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雪之舞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蛮荒宗弟子,还敢挑战徐铭?

    “这个新上台的‘四号’,是嫌脸痒了吗?”

    很多观战者都这样想到,他们甚至已经预知到了这名新上台的蛮荒宗弟子的名字——四号。

    因为,这已经是上来的第四名蛮荒宗弟子了。

    不少观战者立即开始激烈地争辩起一个命题:《论“四号”可以在徐铭手下坚持几巴掌?》。

    几个祝寿战现场的赌局盘口,也风风火火吆喝开张:“大家快来猜一猜了,猜猜四号能挨过几个巴掌!一个?两个?三个?五个?赔率已定,下注马上结束,要下注的速度了!”

    当然也有人持反对意见。

    “大皇子这一边,这次定是有备而来的!”

    “对!我觉得,大皇子不会是傻x,不可能再一次傻乎乎地派个人上来求打脸,这回定是有不小把握的!”

    “被大皇子如此针对,接连派出四位蛮荒宗先天弟子对付徐铭;徐铭,虽败犹荣!”

    “徐铭刚才如此强势,定是施展了什么代价极大的秘术!——你们看,徐铭现在上台都走得这么慢,定是因为秘术代价太大,他已经连路都走不动了!”

    无疑,这些持反对意见的人的猜测,都是瞎机巴猜。徐铭之所以走得慢悠悠的,完全是因为他……很淡定!

    丝毫都不把即将到来的战斗放在眼里!

    台上的“四号”也是同情地看着徐铭:“徐铭,我真不知道该评价你不知死活,还是勇气可嘉;虚弱得步子都迈不快了,为了面子你还要上台一战。我本来已经准备了一百种说辞,想把你逼上来,想不到竟然一种都用不上了!为了感谢你帮我节约了口水,我决定,让你做个明白鬼,知道自己是死在谁手里的——听好了,我叫……啊!”

    啪!

    四号,一巴掌。

    场上一下子鸦雀无声。

    一切议论声戛然而止。

    这就是实力——不容置疑、藐视一切的实力!

    “五号、六号、七号。”徐铭望向大皇子区域,赵使者身边那仅剩的三个没被打脸的,“要不,你们仨也上来吧,三个一起上也行,免得等会我一个一个轮过去收拾。”

    五号、六号、七号这三个年轻气盛的蛮荒宗弟子,又何曾受过这样的挑衅和侮辱,当即就要上台,却被赵使者一把拦住:“别冲动!”

    其实,赵使者听到这个以三敌一的建议时,也挺心动的,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赵使者到底是老江湖,就是沉得住气,就是能忍辱负重。在徐铭如此赤果果的挑衅和侮辱下,他还是能保持住一颗平和的心态——不能上去!上去就是中了他的计!一个弟子一巴掌,三个弟子一起上去,也就三巴掌的事。对,绝不能被他挑衅上去!

    赵使者的数学,似乎也不错。

    徐铭轻蔑地看了五、六、七这三名蛮荒宗弟子一眼。

    不上?

    没事啊!

    你要么今天就干脆不上这个擂台,反正只要你上,我就肯定抽你出去。

    皇帝文曼陀一副很风轻云淡的样子,看着这一幕。

    忽然,他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文帅能结交这样的朋友,很不错。”

    一旁的黑衣伛偻身影和飞云军军主对视一眼,他们都明白,陛下虽然还是下不了决定,可已经开始隐隐偏向徐铭一方了。

    徐铭在擂台上等了会儿,确定赵使者不会让剩下这三名弟子上来挨巴掌了,才颇为遗憾地准备下台。

    “真是麻烦,本来还想一次性收拾掉的;现在看来,估计还得再上三次台!这上上下下擂台要走这么多路,真是累啊……”

    徐铭的脚步,越发慢悠悠起来。

    “徐铭哥哥,我挑战你!”

    一道清喝,既熟悉又陌生,让徐铭内心一悸。

    “池雪!”

    此时,池雪已经从飞云武阁区域站起;她嘴角还带着笑,只是这笑容中,包含了太多情绪。

    “说起来,好久没跟徐铭哥哥你切磋了呢!”池雪非常乖巧地走上擂台。

    按照规矩,有人挑战,徐铭就不能下台;要是下台的话,就意味着认输,就无法参加接下去的祝寿战了——那可不行,还有五号、六号、七号的脸等着徐铭去打呢,徐铭要是碍于规则不能上台了,这三人还不立刻玩个“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所以,徐铭只能站在擂台上,看着池雪上台。

    “这是谁,竟敢挑战徐铭?”

    “是飞云武阁里出来的!”

    “飞云武阁今年的天才不是很不济吗?竟有能挑战徐铭的?”

    “你蠢啊,没看到挑战者是个小美女吗?没听到她喊的是‘徐铭哥哥’吗?——明显是原本就认识的,现在上擂台玩玩!”

    “我看是去刷人气的!”

    “确实,那小美女只要上去,随便施展几手绝招,名声立刻就在飞云国传开了,真是成名捷径啊!”

    “这捷径好,我也要走!”

    “你?——首先,你得是个美女;不然,你上去了,也只会被打成狗!”

    说话间,池雪已经站上擂台。

    徐铭看着池雪,眼神忍不住流露复杂。

    徐铭现在的这副身体,到底是“徐明”的。

    徐铭在把“徐明的执念”完全消除之前,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徐明遗留的情感的影响。

    现在,徐铭的三条执念:“绝不离开国都,让林晗、林木青死,让池雪仰望和后悔”;这三条执念,已经消除了两条半,还剩半条就是——林晗未死!

    林晗跟“徐明”有直接的杀身之仇。

    林晗不死,执念不消。

    “徐铭哥哥,好久不见!”池雪笑着,“现在的徐铭哥哥,感觉气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呢!”

    徐铭没有接话,眼神渐渐恢复平静。

    “出手吧。”沉默了一会,徐铭道。

    对于池雪,徐铭当然不能像对付那群蛮荒宗弟子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拿巴掌抽飞。

    池雪笑得很漂亮:“徐铭哥哥,你说,我要是打赢你的话,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回到从前?

    徐铭只想说——你那个徐明哥哥都已经挂了,你怎么回到从前?

    “你打不赢我。”

    “要是打赢了呢?”池雪调皮说。

    “时间不会倒退,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承担责任。”徐铭颇有说教的味道,但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在话里了。

    “那就是,即便我打赢你,我们也没希望回到从前了?”池雪苦涩笑道。

    自己根本不可能打赢徐铭,徐铭却连说句话哄哄自己都不愿意。

    “对!”徐铭很干脆。

    “可是当初你也瞒了我,你也有责任!”池雪忽然收敛笑容,一脸不甘、责怪、质问,“你要是早让我知道,你有这样的天赋,我就不可能嫌弃你——你为什么要瞒我?”

    “这么说来,在你眼里,看重的只是我对你的价值了?”徐铭忽然问,“以前你年幼时,被人欺负,我帮助你、保护你,所以你跟在我身后,喊我‘徐铭哥哥’?现在,你发现我天赋不凡了,所以又想起我来了?”

    池雪一时哑然——难道自己真是这样的人?

    不!

    绝不是!

    “徐铭哥哥,我只是当时刚来飞云武阁,一时适应不了国都生活,所以性情大变,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后来,我一直很后悔;即便那时,你还不如现在这般耀眼。”

    池雪没有在说谎。

    徐铭不为所动。

    徐铭,不是徐明。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徐明的话,说不定就真被打动了,然后回心转意了。

    “徐铭哥哥,你不愿和我回到从前,我理解,毕竟是我有错在先!”池雪道,“我也不奢求——我只想在这里,为徐铭哥哥跳一支舞,就当好好地跟徐铭哥哥说声‘谢谢’。”

    跳舞?

    徐铭眉头微皱。

    “这支舞,是我从剑招中领悟,名‘雪之舞’。”( )
开挂闯异界手机阅读