。

    这些区域,环境其实都是差不多,没有什么地方的环境特别美好,也没有什么地方的环境特别恶劣。因为这种差不多的均匀状况,使得选择任何一处区域修炼居住,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因为如此,在这里的强者,方才无法收服手下。

    毕竟,没有什么特殊的强者,哪里又会哪里强多少?投靠在某一名强者手下,和自己随意选择地方修炼,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区别,这样一来,除了那些较特殊的强者之外,谁还会委屈自己,屈服于他人之下?!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般情况而已,不同的生灵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想法,自然便导致不同的行为模式。所以,或许会有更靠近核心层的强者会选择独来独往。同样的,或许也会有起李浩所在这一层或者更外层的强者选择抱团,或者选择投靠他人……

    具体怎么样,当然得具体到每一名强者去分析了。

    那些强者匆忙离开了李浩的这一片庄园,一路所有强者都极为沉默。

    明明已经做出了努力,甚至已经豁出去了,最终却依然是被制服,被惩罚,自己的一切努力化作泡影,这种感觉对于任何存在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对于这些强者来说,也不会例外。

    在这时候,这些强者显然都是心情极为压抑,只感觉自己的全身下的力量都只是靠着本能在支撑而已,若是没有这种本能的支撑,他们怕是连动都不想动一动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忽然,有一名强者问道。

    他的这话在众多强者耳回荡。但,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所有的强者,这时候都想要听听其他人怎么说……他们自己,显然已经都没有了想法,没有了办法了。

    这样的沉默,让气氛,却是愈发的压抑。
金丹九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