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文明意志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明的意志,这对也李浩而言,乃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奇妙存在。

    在这一刻之前,他却是从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真实的文明意志存在。在以前,虽然曾经听过许多类似文明意志啊,集体意志啊,组织的意志啊,等等等等这一类意志的存在。但,那都只是一种抽象而已。

    只是将某种特定的规律,某种趋势,某种限制,等等之类的存在当成是那种意志而已。

    却并非真的说有着这样的一种真实的意志存在。

    而现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出现,最终结果显然便指向了这个违逆他过往观念的事实!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难以置信?!

    “文明的意志?”这样一个念头瞬间以一种难言的微妙方式传入了那些概念维度之中。

    在这瞬间,这概念微缩文明的所有概念维度都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这并不是那整个概念微缩文明的文明意志回应了他的这个念头,而是这个念头在传入那个文明的瞬间,直接便与那概念微缩文明产生了共振,使得那些概念维度随着开始出现了那样的震荡。

    至于李浩所想要的,那文明意志真正的回应,这时候却依然没有出现半点。

    这种情况,却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若是真的直接出现回应了,他反而是要感到惊讶了。

    毕竟,这时候将念头直接以特殊的方式去震荡那整个文明所在的维度,这种方式只是他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而已。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真正联系到那文明的意志,他却是半点都无法确定。

    甚至,即便是这种联系方式能够联系到那文明意志,那文明意志能不能理解这个念头,能不能针对这个念头有所回应,甚至就算是一切都很顺利,这些念头被那文明意志接收到了,那文明意志也能够对这个念头进行回应,但,其回应方式,就真的能够被自己理解吗?!

    很显然的,在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口,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若是没有先将这些关口,这些问题解决,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

    所以,这时候没有回应,才是正常。有了回应,才是异常。

    在这时候,在那概念微缩文明之中,那些微缩小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却完全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感觉到什么,甚至都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生出了什么错觉。

    文明的意志,来自这文明本身,也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组成成员。在这概念微缩文明之中,便是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概念微缩小人!

    也即是说,虽然文明整体有着一个意志,但这个意志却包括了这所有的概念微缩小人的意志本身!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文明的意志,这对也李浩而言,乃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奇妙存在。

    在这一刻之前,他却是从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真实的文明意志存在。在以前,虽然曾经听过许多类似文明意志啊,集体意志啊,组织的意志啊,等等等等这一类意志的存在。但,那都只是一种抽象而已。

    只是将某种特定的规律,某种趋势,某种限制,等等之类的存在当成是那种意志而已。

    却并非真的说有着这样的一种真实的意志存在。

    而现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出现,最终结果显然便指向了这个违逆他过往观念的事实!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难以置信?!

    “文明的意志?”这样一个念头瞬间以一种难言的微妙方式传入了那些概念维度之中。

    在这瞬间,这概念微缩文明的所有概念维度都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这并不是那整个概念微缩文明的文明意志回应了他的这个念头,而是这个念头在传入那个文明的瞬间,直接便与那概念微缩文明产生了共振,使得那些概念维度随着开始出现了那样的震荡。

    至于李浩所想要的,那文明意志真正的回应,这时候却依然没有出现半点。

    这种情况,却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若是真的直接出现回应了,他反而是要感到惊讶了。

    毕竟,这时候将念头直接以特殊的方式去震荡那整个文明所在的维度,这种方式只是他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而已。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真正联系到那文明的意志,他却是半点都无法确定。

    甚至,即便是这种联系方式能够联系到那文明意志,那文明意志能不能理解这个念头,能不能针对这个念头有所回应,甚至就算是一切都很顺利,这些念头被那文明意志接收到了,那文明意志也能够对这个念头进行回应,但,其回应方式,就真的能够被自己理解吗?!

    很显然的,在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口,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若是没有先将这些关口,这些问题解决,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

    所以,这时候没有回应,才是正常。有了回应,才是异常。

    在这时候,在那概念微缩文明之中,那些微缩小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却完全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感觉到什么,甚至都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生出了什么错觉。

    文明的意志,来自这文明本身,也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组成成员。在这概念微缩文明之中,便是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概念微缩小人!

    也即是说,虽然文明整体有着一个意志,但这个意志却包括了这所有的概念微缩小人的意志本身!

    文明的意志,这对也李浩而言,乃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奇妙存在。

    在这一刻之前,他却是从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真实的文明意志存在。在以前,虽然曾经听过许多类似文明意志啊,集体意志啊,组织的意志啊,等等等等这一类意志的存在。但,那都只是一种抽象而已。

    只是将某种特定的规律,某种趋势,某种限制,等等之类的存在当成是那种意志而已。

    却并非真的说有着这样的一种真实的意志存在。

    而现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出现,最终结果显然便指向了这个违逆他过往观念的事实!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难以置信?!

    “文明的意志?”这样一个念头瞬间以一种难言的微妙方式传入了那些概念维度之中。

    在这瞬间,这概念微缩文明的所有概念维度都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这并不是那整个概念微缩文明的文明意志回应了他的这个念头,而是这个念头在传入那个文明的瞬间,直接便与那概念微缩文明产生了共振,使得那些概念维度随着开始出现了那样的震荡。

    至于李浩所想要的,那文明意志真正的回应,这时候却依然没有出现半点。

    这种情况,却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若是真的直接出现回应了,他反而是要感到惊讶了。

    毕竟,这时候将念头直接以特殊的方式去震荡那整个文明所在的维度,这种方式只是他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而已。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真正联系到那文明的意志,他却是半点都无法确定。

    甚至,即便是这种联系方式能够联系到那文明意志,那文明意志能不能理解这个念头,能不能针对这个念头有所回应,甚至就算是一切都很顺利,这些念头被那文明意志接收到了,那文明意志也能够对这个念头进行回应,但,其回应方式,就真的能够被自己理解吗?!

    很显然的,在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口,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若是没有先将这些关口,这些问题解决,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

    所以,这时候没有回应,才是正常。有了回应,才是异常。

    在这时候,在那概念微缩文明之中,那些微缩小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却完全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感觉到什么,甚至都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生出了什么错觉。

    文明的意志,来自这文明本身,也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组成成员。在这概念微缩文明之中,便是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概念微缩小人!

    也即是说,虽然文明整体有着一个意志,但这个意志却包括了这所有的概念微缩小人的意志本身!

    文明的意志,这对也李浩而言,乃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奇妙存在。

    在这一刻之前,他却是从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真实的文明意志存在。在以前,虽然曾经听过许多类似文明意志啊,集体意志啊,组织的意志啊,等等等等这一类意志的存在。但,那都只是一种抽象而已。

    只是将某种特定的规律,某种趋势,某种限制,等等之类的存在当成是那种意志而已。

    却并非真的说有着这样的一种真实的意志存在。

    而现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出现,最终结果显然便指向了这个违逆他过往观念的事实!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难以置信?!

    “文明的意志?”这样一个念头瞬间以一种难言的微妙方式传入了那些概念维度之中。

    在这瞬间,这概念微缩文明的所有概念维度都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这并不是那整个概念微缩文明的文明意志回应了他的这个念头,而是这个念头在传入那个文明的瞬间,直接便与那概念微缩文明产生了共振,使得那些概念维度随着开始出现了那样的震荡。

    至于李浩所想要的,那文明意志真正的回应,这时候却依然没有出现半点。

    这种情况,却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若是真的直接出现回应了,他反而是要感到惊讶了。

    毕竟,这时候将念头直接以特殊的方式去震荡那整个文明所在的维度,这种方式只是他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而已。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真正联系到那文明的意志,他却是半点都无法确定。

    甚至,即便是这种联系方式能够联系到那文明意志,那文明意志能不能理解这个念头,能不能针对这个念头有所回应,甚至就算是一切都很顺利,这些念头被那文明意志接收到了,那文明意志也能够对这个念头进行回应,但,其回应方式,就真的能够被自己理解吗?!

    很显然的,在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口,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若是没有先将这些关口,这些问题解决,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

    所以,这时候没有回应,才是正常。有了回应,才是异常。

    在这时候,在那概念微缩文明之中,那些微缩小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却完全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感觉到什么,甚至都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生出了什么错觉。

    文明的意志,来自这文明本身,也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组成成员。在这概念微缩文明之中,便是来自这文明之中的一切概念微缩小人!

    也即是说,虽然文明整体有着一个意志,但这个意志却包括了这所有的概念微缩小人的意志本身!

    事实上,若是真的直接出现回应了,他反而是要感到惊讶了。

    毕竟,这时候将念头直接以特殊的方式去震荡那整个文明所在的维度,这种方式只是他灵光一闪所想到的方法而已。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真正联系到那文明的意志,他却是半点都无法确定。

    甚至,即便是这种联系方式能够联系到那文明意志,那文明意志能不能理解这个念头,能不能针对这个念头有所回应,甚至就算是一切都很顺利,这些念头被那文明意志接收到了,那文明意志也能够对这个念头进行回应,但,其回应方式,就真的能够被自己理解吗?!

    很显然的,在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口,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若是没有先将这些关口,这些问题解决,他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

    :。:
金丹九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