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解释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李浩握着这一口长剑,自有一种难以想象的自由,便像是这天底下的一切束缚对他来说都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甚至,他更是有种难言的感应,那便是,他若是想的话,只需要将自己的心灵与这法宝融合,长生,也不在话下……

    这一口长剑虽说已经是法宝了,但或许是因为其原身的特殊,又或许是因为这法宝现在只是初初成就而已,所以它这时候虽说尚有灵智,但这灵智相比于其他李浩所知道的法宝来说,却是要差上许多。

    甚至,便是相比于当初他本体所获得的那一件九阶法器老道而言,也是差了不知多少。

    因为没有足够的灵智,所以这法宝对于李浩的意志,对于他的心灵,却是并没有多少排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理由,无底线的接受。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他想要的话,将自己的心灵与这法宝融合,却不太会遭遇这法宝的抵抗。甚至,因为这法宝的成就有着他从问心结胎领域取出这长剑的功劳,上面已经深深的打入了他的烙印,所以他甚至都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功法便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便如同一把声音在耳边不断回响一般,让李浩在这时候甚至都忍不住开始挪动自己的心灵了。

    好在,在最后一刻,他猛然心神一清,从那种强烈的诱惑之中回过神来。

    这当然并非是那法宝对他所传递出来的那种种亲近孺慕的情绪在起作用,而是因为,与这法宝融合,虽说能够超脱寿命的桎梏,但,自身的成就,却便会被完全限制住!

    要知道,将心灵与这法宝融合,那便相当于抛弃了肉身,自己过往肉身上的一切成就,包括他现在所凝结的道胎,包括他所找到的武格,一切的一切,都将与他再无关系!

    从今往后,这法宝,便成为了他的身躯。

    在想要得到提升,便必须让这一件法宝不断的提升,方才可能做到。

    而显然的,法宝想要提升,便必须有他人祭炼,而且那速度,相比于人类来说,却是慢了不知多少倍。如此这般一来,他若是抛弃肉身与法宝融合,那前途,可以说便被完全斩断了……

    而一旦没有了前途,一旦不能再继续提升,得到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来护持自己的长生,那么,这长生,也就不再是真正的长生,而只是随时可能死亡的伪长生而已了。

    想到这种种,他如何选择,却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与法宝融合来获得长生,这却也可以当成是一个后路。等到他万一在日后寿限到达之前尚且没有获得长生的话,与这法宝融合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毕竟,伪长生总归比起身死道消来得好。

    抵御了之中与法宝融合的诱惑之后,李浩的心灵猛然一清,就像是拂去心灵之上的某些尘埃一般。

    这时候,李浩的心灵相比于以前已经是稳固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层次了。

    现如今,他的心灵却已经是能够在身体消亡之后依然完好的残存下来。

    也即是说,现如今的他,哪怕是身体已经死了,也有机会凭借自身的意愿转世重生,再活一世。

    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让他与凡人完全区分开来,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了。

    这甚至可以说是他凝结道胎之后所获得的最大收获。

    感受着自己的种种蜕变,他顺手一挥,手中的那一口长剑一震之间,就已经是悍然斩破了虚空,显露出了一片灰蒙蒙的浆糊出来……

    “果然强大,没想到在这至尊宝藏之中也依然能够轻松的斩破时空。”感受着体内那微弱的消耗,李浩心中却是暗自欢喜。

    或许是因为融合了那一口长剑,所以现在这法宝的能力却也偏向于那长剑的能力,也即是,能够斩破世界!

    当然,这也只是李浩现如今所感应到的而已,这法宝的层次相比于李浩来说毕竟是高了太多了,哪怕是现如今李浩已经是这长剑的主人,也不可能尽知这法宝的所有能力。

    却还需要他花费无数精力去祭炼,方才可能完全掌控这长剑。

    细致的感应一番这长剑的强大与美妙之后,李浩心中微动,转头四望,寻找着与自己一同踏入这至尊宝藏的师锁萍、奇丝等人。

    这一片广阔无边的建筑群之中无比平静。

    整个建筑群就像是一座死城一般,完全看不到任何生机,找不到任何人烟。

    别说是师锁萍她们了,便是半个活物,都完全找不到。

    “被送到哪里去了?”李浩心中暗自疑惑。

    通过对身体的了解,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心灵被送入问心结胎领域之中虽已经是颇为漫长的时光,但事实上身体经过的时间也不过是数个时辰而已。

    这点时间,以师锁萍她们的能力,想来是还能够支撑的。

    就在这时候,一声震颤从李浩的心灵深处传出来。

    随着这震颤,好似有着某物艰难的从他的心灵深处撕开屏障慢慢的跨出。

    这是一个小小的虚幻天地,一个其中有着无数架子,更有着一个门户高高在上的一个虚幻天地!

    这不是其他,赫然便是李浩的书阁投影!

    “刚刚怎么回事?我怎么被完全封锁住了……”小门的声音在这时候传出来。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李浩面上不由得现出淡淡的笑容。

    “哎呀,你怎么连破两个境界?!不过几个时辰而已,你居然就凝结道胎了?!”紧接着,小门猛然发现了李浩的情况,惊呼出来。

    这时候,那书阁投影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在其中的小门更是不断的摇晃,那上面浮现出来的人脸面上挂着的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李浩听了,只是一笑,道:“对你来说是几个时辰,对我来说可已经是好几年了。”

    听到这话,小门瞬间恍然大悟,道:“你进入了问心结胎领域了?也是,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短短的时间有这么大的进步……不过,你也太仓促了吧。进入问心结胎领域是何等重要的事情,你连一个闭关场所都没有准备,连出入领域的天材地宝都没有弄来,甚至都没有认真的学习过相应的法诀,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幸好你运气好,不然的话,现在你就变成一个活死人了!我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主人啊!”

    小门在那里喋喋不休,李浩面上却只是挂着笑容而已。

    这种熟悉的感觉,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这时候再一次回味,那种感觉,却和以往大不相同。哪怕是在被说,却也居然感到莫名的温馨。

    小门喋喋不休的说了一阵子,才问道:“看你的样子已经是找到自己的座格了?是什么座格?强不强大?!可千万不要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座格,那样你的前途可就毁了!”

    “我的座格是,武格。”李浩只是道。

    听到这话,小门愣在了那里:“武学的武?”

    “没错,怎么样,还不错吧?”李浩笑道。

    “不错个屁!你怎么找了一个这么差的座格?!武学是什么东西!这不过是给修炼者打基础的而已,你居然将它当成自己的座格,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小门瞬间急了,大叫起来。

    “可是,这就是我心底想要的,又有什么办法?”对于这个,李浩却早有预料,这时候依然毫不动容,笑呵呵的道。

    “哪怕这是你最想要的,你也一定有次想要的啊!我就知道会出问题,我就知道……如果你研究清楚了再去尝试突破该有多好,我们通天道能够帮助选择座格的术法成千上万,你但凭学了一种,都不至于弄出一个武格出来,哎,你日后的前景简直就一片黑暗啊……”小门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了。

    听到这话,李浩又是一笑,道:“虽然可以选择其他座格,但,只有自己真正想要的,才能够伴随我走到最后。其他的座格就算是再强,总归不是最想要的,在某一个层次,终归会成为我的桎梏。”

    “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你得到了某个座格,自然便会悉心去研究,去享受,说不定不过多久就会真正喜欢上那个座格,将其看得比起武学更重了呢。”小门这样道。

    “这可不一定。”李浩笑着道,“而且,我可不觉得武学相比于其他任何座格要差呢。”

    “哼!现在你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座格乃是你在天地间寻找的位置,一旦确定,便再不能反悔,不然便必有劫数临身。现在你既然已经确定了,那就只能好好的挖掘下去了。”小门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显得无比的无奈。

    座格对于修炼者来说无比奇妙,无比神秘,无比强大,但,对于天地来说,那却就是修炼者向天地确定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座位。如此一来,一旦确定,那便得到了天地的承认,从此你的位置便已经固定下来。日后所能做的,便是不断的挖掘这个位置的潜力,甚至对这个位置进行升华,让这个位置变得更加神奇,更加的重要。

    但,如果你对自己的座格感到不满意,想要换一个座格,那便是对天地的挑衅了……欺君之罪都是死罪,何况是欺天?

    一旦修炼者在找到座格之后再想要将其废掉,转换座格,那就是欺天,天地自然便会降下超乎想象的劫数来惩罚修炼者。

    而在书阁投影之中记载,从古至今,转换座格的修炼者无数,但真正能够转换成功的,唯有上古的一名大能而已。

    据说,当初那一位大能足足承受了三十年的劫数,方才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转换座格成功。

    小门无奈的说着,忽然又提起了精神,笑道:“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你选择的武格几乎没有人选,却并不需要得到太多人的认同,能够轻轻松松的就得到。若是其他座格的话,你可就不可能这么顺利了。”

    听到这话,李浩微微一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寻找座格还其他人的认同?我怎么从没有听过这种说法?”

    “咦,你没了解过?”小门愣了愣。

    紧接着,他恍然大悟,道:“哦,是了,你并没有完全研究过问心结胎之法,所以许多知识并不清楚。座格,便是在天地间的位置,既然如此,同样的座格便相当于在天地间坐在同样的位置上。虽然座格对于修炼者的承受能力是没有极限的,但,这却是有资格认定的。并不是你想要座哪里,便能够座哪里。想要与其他人座在同一个层次,自然便要得到这个层次的其他人的认同。一旦你没有办法得到那些先来者的认同,你自然便不可能得到那个座格了。”

    “原来如此,那么,这种考验将会怎么进行?难道会有人出来阻止不成?”李浩明白了许多,但同样还有许多不清楚,这时候接着问道。

    “那自然便是在问心结胎领域之中了。那问心结胎领域乃是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幻之中的世界群,在其中,时间、空间,都是以一种无比诡异的方式存在着的。任何修炼者,只要寻找的座格相同,那所进入的世界群,所进入的领域,便是相同的一个。而一旦有修炼者得到某种座格,那么,他的痕迹,便会留在那一领域之中,成为一种特殊的存在。一切后来者想要在那一领域之中取得成就,得到座格,便需要与这种种特殊存在碰上。最终或是与那存在为敌,或是与那存在为友,或是被那存在算计,或是得到那存在的帮助,如此这般,不一而足。最终,唯有修炼者在那存在的手段下取得成就,得到座格,方才算是通过考验。”小门巨细无遗的将自己了解的种种信息向李浩讲述出来。

    听到这话,李浩心中一震,恍然间已经是明白了许多东西:“或许,当初那些想要超脱虚幻世界的强者,便是以前获得武格的存在留下的痕迹所化……”(未完待续。)
金丹九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